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五章 给国家拖后腿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觉得,最近似乎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总是心神不宁,忐忑不安。

    但她又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想了想,她看向雷打不动的又来蹭饭的韩潮,问道:“你最近看傅槿宴怎么样,他有没有什么举动?”

    今天宋轻笑偷懒,做的是饭团,问话的时候韩潮正在往嘴里塞,听见了,随口一答,“没有诶,我派去盯着他的人回报的消息都是他最近在忙着公司的事情,连回家的时间都没有了,差不多是住在了公司里面,看样子也没时间过来骚扰你。”

    闻言,宋轻笑点了点头,轻皱着眉头,手捂着胸口,还是一副愁眉不展的模样。

    若不是因为傅槿宴,那自己这个心神不宁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呢?

    这个问题,在下午的时候得到了印证。

    因为韩潮好不容易回国了,一大堆的工作在他身后排着,等着他“临幸”,所以每次来蹭完饭之后,他都是不情不愿的被经纪人的夺命连环all叫走,走的时候那叫一个不愿意,就差在脸上写上“我不想走”几个大字了。

    下午的时候无所事事,宋轻笑看了看冰箱,发现里面的存货不是很多了,想着正好没有事情做,不如出去采购。

    眼睛在客厅里面瞄了一圈,看到正在打游戏的傅孟辰,她的嘴角扯出一个别有深意的笑容。

    最近她才发现一个现象,自家儿子特别的讨人喜欢,尤其是老一辈的人。

    之前她也知道,傅孟辰长了一张人见人爱的脸,基本上遇见他的人,都被他的颜值所折服,对他喜欢得不得了,等到来了这里之后,这个现象更加显著了。

    之前有几次,宋轻笑带着他出去买菜,那些市场上的大爷大娘见到他的时候,眼睛都是亮的,对着他就一直笑,给宋轻笑称的菜,都比别人的要便宜一些,临走的时候还要附赠一点蔬菜作为……见面礼?

    当时她还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菜农辛辛苦苦的进菜买菜,挺不容易的,自己还要占他们这么一点儿小便宜,实在是于心不忍。

    可是某一次宋轻笑自己去买菜,不经意间听到其中两家菜农聊天的时候,着实惊讶了一番。

    “哎,最近效益怎么样,这几天是不是挣得挺多的。”

    “还可以吧,前几天不是市里有个楼盘新开市嘛,我们去看了一下,觉得地理位置还不错,就订了一套,为了这个,又得起早贪很的忙活一段时间了。”

    “那个楼多少钱啊?”

    听到这里,宋轻笑也好奇的竖起了耳朵。

    毕竟市里的房子,房价已经快要被炒上了天,这要是买一套房子,那个价格……

    还没等宋轻笑估算出来,那边的一个菜农就已经说出了一个价格。

    听到这个价格的时候,她着实倒吸了一口凉气,震惊得眼睛都要瞪出来了。

    只是还没等她有时间感慨,就听到另一个菜农十分平静的声音响起,“嗯,还行,不算贵。不过这么一算下来,你家买了七八套房子了,这以后是不用愁了。”

    “可不是嘛,还不是为了儿女,你都不知道……”

    后续她们再巴拉巴拉的说了些什么,宋轻笑已经没有心情听了。

    当时的她,感觉自己的世界观被重新刷新了一次。

    原来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国内的劳动力都已经是如此富有了吗?

    想到她们,再想想自己,宋轻笑无语凝噎。

    ——感觉自己无形中就给国家拖了后腿了呢!

    捂着一颗受到了打击的心,宋轻笑提着菜回了家,此后再也不吝啬自家的儿子,每次出去买菜一定要带着他,靠他带回来的那些小便宜,来抚慰自己这颗受伤的少女心……

    而此时,她缓步走到傅孟辰面前,看着他打游戏的界面,语气幽幽的说道:“辰辰,跟麻麻一起出去买菜呀?”

    话音刚落,宋轻笑就看到傅孟辰手里操控的角色,突然在前进的途中停顿了一下,然后……被打死了,整个页面灰了下来。

    见状,宋轻笑颇有一种老怀欣慰的感觉,摸着他柔软的头发,笑得一脸感动,“真是麻麻的好儿子,为了陪着麻麻去买菜,主动放弃游戏,看你这么乖的份上,晚饭想吃什么,跟麻麻讲,麻麻给你做。”

    谁知傅孟辰放下游戏手柄,看着她,一本正经的解释:“不是的麻麻,刚才你误会了,我不是‘自杀’了,是听到你的话,吓到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所以游戏才输了的。”

    宋轻笑:“……”

    这么不给情面就拆台,还真是我的亲、儿、子、啊!

    既然如此,做妈妈的总要给你一些“奖励”才可以。

    晚上我们不如吃个蔬菜宴吧——保证没有一丁点儿肉,油也少,盐也少的那种!

    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傅孟辰突然觉得后背有些瘆得慌,总觉得自己可能要被坑,连忙扔下游戏手柄,趴在她的膝盖上,眨巴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对着她卖萌撒娇,“哎呀,麻麻这么辛苦,还要为我做饭,辰辰真的是好爱你哦,我们去买菜,我帮你提着。”

    闻言,宋轻笑心中冷笑一声:小马屁精,见风使舵这一招用得倒是挺溜的啊!

    宋轻笑原本还想继续板着脸,只是看到他对着自己撒娇卖痴的样子,心里软得一塌糊涂,哪里还坚持得住,忍不住笑了出来,伸手点了点他的鼻尖,没好气的笑骂道:“你这点儿机灵劲儿,都用在我身上了。”

    傅孟辰对着她呲牙一乐,站起身来,“噔噔噔”的向着玄关跑去。

    脚上刚穿了一只鞋子,身后的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听到门铃声,宋轻笑的心一下子紧张起来,随后跳得越发得快。

    这个时候……该不会是傅槿宴过来了吧?

    可是韩潮不在啊,那计划要怎么实施?

    而且若他强行将自己带走,自己恐怕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啊。

    宋轻笑陷入纠结之中,不知道该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