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六章 人设崩塌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这个顾晓菲也真的是够不要脸的,腿都残疾了,居然还想着爬床,是觉得自己身残志坚吗?可但凡一个正常人面对着这样一个身体,不吐就已经是好事了,她还想要对她提起兴趣来,这是对自己有多大的自信心啊?真是勇气可嘉。”

    这条评论下面的回复最多,有赞同的,也有指责楼主说话太伤人的,瞬间将他推上了热评。

    “这个若是被她看见,恐怕……她能哭死过去了吧。”

    “我感觉差不多。”顾晓依点了点头,心有戚戚然,“毕竟这种事情是她心里的痛,现在被人这么裸的揭开,一般人确实是难以承受。”

    说着,她长长的叹了口气,神情写满了无奈。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看着她一副愁容满面的样子,皱了皱眉,突然伸手将她拥入怀中,放在了自己的腿上,“你在可怜她?”

    “怎么可能。”顾晓依毫不犹豫的否认了,“我怎么会可怜她,我脑子又没有毛病。只是感觉有些心烦,这些破事一件接一件,烦死个人!”

    “没关系,再忍忍,总有解决的那一天。”

    轻抚着她柔顺的长发,靠在她的颈侧,长长的叹了口气,语气幽幽的说:“以前我对她总是优柔寡断,使得我们之间产生了很多的误会和矛盾,现在我终于下定决心,不再心软,你可不能拖我的后腿啊。”

    “那是自然,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在我身上的,你放心好了。”

    顾晓依握了握拳,一脸的坚定。

    对于顾晓菲,从第一眼见到,她就知道,两个人是没有可能和平共处的,所以……不是她死,就是自己活。

    两人静静地相拥在一起,享受着安逸的时光。

    对于顾晓菲这次的事情,他们都没有再过多的进行关注。

    无视,是对她最好的嘲讽。

    周一的时候,顾晓依回到公司,率先提出了对那个助理的惩罚,随后私底下派人调查他的事情。

    果不其然,有些事情,做了就会留下马脚。

    拿着证据,顾晓依直接找上了助理,只说了两句,就让他全盘承认了——那天是顾晓菲和他事先预谋好,找个理由将她骗出来,然后方便顾晓菲行事。

    只可惜事情最后失败了。

    “好了,你可以收拾东西走了。”顾晓依冷漠的看着这个来公司时间不短了的老员工,没想到他这么轻易就被顾晓菲收买了,人心果然这么贪婪吗?

    那个男人一听,顿时吓得六神无主,连忙脸色苍白的求饶,“董事长,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下次我再也不敢了。”

    闻言,顾晓依冷哼一声,嘲讽的分析道:“呵,你能被人收买第一次,就会被收买第二次,这种事情,没有再也不敢了的说法,只要对方给出的筹码够高,没有什么敢不敢的。况且,连顾晓菲这种刚来的脚跟都还没站稳的人都能收买你,何况其他人?你说是吗?现在你还只是骗骗我,谁知道以后会不会直接出卖公司呢。”

    看着那个男人一脸的悔不当初,顾晓依淡漠的说:“况且,欺骗董事长,你真的以为不是什么事吗?这种行为,足够我们上诉了。”

    男人后退一步,脸色已经由苍白变成了煞白,他现在极端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答应顾晓菲,就为了那点钱吗?

    那些钱确实让他很心动,但一想到这件事引发的严重后果,他就觉得什么都不值得让自己失去自由,钱随时都可以再挣,只要自己还在顾氏,挣钱不是什么难事,虽然工作有点累,但自己一旦进去了,这辈子就毁了一大半了。

    “董事长,求求你,不要起诉我,求你看在我这么多年对顾氏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放我一马吧?”助理再也没有了往日在其他员工面前的威风,此时的他看上去就像一只丧家之犬,为自己苦苦求饶。

    “就是看在你这几年一直都很安分的份上,所以这次先暂时饶过你,但你却不能在顾氏待了,今天就收拾收拾走人吧,别让我再看到你。你这种人,我们要不起,还请另谋高就。”

    顾晓依看着他一脸惨状,不由得在心里叹了口气,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但求财也应取之有道,不义之财,无论如何都要吐出来的。

    “谢谢董事长,我这就离开。我为之前所做的事情对你说声抱歉,虽然我知道并不能挽回什么。”助理一听自己不会被上诉,松了一口气,随即真诚的对顾晓依感谢道。

    留不到顾氏就留不到吧,他现在的要求很简单,只要自己不会被上诉就行了。

    助理离开后,顾晓依拿出放在书下面的录音笔,轻轻的笑了,“顾晓菲,你以为事情会这么的天衣无缝吗?简直是太天真的,而且,这些计策,也未免太拙劣了吧?”

    没过多久,顾晓依终于在微博上发声了,此时她却不像那样,仅仅发表一通文字,她拿出了更有力更打脸的证据,就是她和助理的那份录音。

    当然录音是经过截取了的,毕竟原语音太长,但大体意思没变,只要不是傻子,一听即懂。

    这个微博又掀起了一阵风浪,这次,骂顾晓依的人明显减少了,大家都纷纷跑去骂顾晓菲了,毕竟,在姐姐的公司收买姐姐的人,将姐姐调开,然后自己爬上姐夫的床去勾引他,怎么说都是一个十分有心计的人做的事,跟她对外哭诉的白莲花的形象相差太大了。

    一个不顾伦理道德蓄意勾引姐夫的人,怎么配得到相应的尊重?

    至此,顾晓菲苦心孤诣塑造的受害者形象彻底崩塌,人设粉碎得一塌糊涂,成了各种婊的代名词,名声彻底臭了。

    不好过的不只她一人,还有人也不好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