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七章 挪到后座去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这……”小李一听,再顺着她的手指看了一眼那人,立马变得目瞪口呆,结结巴巴的问道,“这、这不是顾经理吗?”

    这个顾经理在顾氏可是个名人,身为私生女,打断了姐姐的婚礼向姐夫表白不说,还向媒体爆料内幕,引发轩然大波,最后还逼得顾晓依不得不跟她做亲缘鉴定,最后成功的使用手段进了顾氏集团,她做的每一桩每一件事都轰动得很。

    但她不是被勒令闭门思过三个月吗?现在三个月还没到,竟然在顾总老公的车上看到了她。

    顾总的老公……顾晓菲……这剧情简直是太波涛起伏了,他这个莫名被点名的路人甲看得真是……刺激!

    “嗯,是她,快点动手吧,小李。”顾晓依从这个男员工脸上都看出来了,那震惊之色和匪夷所思是怎么也掩饰不了的,心里更加不爽了。

    麻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敢坐我的专属位置,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小李一惊,连忙点头应道:“好的。”

    然后费力的将顾晓菲弄到了后座上去。

    全程像个木乃伊一样被人摆弄的顾晓菲:“……”

    心里各种p有木有?

    “谢谢你了,小李。”顾晓依满意的看着一脸黑色的顾晓菲,然后微笑着向小李道谢。

    见状,小李受宠若惊的摆摆手,“哪有,举手之劳罢了,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哈顾总,你们路上注意安全,再见。”

    顾晓依上车后,朝得意一笑,似乎在邀功:看吧,还是我有办法吧?

    见她像个嘚瑟的小狐狸一样,无奈的笑了笑,递过去一个眼神:是是是,我们家晓依最厉害了。

    顾晓依看懂了他的眼神,心满意足的说道:“走吧,回家吧,我都饿了呢,这么久不见奶奶,我还真想她。”

    顾晓菲坐在后座,看着这两人当着她的面眉来眼去,气得一口老血堵在喉咙,吞不下也吐不出来,难受至极。

    这个男人明明是她的,是她先遇到的他,也是她不要命的救了他,为此,还赔上了自己的一双腿,凭什么就要被顾晓依这个贱人抢去?凭什么?

    回到顾家后,顾晓依和顾老夫人又是一阵腻歪,直到佣人说可以吃饭了,几人才移步饭厅。

    吃饭的时候,顾晓菲装作不经意的样子给夹菜,亲热的说道:“哥哥,你尝尝这个,味道很不错呢。”

    “谢谢。”看着盘子上的菜,面无表情的点点头,没伸筷子去夹。

    “喊谁哥哥呢?请注意你的身份,顾晓菲,这个家里没有谁是你的哥哥,你应该叫他姐夫。”顾晓依看到她的动作,翻了个白眼,不客气的说道,“是不是当真没有教育好,所以连这个都分不清了?要不要我请个人来教教你?都说长姐如母,你母亲没有做好的事情,我来帮她做,不过分吧?”

    “你别太过分了……”

    顾晓菲气得手都在颤抖,脸色通红的瞪着她,似乎想将她脸上瞪出一个洞来。

    见顾晓依一脸无所谓的表情,她突然改变了神情,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双眸含泪的看向顾老夫人,委屈至极的说道:“奶奶,您看姐姐她……我知道她一直对我有成见,不欢迎我的到来,但是我能怎么办?我改变不了我的出生,也改变不了我的成长经历,孤苦伶仃了二十几年,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了亲人,却……”

    “好了,饭桌上不要说这些,都吃饭吧。”顾老夫人没什么表情的挥了挥手,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好不容易一家人能够团聚在一起吃个饭,就都安静一些吧,只是,不该做的就不要做。”

    最后一句话是说给顾晓菲听的。

    顾晓菲不是个傻子,自然也听懂了,不由得在心里冷笑一声:你就这么偏袒顾晓依那个贱人吗?同样都是你的孙女,同样都流着顾家的鲜血,这心未免也太偏了吧?就不怕人寒心吗?

    然而她将这些不满的情绪都隐藏了起来,像个委屈的小媳妇似的,低着头默默的吃饭。

    在经过一个小小的波折后,这顿饭吃得无比的平静。

    只要没有人作妖,他们的相处都是十分和谐的。

    饭后,顾晓依和顾老夫人坐在沙发上聊着天,顾晓菲坐在轮椅上冷眼旁观,当然她没有将这种眼神表现得很明显,只是在心里非常不屑,同时也有些隐隐的羡慕。

    她从小就十分缺乏亲情,对于这种孺慕之情十分向往,然而现在已经认祖归宗了,顾家的人也只当她是个透明人、隐形人,表面看上去对她恭敬有加,其实心里都非常排斥她这个外来者——上至顾老夫人,下至别墅里的佣人都不例外。

    她不过是一个姓顾的外人罢了,呵呵。

    “奶奶、姐姐,我有点累,先上楼了。”顾晓菲觉得自己在这里待不下去了,这场景,怎么看怎么刺眼,还不如不看。她说了一声,便让佣人将自己推上楼了。

    顾晓依仍旧和顾老夫人聊着各自的近况,两人有说有笑的,氛围非常温馨,没过多久,便从楼上下来了。

    顾晓依好奇的看着他,“咦,你不是说有点累,想去休息一下的吗?怎么这么快就下来了?”

    苦笑一声,摇了摇头,“我没事,不休息了,难得回来一次,下来陪陪奶奶也好。”

    顾晓依跟他在一起的时间也不短了,直觉他话里有话,而且行为跟平时有点不太一样,但是看着现在的情况,也不好多问,便忍住了,直到两人告辞上了车后,才问出来。

    “,你刚刚下楼,是不是跟顾晓菲有关?”

    专心的开着车,冷不防她这么一问,车身偏了那么一下又稳住了。

    他叹了一口气,颇为苦恼的说道:“嗯,我知道你应该猜到了,我刚上楼准备睡一会的,顾晓菲就推着轮椅来到了我们的房间,一句话都不说,就那样沉默的看着我,我被她看得一阵发憷,干脆就下楼了。”

    想到那个场面,心里还十分不舒服,如鲠在喉。

    “她究竟想要做什么?”顾晓依紧紧皱着眉头,“她一而再再而三的这样做,到底是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