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章 这是什么骚操作?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满满当当的一桌子菜,很快就被他们五人消灭干净,毕竟有两个正宗的吃货兼大胃王在,随便一个拿出来都是一抵十的好手,不消灭干净就是对她们的侮辱。

    饭后,韩潮主动要求洗碗,宋轻笑听了,觉得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因为她曾经以韩潮蹭饭为由,非常没有主人翁意识的让他去洗碗,毕竟蹭饭不给钱,那就得干活吧,但被韩潮干脆利落的拒绝了,理由也相当充分——我这双手还要在大众面前展示呢,要是洗粗糙了怎么办,粉丝会心疼的。

    宋轻笑当即心里就有一千个p争先恐后的飞出来,围绕在韩潮周围跳恰恰。

    你丫的一大男人,这么在乎自己的手粗糙与否,是不是太娘炮了?

    然而今天,在听到韩潮的要求时,宋轻笑是真的森森的震惊了。

    “我没听错吧?”

    “没!”

    “你今天是吃错药了吗?”

    “……”

    他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不打女人,不跟女人一般见识,女人都是可爱的萌萌哒的物种,要保护,保护!

    “让不让洗?不让洗我就出去了?”最终,韩潮冷酷无情的说道。

    宋轻笑更加冷酷更加无情的回答他,“要要要,必须洗!”

    探出头看了一眼客厅里你侬我侬的两个人,宋轻笑心里了然,“你是不是被人家夫妻的恩爱刺激到了?所以想逃,干脆眼不见心不烦?”

    “你说呢?”韩潮回以一个优雅的白眼,“自从我踏进这个门的时候,就觉得一直有一道犀利的目光注视着我,长得这么帅,这么受女人喜欢,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呀!”

    “都怪上天,赐给了我一副好皮囊,却没有赐给我一个女朋友,现在连吃个饭都能刺激到我,也是没谁了。”

    闻言,宋轻笑语重心长的说道:“兄弟,还是多保重吧,不瞒你说,在这个世界,只有单身狗的日子才是最舒服的,你想啊,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还不用跟谁发生冲突,自己想干嘛就干嘛,尊重他人的生活,彼此秋毫不犯,活得超级有格调有段位。”

    韩潮黯然一笑,“一生还有这么长,一个太孤单了,比起冷冷清清,我更喜欢那样吵吵闹闹的生活,两个人亲昵的拌嘴,然后很快就和好,你侬我侬。有什么事大家一起商量,有讨厌的人大家一起讨厌,一起笑,一起哭,一起慢慢白了头,然后手牵着手,一起奔赴死亡之行,约定来生再一起看这世间美丽的风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永远不分彼此。”

    那就是他要的生活,他要的爱情,可以痛,但绝对不会苦。

    宋轻笑在心里惨然一笑,这样的爱情谁不想要呢,但往往都是,最开始生活美好得像浸泡在蜂蜜里,最后都会变成黄连,让你有苦难言,有痛难诉。

    “韩潮,你真傻,哪有什么永恒呢,对于永恒的期望,不过是我们人类一厢情愿的一个念头罢了。你期待的一生一世,生生世世,只是个梦幻泡影,爱情远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子,到头来,都是一地鸡毛罢了。如果一直抓着这个念头不放,那么最终苦的人是自己。”

    顿了顿,见韩潮脸上的笑容越来越苦涩了,宋轻笑狠下心来,继续说道:“都说要学会放手,我们真正要放下的只是外在看上去真实的那个人吗?或者那件看似真实发生过的事吗?不,不是的,我们真正要放下的,是让我们产生痛苦的那些念头罢了,念头一放下,自然知道如何抉择而不心苦了。但是,抱歉,我还没修到那么高的地步,所以只好继续体验这七情的滋味了。”

    她话里的意思含蓄又清晰,意思是她宋轻笑还没有放下傅槿宴,所以只有继续在这场关系中受苦了。

    既然她没放下那个男人,就代表她无法接受韩潮,即使能放下,那也可能对爱情升不起任何念头了,她更是无法接受他。

    “啪”的一声,韩潮手中的一个碗没拿好,摔在了地上,瓷片顿时四散飞去,发出了极其响亮突兀的一声。

    “抱歉,我没拿稳。”韩潮急匆匆的说道,像是为了掩饰脸上的什么表情一样,他蹲下就要去捡。

    “哎,你小心一点。”宋轻笑不愧是乌鸦嘴,话音刚落,韩潮的手指尖就被扎出了血。

    见血珠一颗接一颗的从白皙的指尖冒出来,宋轻笑心里一咯噔,急忙跑去拿医药箱,走之前还不忘撂上一句,“你先别动,等我啊。”

    医药箱很快就拿来了,宋轻笑和韩潮站在厨房,就这么包扎起来了。

    “摔了你一个碗,明天我给你补上。”韩潮情绪低落的说道。

    宋轻笑摇摇头,没敢看他的眼神,继续处理着他手上的伤口,“不用了,一个碗,又不是什么大事,况且,我们是朋友,假设今天摔碗的是晓依,我也只会关心她的手疼不疼。”

    她怕看韩潮的眼神,因为她刚刚不小心撇到一眼,只觉得心里狠狠的揪着,难受至极,连呼吸都不畅通了。

    所以,在这些追逐感情的人中,最终有谁是收益者呢?

    她?韩潮?抑或傅槿宴?

    好像都不是,大家都伤痕累累,疲惫不堪。

    “那我送给你一个特制的,有我的签名的呢?”韩潮转而说道,眼神十分期待,他一直都很想送宋轻笑一个特别的东西,能有着他的痕迹的东西。

    如果是他的粉丝,在听到这句话时,绝对会幸福得晕过去,然而宋轻笑只是一个伪粉丝,不,连粉丝都说不上。

    她在听到这句话的第一反应就是,“那我可以把这个碗转卖掉吗?”

    她最近好像有点缺钱呢。

    韩潮:“……”

    谁来告诉他,这是什么骚操作?

    他一颗华丽丽的少男心彻底被打击得体无完肤,他作为明星的尊严也被宋轻笑这货踩在脚底下,好桑心,真的是不想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