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九章 我没有签字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可是自己呢?她有没有想过,自己听到这些话的时候,心里是怎么想的?

    就像是刀子插进心脏,又用力的搅动着一样。

    痛彻心扉!

    傅槿宴深吸一口气,握紧了拳头,看着眼前一脸倔强不服输的宋轻笑,半晌都没有说话。

    两人大眼对小眼,彼此之间形成一种十分诡异、沉默的气氛。

    “你……”

    就在宋轻笑有些沉不住气想要说话的时候,突然听到他低沉喑哑的嗓音在耳边响起,“那份离婚协议书,我没有签字。”

    “啊?”宋轻笑的大脑有些反应迟钝,一下子没有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脸上表情写着明晃晃的两个大字——懵逼!

    看着她这幅呆萌的样子,傅槿宴心里的怒火反倒是消减了不少,扯了扯嘴角,伸手越过她,从包里摸了摸,掏出一份文件,放在了她的眼前。

    宋轻笑定睛一看,正是自己当初临走的时候,留在家里的那份协议,上面还有自己的签名,只是另一边……却是一片空白。

    “笑笑,你知道吗?当我回到家的时候,我还在想着,周末的时候带你出去散散心,这段时间你总是憋在家里,一定已经闷坏了,早上你亲手为我做的那份早餐,是我这段时间以来吃过的最美味的食物,我还想着,若是可以,希望可以经常吃到你亲手做的饭菜,若是你不答应,我就学着你以前的样子撒娇,形象这种东西,向来都是不太重要的。”

    说到这里,傅槿宴嗤笑一声,脸上挂满了自嘲的笑容,看上去可怜又绝望——完全没有了那个在商场中杀伐果决的霸道总裁的模样。

    “我甚至连怎么和你撒娇,和你会有的反应都想象出来了,自己在办公室里偷笑了许久,陈盛进来送文件的时候都吓了一跳,以为我中邪了。我的心情一直都处于激动兴奋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了我回到家。当我面对着空无一人,只剩一份离婚协议书的房子的时候,我整个人的感觉就像是被雷劈中了一样,什么想法都没有了,迎头一盆凉水,将我的热情全部浇灭。”

    “笑笑,你能明白我当时的心情吗?你能体会到我当时的崩溃和震惊吗?”

    傅槿宴双手握住她的肩膀,一字一顿的问她,每问一句,手臂就轻轻地摇晃她一下,仿佛这样她就能给出自己想要的答案一样。

    面对着情绪如此激动的傅槿宴,宋轻笑心里有些发毛,胆战心惊,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只能咬着唇,委屈巴巴的看着他,眼眸中好不容易忍回去的眼泪再一次涌现出来。

    见状,傅槿宴突然心脏漏跳了一拍,疼得他倒吸了口凉气。

    宋轻笑的眼泪对他来说,就是致命的一击。

    每次只要看到她哭,自己就什么原则什么坚持都没有了,剩下的只有心疼,只有……妥协。

    “笑笑,你别哭,你这样我难受。”

    傅槿宴伸出手指在她的眼睑处轻轻摩挲,说话时的声音都是沙哑的,像是被飓风袭击过一样,“我知道孩子的事情你一直都耿耿于怀,这件事情是我做的不对,欠缺妥当。你是孩子的母亲,你有权知道她的存在,也有权决定她的生死,我不应该这么专横的为你做了决定,让你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可是……”

    抿了抿唇,傅槿宴看着她的眼睛,眼神严肃又正经,眼眸中流淌的深情和心疼,让人心酸不已,“可是你当时的身体状况,还有之前吃的那些药,已经对孩子造成了严重的影响,就算是你知道了,你不愿意放弃她,想要再努努力,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后果?孩子有极大的可能会胎死腹中,就算是侥幸生下来,也是一个残缺的孩子,当她艰难的在这个世上生存的时候,你觉得她对我们是感恩,还是……怨恨?”

    最后两个字,像是一把刀子,“噗”的一下子插进了宋轻笑的心里。

    真疼!

    带着残缺的孩子,即使给了她富饶的生活,衣食住行样样精细,所有的事情都有专人打理,可是心情呢?

    不能像正常的孩子一样健康快乐的成长,这才是最深的伤害!

    若是自己拼尽全力生下来的孩子,到头来对自己满是怨恨,这样的结果,才是更加令人难以承受吧?

    宋轻笑咬紧了牙,忍着眼中汹涌的泪水,倔强的没有说话。

    看着她这么隐忍的模样,傅槿宴十分心疼,长叹了一口气,语气稍缓,“笑笑,对于这个孩子,我们都是满心期待,心怀憧憬的等待着她的到来,可是她来的时机不对,我们也无能为力,只能满怀遗憾的将她送走,但是没关系,我们还年轻,以后还有很多机会能够生更多的孩子,所以……不要再介意这件事了,跟我回去吧,好吗?”

    “我们的孩子,也是一条命,就被你这么简单的两句话提过,就可以当做不存在了吗?”

    宋轻笑的声音听起来冷漠又绝望,透着浓浓的悲哀。

    她望着傅槿宴,向来带笑的眼眸,此刻却浸满了震惊,仿佛知道了一件令她难以承受的事情。

    “我知道,那个孩子存活率很低,就算是我当时知道了她的存在,可能也会做出和你一样的选择,你不告诉我,是想让我少受影响。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我也是孩子的母亲,她在我的肚子里,我却连她的存在都不知道,等我知道的那一刻,她却已经离我而去了。傅槿宴,你现在口口声声说你早知道,早知道,悔不该当初对我的欺瞒,可是世上有后悔药可以买吗?没有!所以你就算后悔了又能如何,我的孩子能回来吗?”

    “我怨恨你,不仅仅是因为孩子的事情,而是这一次你都能瞒着我,以后再遇到别的事情,你又要怎么瞒着我?夫妻之间讲究的是坦诚相待,可是你做到了吗?你没有!这样的你,让我很不安,我没有安全感,我害怕,我怕有一天,我们之间的感情也会因为彼此的欺瞒而消弭殆尽。所以,傅槿宴,在事情还没有到那个地步的时候,我们还是放开手吧,这样,还能给彼此留下一个美好的印象,日后想起来,也不仅仅都是怨怼。”

    话音未落,隐忍多时的泪水终于还是忍不住,顺着脸颊倾流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