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三章 也不是所有的女生都喜欢钱啦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翻了个白眼,无语的说:“你还真当自己不是个人!”

    韩潮:“……”

    明明这话放在现在的语境中没错,但为毛听起来就这么不是滋味呢?

    求大神翻译!价格随便开,反正……我又不会付!

    “那笑笑,你喜欢什么?既然做戏就要做全套。”韩潮接过了宋轻笑手上的活,不甚熟练的动作起来,顺便问她喜欢什么样的演戏方式。

    “钱啊!”宋轻笑非常耿直的说。

    韩潮:“……”

    他为什么突然觉得他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呢?宋轻笑完全没get到他的点。

    看着韩潮那一脸便秘的表情,宋轻笑知道自己似乎是说错了,她摸着下巴想了想,突然纠正道:“也不是所有的女生都喜欢钱啦,还有一些善良的女生也喜欢小动物,比如宝马捷豹悍马路虎布加迪威龙,哦对了,还有天猫!”

    韩潮:“……”

    话题至此,已经完全偏离了轨道。

    韩潮看着宋轻笑一脸嘚瑟的求表扬的样子,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心里越来越觉得宋轻笑真可爱,跟她平时的样子太不一样了。

    她肯定是老天派来逗他开心的。

    “笑笑,你这段子说得不错,很顺溜,看来平时没少看。”韩潮很严肃的表扬道。

    “哪里哪里,惭愧惭愧……”宋轻笑没脸没皮的接过话茬,十分谦虚的说道,然后站在一边,心安理得的观摩起了韩大明星的厨艺秀。

    反正免费劳动力,不用白不用,只要不被他的粉丝知道,自己的生命就是有保障的。

    “你刚刚问我喜欢什么是吧?”宋轻笑看着他,突然调皮一笑,“我只喜欢吃,就酱紫,你应该比较了解我的口味了,你看着办吧。而且,槿……傅槿宴什么时候会再过来,我们心里得要有个数吧?不然这表演给谁看啊。”

    “这个放心,交给我来,我会随时派人关注他的动向的,据我猜测,不出两天,他应该会再来一次。”韩潮淡淡的说道。

    听他这样说,宋轻笑突然心里一咯噔,觉得这件事明明之前说起来还很遥远,但现在却又有种近在眼前的感觉,让她一阵无端的慌乱。

    这种感觉真的是太糟糕了,她只想尽快结束之前的梦魇,好让那些噩梦不要来缠着自己了。

    一顿饭,在韩潮越来越熟练的动作中,很快就做好了。

    傅孟辰吃习惯了宋轻笑做饭的口味,一下子换了个人下厨,敏感如他,很快就吃出来了,顿时惊奇的说道:“麻麻,这个好像跟你平时做的不太一样哎,嗯,味道有些不一样。”

    “好吃吗,辰辰?”韩潮仔细观察着他的神色,心里不由得一阵紧张。

    察觉到了这种心态后,他在心里自嘲一笑,他韩潮何时这么紧张过,连面对疯狂的上万人都是淡定自如的,现在却因为一顿饭菜是否合胃口就这样,还真是……不像他自己了呢。

    傅孟辰仔细品尝了一番,然后点点头,下结论,“味道很好吃,好像比麻麻之前做的都要好吃呢,反正我很喜欢这个口味。”

    他的话没有一丝夸张的成分,而且傅孟辰向来也不是说话夸张的人。

    闻言,韩潮高高吊起的心一下子就落地了,感觉踏实了,他在激动之下,不停的给傅孟辰夹菜,“既然喜欢,那就多吃点,今天这菜是叔叔炒的,以后叔叔经常给你和你妈妈做饭怎么样?”

    “好啊好啊!”傅孟辰开心的说道。

    宋轻笑眉头轻轻一皱,轻轻呵斥道:“辰辰,怎么能老是麻烦叔叔呢,叔叔来了咱们家,只需要等着吃饭就行了,哪能让他为我们下厨呢,老师教的东西都忘了吗。”

    “哦,没忘。对不起啊叔叔。”傅孟辰很快便从得意忘形中出来了,抱歉的说着。

    其实他心里有一丝失落,自从今天见到了自己的粑粑之后,那种空洞的悲伤的感觉,怎么也填不满,所以他才会下意识的答应韩潮为他们做饭吧?

    韩潮听见宋轻笑的呵斥,心里划过一抹失落,她区分得这样清楚,终究还是把自己当做外人,一个家庭之外的人。

    她还是没有开始接纳自己。

    一顿饭在安静的氛围中吃完了,韩潮见天色不早了,很快就提出了告辞。

    将家里收拾干净后,宋轻笑来到傅孟辰的房间,看着床上那个小人,心里划过一丝疼痛。

    “辰辰,你是不是在怪妈妈?怪妈妈今天对你爸爸这么绝情?”

    傅孟辰偏过头,有点失落的说:“麻麻,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做,但我看出了你的伤心难过,虽然我知道爸爸也很难过,但我也无可奈何。如果真的要选的话,辰辰选择陪伴麻麻。毕竟,爸爸曾经说过,要我和他一起保护麻麻的,现在爸爸不在你身边,我就来保护你。”

    宋轻笑偏过头,擦去眼中的泪水,坐在床边,一把揽住傅孟辰小小的身子,似乎想汲取一点温暖。

    “儿子,大人的世界很复杂,不是简单的是非对错就能够衡量的,有的时候,相爱的两个人就是没办法在一起,可是大家都没错。我真希望你以后不要遇到这些事,因为真的很痛苦,对彼此都是莫大的伤害,对你,也是一种很深的伤害,但妈妈只能跟你说对不起,除此之外,竟然没办法去补偿你。”

    傅孟辰对她的话似懂非懂,但毕竟母子连心,也能感受到她心里的痛苦,不由得也落下两行泪来,“麻麻,我不要你的补偿,你只需要每天都开开心心的就好了,即使粑粑不在身边,你也要像以前那样开心。”

    “嗯。”

    宋轻笑自从和韩潮商量好了对付傅槿宴的事情,傅槿宴就再也没出现过了。

    她心里有点失落,却又有点庆幸,要是他就这样放弃了的话,她也就不用再去做那些伤人的事情了。

    毕竟,伤害自己喜欢的人就是伤害自己,大家本就来自一颗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