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章 特意为你炒了一盘胡萝卜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不过显然,后面这种方法效果更好一些,吃些肉,吃些菜,荤素搭配,营养均衡,傅孟辰吃得也是津津有味。

    对此现象宋轻笑很是满意,便再也没有强硬的逼着他吃青菜了。

    好久没有提起的事情,现在却又突然提起,傅孟辰表示弱小的心灵恐怕承受不住这样惊险又刺激的打击,捂着胸口,神情绝望。

    然并卵,对于他的卖萌,宋轻笑早就有了抵抗力,冷笑一声,不为所动,“没有用的,我刚才特意为你炒了一盘胡萝卜,一会儿记得多吃一些,咱们两个一人吃一半,这样总可以了吧?要是你不吃,我就给你留到下一顿,反正你是躲不掉的,浪费可是十分可耻的行为,你一定不希望自己成为一个可耻的人吧。”

    闻言,傅孟辰膛目结舌,一脸懵逼。

    这是威胁!这是恐吓!这是……太没有道德了。

    居然利用他的善良来做这种事情,简直是丧心病狂!

    挑了挑眉,宋轻笑站起身,进到卫生间快速的洗了个手,出来牵着不情不愿的傅孟辰坐在了餐桌旁,开始吃饭。

    一顿饭,吃得傅孟辰内心无比悲痛,简直都要逆流成河了。

    而宋轻笑则是很没有情谊的笑得龇牙咧嘴,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

    另一边,顾晓依看着被挂断了手机,想了又想,扭头看着问道:“你说笑笑姐是不是和傅总……闹别扭了?”

    “为什么这么说?”专心的看着前方,手下方向盘握得十分稳当。

    “嗯……刚才笑笑姐和我说,她带着辰辰还有元宝去了一个海滨城市去玩,不过只有他们三个,傅总没有去,这有些不太正常啊。”顾晓依皱着眉头,神情写满了疑惑。

    若是出去玩,理应是一家人一起出去,可是宋轻笑竟然宁愿带着一只猫,都没有带着傅槿宴,这怎么想都觉得很不正常。

    闻言,想了想,觉得也没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傅氏家大业大,事务繁忙,傅槿宴身为总裁,更是忙得不可开交,哪里有时间跑出去玩,估计是宋轻笑自己闲不住,带着孩子跑出去玩了,至于那只猫,我听说傅槿宴对猫毛过敏,这要是将猫留在家里和他待着,不得分分钟崩溃炸毛啊。”

    顾晓依一听,觉得很是有道理,点了点头,“你说的也对,笑笑姐这段时间窝在家里养身体,估计早就待不住了,现在身体好了,肯定要跑出去放放风,估计到时候,傅总忍不住,就要把她给带回去了,以前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想明白了之后,她内心的担忧也渐渐地消散了,整个人又是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摆弄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什么,时不时地笑出声来。

    专心看着手机的顾晓依没有注意到,身旁有一道幽幽的目光一直都在注视着她,嘴角挂着别有深意的笑容。

    回到家,顾晓依伸了一个懒腰,打着哈欠边走边说:“好累哦,我要去洗个澡,好好地泡一泡,不然的话,我觉得我的肩膀都是硬的了。”

    等到她进到浴室里面,刚把衣服脱掉,就感觉到身后有脚步声传来。

    只是还没等她转过头去,一双有力的臂膀就已经环着她纤细的腰肢,温热的胸膛紧紧地贴在她光滑的背上。

    感受到熟悉的味道,顾晓依将已经冲到喉咙的一声尖叫硬生生的咽了回去,扭着头看着身后的男人,嗔怒的撅了撅嘴,“你干什么突然跑进来,吓我一跳。我要洗澡呢,你先出去好不好?”

    “我和你一起洗。”说着,在她的颈侧蹭了蹭,落下一个细细的吻。

    在他温情的举动下,顾晓依一下子麻了半边身子,腿有些发软,声音更像是天边虚无缥缈的云,“不要,每次你和我一起洗,都特别浪费时间,我还想早点儿睡觉呢。”

    却是丝毫没有放松,语气含笑的说:“睡觉不着急,明天是周末,一会结束了,保准你一觉睡到大中午,想几点起来就几点起来。这会儿,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谈。”

    “什么事……”

    “验证一下,我到底是不是‘老司机’。”凑在她的耳边轻声低语,语毕,埋首在她的颈侧细细的啄吻起来。

    顾晓依:“……”

    靠!

    不是我的问题啊,是笑笑姐,是她啊!

    冤有头债有主,我才是最无辜的呀!

    顾晓依的内心泪如泉涌,但是此时的她已经陷入的真情拥吻之中,提不起丝毫的力气,只能任凭他为所欲为。

    不多时,烟雾燎烧的浴室之中响起了令人脸红心跳的暧昧声,引起人无限的遐想。

    第二天,果不其然,应验了所说的话,顾晓依一直睡到了将近十点左右才起来,整个人都是晕晕乎乎的,睡意朦胧的样子。

    刚坐起来,卧室的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修长的身体由远及近逐渐在眼前浮现。

    “睡醒了,感觉怎么样,还好吗?”

    闻言,顾晓依混沌的头脑渐渐地变得清明,有些记忆也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昨晚的经历让她难以忘却!永世难忘!

    “你丫的是不是对我有什么不满,所以借着……准备弄死我?”

    一番话,顾晓依说得咬牙切齿,身体却是动都不敢动。

    太疼了,浑身酸疼,像是被大碾车来来回回碾压了无数次的感觉,身上的骨头都是酥酥麻麻的。

    罪魁祸首站在床边,摸着鼻子垂着头,一副心虚得不行的样子,但若是仔细观察,却能看到他在偷笑——像是一只偷吃的老鼠一样,满脸都是奸诈!

    “那个,我这不是喜欢你嘛,所以情之所至,就没忍住,这也是正常现象。”

    顾晓依一听,更是怒火中烧,分分钟就要暴走的状态。

    但不管多么生气,她也没有办法发泄——特么的身体太累,根本就提不起力气来。

    思前想后,顾晓依还是觉得咽不下这口气,微扬着头,瞪着眼睛说道:“你给我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