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一章 打击人的一把好手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傅槿宴站在他们身后,沉默寡言的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眼眸中一片阴霾。

    ——他们更像是一家人啊!

    深吸了口气,他转身回到车上,看着那份被丢在车上的离婚协议书,捡起来扔进了抽屉里,烦躁的捶了一下方向盘,拧动钥匙,猛地打了一下方向盘,车子像是离弦的箭一样飞了出去,消失于小镇中。

    推开门,宋轻笑等人进到房子中。

    “辰辰,你先带着元宝去卫生间,给它擦擦爪子,然后你自己洗洗手,麻麻去做饭。”

    “好。”

    清脆的童声答应得十分响亮,傅孟辰抱着元宝径直去了卫生间。

    看他们两个没了踪影,宋轻笑才扭头看着韩潮,报以歉意的一笑,“刚才真的是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和他还不知道要纠缠到什么时候,抱歉,还让你看了笑话。”

    “之前我就说过很多次了,对我你不需要这么客气。”

    皱着眉,韩潮适当的表现了自己的不满,“我们既然是朋友,就没有这么生疏的道理,你遇上麻烦了,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我,说实话,我心里可激动可高兴了,这是不是说明,在你的心里,我也有着不一样的位置?”

    面对他充满渴望的大眼睛,宋轻笑实在是有些不忍心打破他的美梦——但是不打破又容易引发不必要的问题!

    “不是,我觉得我会想到找你帮忙,第一是因为,很少有人知道我现在住在这里,第二是因为……当时你正好打电话过来,所以我下意识的就……嘿嘿嘿。”

    最后几声笑,真是说不出的生硬和尴尬。

    “你还真是打击人的一把好手啊!”

    韩潮很是心塞的翻了一个白眼儿,摆了摆手,嫌弃满满,“算了算了,反正你打击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我都已经习惯了,感觉自己的心智都已经练得刀枪不入了,完全不惧怕任何打击。”

    他一边说着,一边还摆出一副大猩猩捶胸口的模样,向她展示自己的“金刚不坏之身”。

    见状,宋轻笑哭笑不得,“骗谁呢啊,你这个心智可不是被我打击的,明明是被网上那些黑粉刺激的。不过也多亏了她们,才使得你现在处事不惊,变得这么的稳重,多好啊。”

    “话不能这么说。”

    摇了摇手指,韩潮摆出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对着她很是严肃的解释:“我这个人一直都是稳重得不得了,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那一种,只是为了让你开心,所以才装成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你可千万不要对我有所误解哦,我这么正经的一个人。”

    宋轻笑:“……”

    呵呵干笑两声表示尊敬,随后一个大白眼儿表示浓浓的嫌弃。

    “那照你这么说,还真的是委屈你了,我还真是于心不忍。既然如此,你还是走吧,我可不忍心看着你在我这里忍气吞声,低声下气的模样,实在是不落忍。走你,回见!”

    “……”没有预兆的突然就要被撵出去,韩潮有些哭笑不得,连忙摆了摆手求饶,伏小做低,姿态摆的很足,“笑笑,笑笑,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刚才是我开玩笑的,我在这里最开心了,怎么可能会有忍气吞声的时候呢,所以拜托,千万别赶我走,你把我赶走了,我都没有地方去吃饭了。”

    看着他这么大的个字,偏偏佝偻着腰,摆出一副求饶的委屈兮兮的模样,宋轻笑有些忍俊不禁,一下子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语气十分的无奈,“好吧好吧,看在你这么诚心求饶的份上,我就相信你一次好了。”

    说着,她又摇了摇头,嘴里“啧啧”有声的说道:“可惜了,要是把你刚才的样子拍下来发到网上去,一定能掀起一阵惊涛骇浪,血雨腥风的,你觉得呢?”

    面对她巧笑嫣然的模样,韩潮十分坚定地摇了摇头,“我觉得不怎么样,你要是发上去了,一定会被我的粉丝们追杀的,后面说不定还会跟着我的经纪人。年轻人,生活这么美好,还有吃不完的美食,为什么要想不开去作死呢?”

    宋轻笑:“……好吧,你说的很有道理,那我这次就先饶过你了,下次你要是再对我嬉皮笑脸的,我就直接去爆你的料!”

    说完轻哼一声,一扭头,很是傲娇的转身进了厨房,准备做饭。

    韩潮也笑嘻嘻的跟了过去,靠在门框上,看着她在流理台前忙活着,鬓角有一缕头发滑落,被她手指一勾,又掖回到了耳后。

    美人如画。

    默默地在心中赞叹了一句,韩潮沉吟片刻,突然问道:“傅槿宴今天过来,是找你干什么的?”

    听到这个名字,宋轻笑正在洗菜的动作停顿了一下,转而继续清洗着,语气不以为然,“没什么事,想要找我回去,但是我拒绝了,既然已经做好了离婚的准备,就没有反悔的可能。”

    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有回旋的余地。

    闻言,韩潮摸了摸鼻尖,想了想又问道:“不过我看他的样子,似乎是根本就没打算同意离婚啊,那你怎么办,真的要跟他耗两年吗?”

    “这个我还没有想好,毕竟两年的时间太长了,其中会发生什么样的变故,谁都不知道,我说两年,也不过是想要气气他而已。”

    抖了抖手上的水,宋轻笑拿过一条毛巾擦了擦手,将刚洗干净的菜放在菜板上,切成整齐的菱形,慢悠悠的说道:“只是你说的也没错,傅槿宴是不会这么轻易地妥协的,所以我需要想些办法,最好是能直接激怒他,刺激得他一气之下签了离婚协议书,这样一了百了,我们彼此都落个清净。只是,要找个什么办法,我却是还没有想好。”

    韩潮听了,皱着眉头仔细想了想,突然脑海中灵光一闪,勾着唇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这种事情还不好办吗?眼前就有一个现成的人选等着你呢,你就不考虑考虑?”

    “眼前?你说的是你自己吗?”

    宋轻笑嫌弃的撇了撇嘴,没好气的说道:“我是在说正经的,不是在和你开玩笑,你少在那里瞎扯淡。”

    “谁跟你瞎扯淡了,我说的可是认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