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二章 目瞪口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快步走进车库,找到自己的车,顾晓依一个油门就踩了下去,车子像是离弦的箭一样飞了出去。

    刚才打电话的是公司营运部的助理,说是订单出现了问题,需要她赶紧过去做出处理的决策。

    这个订单很重要,最近公司的动荡有些严重,急需要她赶紧做出一些成绩来稳定民心,当初这个单子签下来很不容易,所以绝对不能出一丁点差错。

    去到公司之后,顾晓依却没有看到那个助理,不由得皱起了眉。

    刚才在电话里的时候,她明明已经说了让助理在公司等着她,怎么现在却不见了人呢?

    掏出手机,顾晓依当即给那个助理打了一个电话,接通之后,语气有些硬,“你人跑去哪里了?我都已经到公司了。”

    “顾董,真是不好意思,我刚才才发现,是我弄错了,订单并没有出现问题,一切都是正常的。”电话那头的男人满含歉意的说道。

    闻言,顾晓依顿时就愣了,握着手机忍不住的怒火,“你是不是脑子没有睡醒,这种事情居然还能搞错,我看你是太闲了,所以没事找事呢是吧?周一的时候,等着公司的处罚吧!”

    她说完,干脆利落的挂断了电话,气得胸口都在发疼。

    什么人啊,这样玩忽职守,简直就是公司的蛀虫!

    收起手机,顾晓依转身气呼呼的又离开了公司,驾着车往家里赶。

    路中遇到一个红灯,她停下车,突然右眼皮跳个不停,让她一阵心烦意乱。

    “怎么回事,怎么心情这么不好?总觉得有什么事情很不对劲儿的样子。”

    顾晓依很少有这种不安的感觉出现,而且,今天这件事,透出了一股浓浓的阴谋的感觉,包括那个员工的行为,很可疑!

    不行,她要早点回去看看,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伴随着眼皮不安的跳动,顾晓依咬牙切齿的低声说道:“顾晓菲,你最好不要有什么逾矩的行动,不然休怪我不放过你。”

    回去的路程被缩短了一半,顾晓依的车子开得像离弦的箭一样。

    别墅跟她走的时候一样的安静,顾晓依将车停到车库里,匆匆把门打开,和顾晓菲都不在客厅,只有一个佣人在不紧不慢的收拾着,她的眼皮跳动得更厉害了。

    “夫人,您回来了。”佣人看见她回来了,放下手里的工作,鞠了一躬,恭敬的问好。

    顾晓依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不经意的问道:“先生去哪里了?”

    “吃完午饭后,先生说他有点困,想上楼午休一会儿,这会儿应该在睡觉吧。”佣人如此回答着,这个也是平时的习惯。

    “那顾晓菲呢,她走了吗?”顾晓依脱下外套,又状似不经意的问了一句。

    佣人如实回答,“顾小姐说她也有点困了,我就给她收拾了一个客房出来,她现在应该也在休息吧。”

    “好了,我知道了,你去忙吧。”闻言,顾晓依的眼皮跳动得更厉害了,她强压下这种不安,淡淡的点了点头,然后兀自向楼上走去。

    顾晓菲到底是什么意思?不打自来也就罢了,吃完饭后还不离开,竟然还要在自己家休息,这明显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步伐匆忙的来到他们的主卧门口,顾晓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眼前紧闭的门,然后,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一把推开了门——但愿是她想错了。

    然而,天不遂人愿,房间里的场景,让顾晓依目瞪口呆。

    只见静静地躺在床上,似乎睡得很熟,对周围发生的一切都不得而知,而顾晓菲……顾晓菲她却只穿着一件内衣,风情万种眉眼含春的坐在床边,正要俯身往下压去。

    “顾晓菲,你在干什么!”这个场景顿时像个晴天霹雳一样朝她狠狠的砸下来,顾晓依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她扶住门框,朝着那个正想再进一步动作的女人大吼一声。

    这一声河东狮吼不仅吓到了顾晓菲,还惊醒了正在熟睡中的。

    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场景时,不禁一愣,随后反应过来现在是什么情况,立马一把推开顾晓菲,一脸防备的往后坐了坐,气愤的吼道:“你在我和晓依的房间里面干什么?谁允许你进来的?”

    竟然还穿成这个样子,摆明了就是来勾引他的,或者趁他睡熟了,来占他便宜的。

    不待顾晓菲解释,又着急的朝脸色青白的妻子解释道:“晓依,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一定要相信我。我吃完饭之后有点犯困,就上楼睡觉来了,这些事情我都不知道。”

    说着,他立刻起身穿起外套,将自己裸露的胸膛一把遮住,然后翻身下床,急急的朝顾晓依身边走去。

    一想到顾晓菲这个女人趁自己睡着的时候,不要脸的爬到自己的床上来,就觉得一阵恶心,像是有一千只毛毛虫,往自己身上爬一样,那种黏黏腻腻的感觉,让他只想吐。

    懊恼的同时,他又有些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在睡觉前把门锁死,以至于让这个女人有了可乘之机。

    顾晓依淡淡的看了一眼,没有多说什么,然后狠厉的望向顾晓菲,眼里射出的刀子,像是要把她千刀万剐一样。

    “顾晓菲,你妈当真没有教你礼仪廉耻吗?当初你妈不要脸的爬上了爸爸的床,现在你也有样学样,这么不要脸的爬上了我丈夫的床。果然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儿子会打洞。都是一路货色。”

    边说着,顾晓依边往顾晓菲的方向走去,在她惊惶不安的眼神中,狠狠的扇了她一巴掌。

    “这一巴掌是为你当初破坏我的婚礼而打。”

    说着,又一巴掌落下,“这一巴掌,是为当初你气死我爷爷打的,欠人的,终究要还。”

    “你……”顾晓菲不可置信的捂住自己被打得生疼的脸,急急的张口,似乎是想阻止。

    然而,顾晓依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像是在看一只蝼蚁一样,又再度给了她一巴掌。

    “这一巴掌是为今天你勾引我丈夫而打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顾廉耻的爬上姐夫的床,这就是你的德性。当然这一巴掌还是轻的,你不要以为我会就此算了,这个不过只是一点小利息而已,这件事我会给你记在账上的,一定会向你讨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