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八章 傅槿宴跟韩潮搞基之狂野想象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叹了口气,韩潮有些自嘲的笑了笑:算了,打击就打击吧,也不是第一次了。况且这种事情,她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自己,而不是别人,这说明自己在她心里还是有着不一样的位置的。

    想了想,韩潮点了点头,答应了:“好,我这就过去,希望我去的时候,已经有美食在等着我了。要知道小爷我可是大忙人,一分钟几百万上下呢,可不愿意等着。”

    “这样啊,那你还是别来了,耽误了你挣钱,岂不是我的罪过。”宋轻笑忍着笑,故意装出没好气的语气说道。

    闻言,韩潮连忙又开始求饶,“仙女,是我错了,钱这种粗鄙的东西,怎么能比得上你亲手烹饪的美食呢,那可是千金难换的。等着我,我马上快马加鞭的赶过去。”

    “好吧,那你快点儿,我现在开始做了。”

    挂断电话,韩潮直接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冲到了导演面前,一张俊朗阳光的脸少有的笑成了一朵菊花,吓得导演下意识的向后错了错,一脸惊恐的看着他,声音发颤,“韩潮,你、你要干什么?我可告诉你,我是个钢铁直男,对你没兴趣。”

    “……”韩潮翻了一个白眼儿,嫌弃的撇了撇嘴,“那真是太好了,我对你也没有兴趣。导演,我要请假。”

    是“要”,而不是“想”。

    导演闻言,瞪着眼睛,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不可置信的说:“请假?可是马上就是你的戏了,你走了,我们拍谁?”

    “先拍其他的配角的吧,我的晚一些补回来。”

    韩潮双手合十,难得摆出一副恳求的姿态,“导演,你就放我走吧,这可能是关乎我终身大事的事情啊,我以后要是娶不到媳妇儿,绝对来找你哭。”

    导演一听这话,顿时哭笑不得,挥了挥手,没好气的说道:“行了行了,平时都是一副高冷的模样,这个时候过来卖萌,简直能吓死个人。走吧走吧,这一次放你走,下次就没有这么好说话了,明天回来,就等着加班吧!”

    “没问题,导演你果然是个大善人。”

    韩潮喜滋滋的走了。

    屋子里,宋轻笑挂断电话之后,想了想,将顾晓依叫了过来。

    “晓依啊,咱们一会儿要做的……你的嘴怎么了?”

    闻言,顾晓依连忙捂住嘴,疯狂的摇了摇头,“没事没事,啥事都没有,你刚才要说什么,接着说。”

    她心里懊恼不已:刚才拉着去哄他,结果被他占尽了便宜!现在唇都被吻肿了,还被人发现了,简直是不能更尴尬了。

    身为过来人,宋轻笑自然能够猜到是怎么回事,笑着调侃她,“那个,我明白你们新婚燕尔,感情正浓,但是麻烦你考虑一下我,毕竟我是一个马上就要单身的少女了,还有我儿子,他还小,还是祖国的花朵,千万不要教坏了他。克制,要懂得克制啊!“

    顾晓依:“……你走开!”

    顺带着翻了一个白眼儿。

    宋轻笑也只是逗逗她,还没有忘记正事,“我们要做的菜太多了,吃不了就浪费了,所以我又找了一个人,和我们一起吃,你也认识的,不介意吧。”

    “你丫的都已经先斩后奏了,我还能说什么。”顾晓依装模作样的苦恼了一番,随即又是笑嘻嘻的模样,“不过是谁要过来啊,我还挺好奇的,先说好了,我想要一个大帅哥,这样吃饭的话,比较有食欲。”

    “有了还不够,还想要帅哥?”

    “你不懂,吃饭的时候,左手边坐着我家,右手边坐着小鲜肉,对面还有你家小辰辰,人生简直不要太美满啊!”顾晓依捂着脸,笑得一脸娇羞。

    宋轻笑无语的望了望天,想到一个关键的问题:“那我呢,你把我安排到哪去了?”

    “你呀,你随便找个犄角旮旯坐一下就好了。但前提是不影响我的视线。”

    “……”深吸了口气,宋轻笑扬起手中的勺子,语气不善的说道:“我真想把这个拍在你的脑袋上,让你提前品尝一下饭菜的口味如何。”

    闻言,顾晓依连忙捂住头,后退几步,一脸的戒备,“君子动口不动手……女的也是一样的。”

    “不好意思,我信奉的信条是‘能动手尽量不吵吵’!”

    轻哼一声,宋轻笑到底是没有下手,原本也只是想要吓唬吓唬她,“来的是韩潮,怎么样,长相符合你的期待吗?”

    听到是韩潮,顾晓依着实惊讶了一下。

    毕竟她还是记着当初那个新闻,眼前这个可是韩潮传说中的绯闻女友啊,当时事情闹得还挺大,好不容易平息下来,现在宋轻笑居然会主动叫来家里吃饭。

    这其中,到底有没有什么关系呢?

    顾晓依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颤抖着手指着她,结结巴巴的说:“笑笑姐,你、你该不会是、是因为韩潮,才和傅槿宴离婚的吧?”

    这句话刚说完,就迎来了宋轻笑的大勺子,顾晓依顿时嚎了一声,“嗷……你打我干啥!”

    这声音大得简直要掀开屋顶的节奏。

    “打你记性被狗吃了!”没好气的说了一句,宋轻笑慢条斯理的擦着勺子,她觉得可能会沾到头皮屑。

    “我不是才跟你说过吗,我跟傅槿宴离婚是因为他瞒着我做了别的事情,照你这逻辑,那原因就是他瞒着我跟韩潮搞基,所以我才一气之下要离婚的吗?拜托,顾大小姐,智商的下线是拿来激励自己的,平时藏起来就好了,不是拿来秀的好伐?”

    她完全无法想象这两人搞基的狂野样子,画面不要太美好。

    闻言,顾晓依讪讪的摸了一下自己被打到的地方,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连忙一脸谄媚的补救,“哈、哈哈,主要是我太激动了,还沉浸在之前那个神秘的小姐的剧情中不可自拔,毕竟,那件事实在是闹得太大了。”

    “能不大吗!”不堪的往事被提起,宋轻笑翻了个白眼,继续手上的动作,“要不是有你,我现在都还不知道,能不能四肢健全的在这里做饭了。”

    “所以呀,我们付出去的每一分,最终都会回流到自己身上。”顾晓依突然感慨了一句,似乎又想起了顾晓菲,补充道,“不管好事还是坏事,最终都会回到自己身上,因为因果报应在外在没处去,从哪里升起来的业力,最终就流回到哪里。”

    宋轻笑诧异的看了她一眼,“你的感悟真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