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八章 不期而遇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麻麻,你看那个人,是不是……粑粑?”说到最后两个字,傅孟辰的声音有几分不确定,细听之下,还带着喜悦的颤抖。

    他隔老远就看见那个高大熟悉的身影了,虽然暮色四合,那人的五官面向看不清楚,但那种感觉却骗不了人。

    闻言,宋轻笑浑身都僵硬了,像慢镜头回放似的,她顺着傅孟辰的小手,朝那边看过去。

    果不其然,她看到一个熟悉得化成灰都认识的男人,正在她暂住的家门口走来走去,看上去似乎只要停下来,心里焦灼的火焰就会把他烧成灰一样。

    像是有心电感应似的,那男人也朝他们这边看过来,随即脚下的步子不动了,眼睛瞪得直直的。

    四目相对的一刻,时间仿佛停止了,天地都安静了。

    美丽的海滨小镇,不期而遇心爱的人,这种感觉很复杂,宋轻笑说不清楚,但她却像个木偶似的,不受控制的……转身拔腿就跑!

    傅槿宴终于从见到这母子二人激动的心情中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的女人一见到自己,就跟见了鬼一样,只有自己的儿子和那只猫表现还算正常,有种欣喜的感觉。

    眼见着宋轻笑在自己面前跑远了,连儿子和猫都不要了,傅槿宴眼神一沉,抬起脚就追了上去。

    他人高腿长,自然不是宋轻笑那个小短腿可以比的,所以很轻易的就追上了她,一把拽住她的胳膊,着急的喊道:“笑笑,别走。”

    声音是前所未有的急切和……小心翼翼。

    宋轻笑没回头,使劲挣扎了一下,没有挣开,于是颓然的放弃了,她知道傅槿宴的力气很大,只要他不愿意,自然不是自己能挣脱开的。

    于是她故意冷淡着声音说道:“我们已经离婚了,没有任何关系了,还请傅先生放开我,这光天化日之下就拉拉扯扯,被人见到了怕是影响不好吧?”

    “笑笑!”傅槿宴加重了语气,被她带刺的话气得心里一堵,“我是很冷静的来找你的,希望你也能冷静一下,我们谈谈好吗?难道这种场面真的是你所希望的吗?”

    “还有什么好谈的!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放开我,我要回去了。”宋轻笑仍旧不愿意回头看他,继续强忍着自己的情绪,疏离的说。

    在没看到他的时候,她会想念,会怨怼他为什么还不联系自己,然而真正看到他了,她却又将自己的心层层包裹起来,不让人探触到里面的柔软。

    她怕……

    傅槿宴简直被她的话弄得没脾气了,他干脆不再说什么,手上一使劲,一下子就把宋轻笑拽走了。

    宋轻笑还心乱如麻的思量着他下一句话究竟会说什么,没想到他却直接动起手来了,顿时整个身体不受控制的跟着他走去。

    场面看起来一时搞笑非常。

    至少傅孟辰就看得津津有味,觉得他爸爸的男友力爆棚,帅气得很。

    由于身边找不到可以说话的人,傅孟辰只好寂寞的抱起了元宝,嘀嘀咕咕着,“元宝啊,我其实很希望我粑粑和麻麻和好,这样麻麻才能真正开心的笑出来,粑粑也没有看上去这么可怜了,你说是不是?”

    元宝:“喵……”

    “要是他们能够和好,我就没那么孤独了。”

    “喵喵……”

    “不过这些都要看麻麻的意思吧,要是她真的不愿意,粑粑也不会勉强她的,不过我心里……”很难过。

    “喵……喵……”

    一人一猫就看着宋轻笑毫无反抗之力的被傅槿宴一路拉扯着到了车上。

    傅槿宴将宋轻笑一把按到了座位上,为了防止她再度逃走,他干脆用自己的身体堵在了车门处,然后静静的看着她,脸上有欣喜、有悲伤、有生气、还有一抹显而易见的爱恋。

    “笑笑,你真的就这么不想看见我吗?”低沉悦耳的声音响起,却掩饰不住其中的无奈。

    “我……”宋轻笑张张嘴,刚想说话,就被他接下来的话打断了。

    “可是,我是真的很想你呢,很想很想……”

    在这句看似平平淡淡却又强大无比的话面前,宋轻笑差点崩溃了,她眼眶一红,鼻尖酸涩得叫人难过。

    她从来没有想到,再次见面,竟然是在这样毫无准备的情况下。

    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就要直面这些她逃避了很久的东西,实在是让人很不知所措。

    然而往事虽然已过,但那些情景仍旧日夜折磨着她,让她念念不忘的那个无缘的孩子,仍旧经常入她的梦来,亲昵的叫着她妈妈,问她为什么不要自己。

    她又能如何?

    能如何!

    咬紧了牙关,努力将眼中的泪水逼回去,宋轻笑抬头看着他,表情冷漠,语气也仿佛是对着一个陌生人:“傅槿宴,很抱歉,有些事情,不是冷静之后就可以接受的,孩子的事情,给我的心里造成了太大的影响,我始终是无法释怀。现在对于我们来说,分开是最好的办法,否则,即使我和你回去了,我们每天面临的也是争吵和冷战,你觉得这样的情景,是你想要看到的吗?”

    深吸了口气,她露出一抹苦笑,神情悲悯,说不出的心酸难过。

    “况且离婚协议书你也应该看到了吧,既然已经签了字,那我们就已经是两个个体,之间再无关系,你这样的纠缠,于我而言,也是一种困扰。这几天,我好不容易能够让自己的心情平静许多,你就不要再试图勾起我心中的伤痛了,好吗?”

    一字一句都是在说着要和他撇清关系,傅槿宴闻言,顿时心中怒火中烧。

    本来以为她只是一时想不开,所以才跑出来,为了能够让她心情放松一些,自己强忍着如火如荼的思念,没有联系她,本来以为可以换来她的谅解,可是没想到,得到的却是这样的结果。

    分开、离婚……这些伤人的字眼,从她的嘴里说出来,怎么就那么的简单,仿佛是没有任何压力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