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四章 友情之上,恋人未满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而此时,身为“被怀疑”的对象,韩潮坐在公司的办公室中,翘着二郎腿,一派悠闲至极的模样。

    他的对面,是他的经纪人,正在口若悬河的讲述着他接下来一段时间的安排,几乎是将他所有时间都排得满满当当的,连吃饭睡觉的时间都所剩无几。

    直到他说完,韩潮才懒洋洋的伸了伸懒腰,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不行。”

    经纪人:“……”

    “把我早上的时间空出来,我有事。”

    “……”

    “其余的时间也不要安排的那么紧,你是准备累死我,然后继承我的事业吗?”

    “……”

    “你要是不同意,我现在就买机票,继续我‘未完成的旅行’,你看着办吧。”

    被连番威胁的经纪人眼含热泪,痛苦不堪。

    身为经纪人,居然被这么威胁,简直是太没有人权了!

    到底谁是老大啊!

    深吸了几口气,经纪人忍辱负重的问道:“时间安排的可以不这么紧,但是早上你要干什么,睡懒觉吗?”

    “不是,我要去陪人吃早饭。”韩潮一脸温柔的说道,脑海中想到的全是最近几天陪着宋轻笑一起吃早饭的场景,感觉就像是一家人,幸福指数爆表有木有!

    看着他一脸春情荡漾的模样,经纪人觉得毛骨悚立,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他嫌弃的搓了搓胳膊,一脸狐疑的看着韩潮,“你是不是恋爱了?”

    他的表现,实在是太像一个正在热恋中的……二傻子,再一想到当初那个“小姐”,这个疑惑就更加肯定了。

    闻言,韩潮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抹漫不经心的笑容,“就算……是吧。”

    眼看着经纪人的眼睛瞪得滚圆,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他才又慢悠悠的接着说道:“……不过我还在努力中,目前还没什么名分,属于友情之上,恋人未满的阶段。”

    经纪人一听,顿时松了口气。

    没办法,韩潮的女友粉实在是太多了,若是没有任何预兆的就公布他有了女朋友的事情,完全可以想象得到,到时候情况会有多惨烈。

    之前一个偶像明星就是如此,原本一直说着自己没有女朋友,某一天,突然在微博公布了自己的女朋友,而且还是圈内的人,一时之间掀起了滔天巨浪,粉丝们全都无法淡定了,痛哭流涕还算是轻的,有些想不开的,直接割腕跳楼,表明自己的伤心,当时这件事情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使得那个男明星很长一段时间连微博都不敢上,生怕一进去,全部都是辱骂的言语。

    而韩潮,若是一个不慎,就会像他一样。

    “韩潮,我事先跟你说明,公司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你不许谈恋爱,但你若是真的有了心仪的女孩子,一定要事先说明,否则的话,出现什么后果,我们也保不住你。这几年风里雨里,好不容易走到了这一步,我想你也不愿意在这个时候摔下去吧。”

    “那是自然,你放心,我的事情,我知道该怎么做。”韩潮笑了笑,一脸的淡然,仿佛并没有为此而发愁的样子。

    见状,经纪人皱了皱眉,想起之前网上的传言,不放心的再次叮嘱他,“还有一点,最重要的,你想谈恋爱,不许去破坏别人的家庭!这样比你毫无预兆的公布女朋友杀伤力更大,之前网上的那些猜测、谣言,虽然很多都是无稽之谈,但是俗话说得好,无风不起浪,若是没有一点苗头,也掀不起什么风浪。傅家家大业大,虽然你也不差,但是和傅槿宴相比,你还是弱了些,所以不要没事去招惹他,一旦惹恼了他,就算是老总出面,也救不了你,你听明白了没?”

    以往他对着韩潮的时候,语气都是半开玩笑半无奈的状态,不像今天这样,语气神情都十分的严肃,少有的正经模样。

    韩潮垂着眼眸,看不清神情,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全部听进去。

    “韩潮,我是在很严肃的和你说这件事,你不要……”

    “行了,你说的我都知道。”

    他的话没说完,就被韩潮不耐烦的打断。

    “我也不是那种不知轻重的人,性格也没有恶劣到会去搞破坏,但若是他们之间出现了问题的话,那就不是我的事了,到时候两人一别两宽,各自心安,于我而言,她就是一个普通人,我自然也能做我想做的事情。”

    那天,宋轻笑说的话始终在他脑海中环绕着。

    她和傅槿宴……离婚了!

    虽然还不知道具体原因是因为什么,但是看着她当时严肃得不像是开玩笑的表情,韩潮知道,她是认真的。

    对于这个消息,他是喜忧掺半。

    高兴的是,他们若是真的离婚了,自己的可能性就更大了;忧的是,他们的感情所有人都是看在眼里的,相亲相爱,亲密得像是一个人,这样好的感情,居然闹到了要离婚的地步,不知道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韩潮想了许久,都没有一个答案,最后还是选择放弃。

    无论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造成了怎么样的不愉快,对于他来说,都是一件好事——从开始的毫无机会,到现在的瞥见曙光,简直就是质的飞跃。

    “笑笑,无论你受了什么样的伤,遭遇了什么样的磨难,别担心,还有我在你身边,我会永远的陪着你,哄你开心,只要你快乐了,我就会快乐,以后的日子,都有我伴随在你的左右,再也没有人能够欺负你。”

    小镇上的生活惬意且安静,没有世俗的纷扰。

    宋轻笑和傅孟辰在这里住了几天,很是喜欢。

    但是——

    “麻麻,我一直请假不去上学,真的可以吗?”傅孟辰眨巴着那双和傅槿宴十分相似的水汪汪的大眼睛,好奇的问,“最近学校好像还要有测试,我会不会落下太多的课程,到时候一问三不知啊?”

    这个问题倒是一下子难住了宋轻笑。

    当时带傅孟辰走的时候,她并没有想那么多,只是觉得,这是她的儿子,一定要和她在一起,带走元宝是因为某些人对猫毛过敏,本来就不喜欢,若是发现自己这么走了,到时候恼羞成怒,将气撒到元宝身上,那它岂不是太可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