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八章 以武力论输赢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难得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哎,我也不知道,咱们还是静观其变吧。”

    顿了顿,他又补充道:“但是晓依,你一定要相信我知道吗?我是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情的,不管她使用什么计策,我都不会动摇的。”

    看着他一脸紧张的样子,顾晓依“噗嗤”一声笑了,“你个傻子,我怎么会迁怒于你呢,那不是正中了人家的下怀了吗,她不管做什么,目的都不是想将咱们分开吗。所以我会抓住重点的。你难道忘了那次她给我下套吗,还惹得我们大吵了一架,我气不过,说要分手,跑到笑笑姐家里去了,要不是笑笑姐,我们估计现在都不会坐在这里聊天了。”

    说着,她突然皱了皱眉,转而说道:“不知道笑笑姐现在怎么样了,说起来,我也有好几天没跟她联系了,前段时间她约我出去见面,我觉得她的情绪不太好,但她什么都不肯说,我心里有点担忧。”

    看了她一眼,心里有几分好笑——虽然这样的场景不适合笑,刚刚这丫头还因为顾晓菲的举动一脸气愤担忧的样子,不到三十秒,话题就跑偏了。

    要是论话题是怎么跑偏的,这丫头当之无愧。

    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件事,毕竟他对此一无所知,只好建议道:“要不你给宋轻笑打个电话去问问她的近况?你们还可以约个时间出来见面呀。”

    “嗯嗯,我马上就打。爱卿这个提议甚好,甚得朕心。”顾晓依眼睛一亮,立马摸出手机,边拨号边嘀嘀咕咕的自言自语,“这段时间忙成了狗,连这茬事都忘了,真是不该啊不该。”

    电话响了好几声才被人接起,顾晓依立马说道:“笑笑姐你在干嘛呀我好想你呀。”

    电话那边,一个童音响起,“阿姨,我不是你的笑笑姐。”

    顾晓依:“……”

    尴尬了有木有。

    but,比起这个尴尬,该有更让人尴尬的。

    “那个,是辰辰吗?”

    “嗯,是我,阿姨。”

    “跟你商量个事哈,你下次可以叫我姐姐,姐姐哈。”

    顾晓依恬不知耻的说道,顺便惹得好笑了看了她一眼——为了让自己显得年轻,这丫的竟然无耻到这种程度了。

    傅孟辰听到后,明显的犹豫了,“可是阿姨,我要是叫你姐姐了,按照辈分,那你是不是得叫我麻麻阿姨了?”

    闻言,顾晓依顿时一口老血溅出三丈远。

    这小孩子的反应速度真快,真不愧是傅槿宴的孩子,脑子这么好用。

    “……”顾晓依苦笑了一声,“辰辰啊,你酱紫我没法接话了。”

    傅孟辰闻言,一愣,有些不知所措,“阿姨,是我哪里说得不对吗?”

    “对对对,你说得没错。对了,辰辰啊,叫一下你妈妈接电话哈。”顾晓依岔开了话题,她觉得,要是继续再这上面纠缠下去,自己迟早会憋成内伤。

    “嗯嗯,好的,我去叫我麻麻,你稍等一下哈。”傅孟辰放下电话,噔噔噔几步跑到厨房,“麻麻,有你的电话。”

    “晓依亲爱的,是想我了吗?”宋轻笑语调轻快的说道。

    “干嘛呢,笑笑姐。”顾晓依一听这种语气,顿时就觉得高高吊起的心放下了……一半。

    宋轻笑微微一笑,“我在做饭呢,没干嘛。”

    “笑笑姐,刚刚你的宝贝儿砸真是太犀利了,我简直无从招架。”顾晓依感慨着。

    “啊?辰辰对你做了什么?”宋轻笑表示一脸懵逼。

    不得已之下,顾晓依只好把他们刚才的对话又重复了一边,那活灵活现的口气惹得宋轻笑哈哈大笑。

    表演完毕,得到了宋轻笑的“五星好评”,“该!占便宜者是注定要被占便宜的,你要是不贪图那个姐姐的称呼,也就不会沦落为我的小辈了,哦不,不能叫沦落,当我的小辈可是一种荣幸才对。”

    宋轻笑滔滔不绝的调侃着,她好久都没有这么欢快了,也没有这种特别想说话的。

    听到她的话,顾晓依眉头划下几条黑线,没好气的说道:“得了吧,宋阿姨,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咱们走出去,谁不说我比你大啊!”

    “好了好了,打住,这个问题等我们见面时再来以武力论输赢吧。”宋轻笑好笑的建议道。

    “必须的,你现在在哪里呀,笑笑姐,我寻思着去找你pk呢。”顾晓依试探的问道。

    她的话让宋轻笑又想起来了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顿时神色一暗,心里闷闷的疼。

    她好一会才收拾好自己的情绪,说道:“我现在在一个海滨小镇,带着我儿子和元宝私奔过来,过一家三口的日子呢。怎么?你也想过来吗?我跟你说啊,这里特别美,与世隔绝,民风淳朴,像个仙境一样,绝对让人流连忘返。”

    想了想,她觉得还是不够有说服力,便又补充道:“有吃不完的海鲜,游不完的泳,堆不完的城堡。”

    对于一个吃货属性为隐性的人来说,这句话比之前那些更具有杀伤力。

    “哇塞,听你这么一说,我真想立即飞过去。”顾晓依顿时双眼放光,觉得口水在暗暗酝酿着,只等着什么时候去品尝一下那里的美食。

    她很知趣的没有去问她带着儿子和宠物“私奔”的原因,她直觉这件事跟傅槿宴有很大的关系。

    一旁的看着自家媳妇露出这么,额……丢脸的样子,心里顿时复杂得很,不禁开始检讨起自己的行为来了——难道是自己没有给她做好吃的,饿着她了?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作为一个宠妻狂魔,这样的错误一定不能犯!所以在开车之余,更加竖起了耳朵“偷听”她们讲话。

    宋轻笑成功诱惑到顾晓依,不禁洋洋得意起来,“来吧来吧,你来了我陪吃陪逛还陪睡,绝对是一流的服务,包君赞不绝口。”

    顾晓依一愣,悄咪咪的看了一眼,然后对着电话那头悄咪咪的说道:“笑笑姐,我现在不是一个人,你……”小声点!

    “什么?你不是一个人?你怀孕了?什么时候怀的呀?这可是喜事啊。哎,不过好像怀孕不能吃太多海鲜,那些大多数都是寒凉的东西。”宋轻笑不待顾晓依把话说完,便咋咋呼呼眉飞色舞的说道。

    顾晓依:“……”

    心里有一万句p,不仅要说,还要打印出来贴在你脑门上!

    不要污蔑我的清誉,老娘可还是黄花大闺女一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