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章 你有什么资格!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傅槿宴原本因为她的所言所语而怒火中烧,觉得她不可理喻!

    可是触及她的泪水的时候,心中的愤怒又再一次被熄灭。

    他长叹了口气,伸手轻轻地抹过她的眼底,将她的泪水拭去,心疼得哑了嗓子,“笑笑,别这样好吗?之前的事情是我太武断,你怨我恨我我都没有怨言,但是你不能离开我,我们夫妻这么多年,风风雨雨都经历了,难道要在这个时候放手吗?笑笑,我爱你,我不想失去你,难道你就忍心弃我于不顾吗?”

    “我是不忍心,可是我也勉强不了自己,每次看着你,我就会想起那件事情,心中就久久无法平静,就算我和你回去了又能如何,还是那句话,每天的争吵和冷战,你真的能够承受的吗?就算你能承受,可是我不能,我受不了!”

    最后的一声嘶吼,像是喊出了这些天来郁结在心中的一口怨气一样,宋轻笑红着眼睛,紧咬着下唇,神情倔强,丝毫不退缩。

    见状,傅槿宴只感觉到了浓浓的无力,心中的郁气无处发泄。

    他咬了咬牙,握着拳头,猛地砸向一旁的车门,车门随之发出“咣”的一声巨响。

    车旁外,抱着元宝的傅孟辰吓得一激灵,下意识的搂紧了怀里的元宝,却发现它也是吓得毛都竖了起来。

    而坐在车里的宋轻笑更是被他的举动吓得缩紧了脖子,双手将自己抱得紧紧的,缩在座椅上瑟瑟发抖。

    生气的傅槿宴真的是太吓人了,好可怕。

    “笑笑,我再问你一次,你到底跟不跟我回去?”

    傅槿宴看着她,眼眸中蕴藏着风暴,“若是你不愿意,那我就是绑,也要把你绑回去!”

    闻言,宋轻笑猛地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仿佛自己刚才听到的是幻觉一样,“你,你怎么可以……”

    话没说完,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他们两人之间的交流。

    宋轻笑掏出手机看了看,看到上面显示的“韩潮”两个字的时候,眼眸中闪过一抹光亮,稍纵即逝,十分开心的接了起来。

    傅槿宴和她挨的很近,自然是将她的手机看的一清二楚,顿时火冒三丈。

    她居然还和韩潮有着联系!

    而这一边,宋轻笑已经旁若无人的和韩潮讲起了电话:“喂,韩潮……嗯,今天天气好,我就带着他们出来散散步……你已经到了啊,这么快……我们正往回走,但是路上遇到了一些小麻烦……好,就在街对面的一个拐角,你快来,我们等着你。”

    挂断电话,她就听到耳畔传来一个阴森森,并夹杂着怒火的声音,“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宋轻笑有些不明所以。

    傅槿宴望着她,冷笑一声,突然伸手捏住她的下颌,强迫她看着自己,“你当着你老公的面,接别的男人的电话,还说你遇到了麻烦?怎么,我现在都已经是你的麻烦了吗?宋轻笑,你告诉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被他突然增大的音量震得耳膜都在发麻,宋轻笑下意识的皱起了眉,伸手“啪”的一下将他的手拍开,没好气的吼了回去,“就你嗓门儿大啊!我告诉你,你听到的是什么,就是什么!我们都离婚了,我和哪个男人打电话,说什么,跟你有什么关系!傅槿宴,你少在这里阴阳怪气的,你有什么资格!”

    “我有什么资格?”

    傅槿宴怒极反笑,瞪着她,嘴角勾起一抹令人有些毛骨悚然的笑容,猛然间握着她的肩膀,将她扯到自己的面前,语气咬牙切齿,“我现在就让你知道知道,我到底有什么资格!”

    话音刚落,他便低下头,一个霸道十足的吻径直吻了过去!

    宋轻笑完全没有料到,他会有这样的举动,呆愣在原地,完全没有反抗的任凭他在自己的唇上肆意。

    直到感觉唇上隐隐的有些疼痛的时候,她才终于缓过神来,使劲推着他的肩膀,嘴里“呜呜”的喊着,想要挣脱开他的辖制。

    只可惜男女体力太过悬殊,饶是宋轻笑几乎使出了吃奶的力气,还是没有撼动他分毫,只能感觉到他的吻越发的深,感觉就像是要将她吞吃入腹一样。

    好可怕!

    宋轻笑心中十分慌乱,挣扎的力气也越来越大,最后实在是没有办法,她一狠心,闭上眼睛,使劲一咬!

    “嘶!”

    傅槿宴疼得倒吸了一口凉气,稍稍退后了一些,伸手在唇上轻轻地抹了一下,指尖上沾染了鲜艳的红色。

    ——嘴唇被她咬破了。

    “宋轻笑!你……”

    话没说完,肩上突然搭上了一只手,猛的发力,将他推向一旁!

    “笑笑,你没事吧!”

    宋轻笑定睛一看,原来是韩潮已经赶了过来,连忙拉着他的手跳出车子,躲到了他的身后,小心翼翼的露出一只眼睛,看着不远处靠在车上的傅槿宴。

    “韩潮,这是我和笑笑之间的家务事,你一个外人,最好还是不要多管闲事!”

    “家务事?”

    面对他的警告,韩潮不以为然,嗤笑一声,看着他,眼含讽刺,“据我所知,笑笑已经要和你离婚了。既然离婚了,那你们就是不相干的两个人,也就没有什么见鬼的家务事!你欺负她,我就不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闻言,傅槿宴瞪目欲裂,用一副十分诧异的表情看着他们,伸着的手指都在轻微的颤抖,“笑笑,他说的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已经全部都告诉他了?”

    这种很隐秘的事情,居然都已经倾囊相告了,那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该是多么的亲密?

    看着他一副受到了严重打击的样子,宋轻笑十分不忍,咬了咬唇,摇着头否认,“没有,韩潮只是知道我们要离婚了,具体是因为什么,我没有说,所以你也不用担心。”

    深吸了口气,她从韩潮身后走出来,咬着唇,看着一脸受伤表情的傅槿宴,心中百转千回,纠结万分。

    “傅槿宴,我做出的决定是不会更改的,我说要离婚,那就一定是要离的,就算你不签字也没关系,夫妻分居两年以上,自动判处离婚,我耗得起。我还有事,先走了,你自己路上小心吧。”

    说完,宋轻笑一扭头,对着一旁的傅孟辰招了招手,三个人连同一只猫,渐渐地走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