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一章 传家宝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为了保持自己优雅又完美的礼仪,韩潮强忍着想要吐血的冲动,对着她露出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暗搓搓的磨着牙说:“当然可以啊,送给你就是你的东西了,你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绝对不会有任、何、的、意、见!”

    最后几个字被他咬得特别重,总有一种像是从牙缝里硬生生挤出来的感觉一样。

    饶是宋轻笑大脑反应再迟钝,此刻听到他的话,也明白过来,不由得讪笑出声,“嘿嘿,嘿嘿,我就是随口一说,随口一说,你可千万不要当真啊。送给我的礼物,我还是得好好的珍藏起来的,毕竟这也是你的一份心意啊。”

    留着过几年,说不定还可以升值。

    不过后面这句话她没敢说出来,毕竟生命诚可贵,她可不想看到某些人暴走的模样,那就不太好了。

    韩潮听了,这才觉得心里舒坦了许多,当即决定,“那就这么说定了,到时候我把碗还给你,你可得好好地收藏好了,以后还可以当做传家宝。”

    宋轻笑:“……”

    传家宝???

    我一个设计师,就算是有传家宝,也是我自己设计的东西好吗?

    丫的是不是典型的蹬鼻子上脸,好想抽丫的哦。

    撇了撇嘴,宋轻笑也学着他刚才的样子,翘起唇角,露出一个极度敷衍并且很没有诚意的笑容,对着他说道:“那你可真是想太多了,这种事情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韩潮明白她的意思,不由得哑然失笑,摇了摇头,没有再说话。

    “好了,包好了。”

    随着宋轻笑一声欢快的呼喊,手里举起他被包扎得像是米其林宝宝一样的手指头,笑得心满意足,“看看这包扎手法,看看这结尾的处理,看看这蝴蝶结……哦,不好意思,习惯了打结的时候打蝴蝶结了,但是没有关系,以你的气质,完全可以驾驭这个蝴蝶结,而且还不会让人觉得你娘娘的。”

    说着,她还对着他无辜的眨了眨眼。

    韩潮看着她俏皮的模样,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被重度保护的手,哭笑不得。

    这知道的,明白他是不小心划伤了手,不知道的,看着他手包扎的这个程度,还以为他是断了一根手指头。

    简直是不能再典型的“小题大做”了。

    宋轻笑说完半天,都没有见到他有什么反应,顿时很是不满,松开手,插着腰,下巴一扬,斜着眼睛瞪着他,语气不善,“怎么?我这给你包扎好了,你却连个反应都没有,什么意思,瞧不起我吗?”

    “不不不,怎么可能呢。”韩潮连忙摆了摆手,脸上挂着感激感动到情难自禁的笑容,就差对着她深鞠一躬了,“我这不是感动得情绪都要失控了,眼泪差一点儿就要流出来了嘛,为了不在你面前出丑,我才强忍着悲痛,不敢说话,所以刚才没有啥反应。你得理解我。”

    “我……”

    宋轻笑被他的这套说辞雷得目瞪口呆,无言以对,只想伸手给他鼓个掌。

    这种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也是挺不容易的啊!

    撇了撇嘴,宋轻笑将医药箱整理好,合上盖子,递到他面前,“你把这个拿过去吧,这里剩下的就我来就可以了,你去看会电视休息一会儿。”

    想了想,她又凑过去悄声耳语,“要是你受不了那两个秀恩爱的,不要忍着,想动手就动手。前提是你能打得过,不要到时候被他们联手群殴了,那就不太好看了,是吧。”

    闻言,韩潮额头滑过几条黑线,哭笑不得,“我没事,就是手指划破了一点儿,也不是什么大伤,还能继续干活的。”

    说着,他又要伸手去拿碗,结果被宋轻笑直接挡了回去。

    “行了,韩大少爷,你快歇会吧,小伤怎么了,小伤就可以不重视了吗?你有想过小伤的心情吗?它要是知道你这么的轻视它,它的心里得多难过啊,谁还不要个面子啊。”

    然后,就因为韩潮一句不经意的话,接下来将近十分钟的时间,都变成了宋轻笑对他进行的“心理辅导”,从头至尾阐述着小伤的重要性,期间还引述了一些哲学家的观点,还来了个反面论证,讲述得那叫一个滔滔不绝。

    韩潮全程懵逼脸。

    “……所以说,虽然这个伤看着不是那么大,但是它隐藏的危险性,是绝对不能忽略的,因小失大这句话听过没有,就是从这里演变出来的。”

    “不对吧。”韩潮皱了皱眉,终于有机会插嘴了,提出了自己的质疑,“因小失大不是……”

    只可惜话还没说完,就被宋轻笑无情的打断了。

    只见她伸出手,板着一张脸,神情坚决的看着他,不容反驳,“我说是就是。”

    韩潮:“……”

    看着他憋着一口气,想说什么却又不敢说的样子,宋轻笑只觉得心情格外的舒畅,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将医药箱塞到了他手里,小手一挥,气势如虹的说:“行了,现在明白我对你伤势的关心了吧,赶紧回去休息,要是再不走,你就在我这里再写个五万字的听后感吧。”

    宋轻笑对着他眨了眨眼,露出一抹狡黠的笑,补充说明道:“要纯手写的哦。”

    韩潮在两者之间衡量了一下,果断的选择了前者,拿着医药箱,几乎可以说是“落荒而逃。”

    走出几步之后,还能听到宋轻笑得意的狂笑声。

    这么古灵精怪的女人,又怎么能够轻易的割舍得下呢。

    看着他终于消失在眼前,宋轻笑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消退,弯起的唇角也耷拉了下来,心情一点儿也不复刚才的雀跃模样——总是装着很快乐的样子,其实也挺累的。

    叹了口气,宋轻笑拿来扫把,将地上的碎片扫到一起收起来,倒进了垃圾桶里,然后又蹲在地上,仔细的看了又看,确定已经没有残留的碎片之后,才放下心来,站起身来继续洗着碗。

    将厨房收拾得干干净净之后,宋轻笑端着自己刚刚切好的一盘水果走了出去。

    结果到了客厅之后,她才惊讶的发现,情况有些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