第九百八十三章 怎么验证?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想到原本相爱相亲的两个人,有一天会形同陌路,宋轻笑的心里就十分不是滋味,她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他和曾经说好要天长地久的人居然会走到这一地步,还真是讽刺,有时,她也想放弃,不这样继续下去。

    可是,想到那个无缘的孩子,她又强迫自己硬下心肠,不能心软,每天晚上做噩梦的日子不能再继续了,他们终究是回不到过去了,那个孩子是活生生的一条生命,但是还没来得及看这个世界一眼,就被他的父亲亲手扼杀了,这是她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

    长痛不如短痛!

    “好,你想做什么你就做吧,只要不是太过分的,我都无所谓。”想了想,宋轻笑又义正言辞的加了一句,“但是不许曝光我的身份什么的,我可不想到时候被你的那群粉丝追杀,这样的经历有过一次就已经够刺激的了,我可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放心好了,你的我一定会藏得深深的,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来骚扰你,不会影响到你现在安逸的生活,笑笑,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你放心,这是我身为一个男人的承诺。”

    韩潮认真的许下诺言,伸手摸了摸她的头顶,轻轻拍了拍,“好了,我走了,你也快点儿回去吧。”

    “我看着你走我再回去。”

    韩潮没有拒绝,坐进车里,对着她挥了挥手,终于还是调转车头,消失于浓重的夜色中。

    看着眼前已经没有了他的痕迹,宋轻笑才转身回了屋子里。

    几个人窝在沙发上又看了会儿电视,聊着天,时间慢慢的到了午夜。

    “哎呀,时间真的是不早了。”

    宋轻笑伸了一个懒腰,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打了一个哈欠,“我们都去睡觉吧,今天你们住在我的那个房间吧,我和辰辰去住,房间都是重新收拾好的,放心住,要是不愿意呢,这里还可以打地铺,元宝应该还是很期待能有人陪着它一起睡的,是不是呀小元宝,妈妈陪你一起睡好不好呀,是不是很开心的呢,这么久了,你是不是也会感觉到很寂寞呢,小元宝。”

    被点名的元宝懒洋洋的抬了个头,左右看了一圈,又趴下去,继续说。

    什么事情都耽误不了睡觉。

    顾晓依哭笑不得,连连摆手,“哎呀,你都把你的房间给我们住了,我们哪里还敢嫌弃,能收留我们就已经很感谢了,放心,我们好说话着呢,绝对不会挑三拣四,嫌东嫌西的。”

    闻言,宋轻笑扯了扯嘴角,笑得一脸敷衍,“是吗,那还真是谢谢你们了啊。”

    “客气客气,都是自己人,不用这么见外。”顾晓依回应得倒是轻车熟路。

    对此,宋轻笑已经不想发表任何意见了,直接丢过去一个白眼儿,伸手指了指楼上,“房间在那,自己去吧,我把这里收拾一下。”

    “辛苦笑笑姐了,笑笑姐真的是秀外慧中,堪称新时代的典范啊!”

    拍了一溜的马屁之后,顾晓依笑嘻嘻的拉着去了楼上,背影看上去都是大写加粗的——开心!

    撇了撇嘴,宋轻笑心中升起无限的感慨,“唉,世风日下,所有的感情都是塑料花!”

    进到房间里面,顾晓依还没来得及看卧室里面的构造,就被扯着手腕,一个转身压在了墙上——面前是健硕的身体,他一只手臂撑在墙上,将她禁锢在其中。

    “老公,你这是干什么,好端端的突然要跟我玩‘壁咚’?”

    此时的顾晓依还没有感觉到危险,还是一副笑嘻嘻没心没肺的模样,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胸肌,毫不吝啬地给出自己的夸奖,“说实在的,我老公的身材就是好,简直是完美。”

    “既然你对我这么满意,刚才眼珠子怎么还一直停在那个男人身上挪不开?”的语气没什么起伏的问道。

    闻言,顾晓依一下子就愣住了,反应过来之后,哭笑不得,“合着闹了半天,你是在吃醋吗?那我可真的是冤枉了,我心里可是一直都只有你,没有别人。只是韩潮毕竟是大明星,所以我见了,自然是有些好奇的,但是你相信我,我的心里除了你,再也容不下其他的人了,不信你摸摸。”

    说着,她抓着他的一只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怎么样,我的心是不是一直在喊着你的名字?”顾晓依望着他,巧笑嫣然,“我对你的心可是日月可鉴的。”

    轻笑一声,他的手臂一用力,便将顾晓依架着双腿抱了起来,大跨步的向着床的方向走去。

    轻轻的将她抛在床上,看着她羞红着脸,偏着头不敢看自己的样子,的心情十分愉悦。

    他俯身过去,与她十指相握,抵着她的唇,轻声地说:“这个房间的隔音效果似乎不太好,所以一会儿就辛苦老婆大人忍着些了。”

    “你说什么……呜呜呜!”

    剩下的话,被的吻直接给堵了回去。

    顾晓依觉得自己就像是一条放在砧板上的鱼,任由宰割,毫无还手之力。

    紧紧地搂着她,在她的耳边说:“晓依,我们要个孩子好吗?”

    彼时的顾晓依只会顺着他的话点头,根本就没有听清他说的是什么。

    可是对于来说,这些都不重要,得到她的首肯,就已经足够了。

    “咣”的一声,门被关上,韩潮走到沙发处坐下,头向后靠去,看着天花板,陷入了沉思。

    这个公寓是他出名之后回到市,公司老总送给他的,奖励他为公司获得了巨大的利益。

    在此,韩潮已经住了很久了,他不是一个喜欢没事就换地方住的人,比较恋旧。

    可是今天回到这里,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他却觉得心中十分的空虚,十分的寂寞,明明这么多年,早就应该习惯了的生活,却在今天感到了厌烦。

    ——多希望此时眼前有一个人,贴心而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