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一章 我爱你,与你无关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看着宋轻笑突然陷入沉默中,眼睛看着不断起伏的海面,韩潮苦涩一笑,“抱歉,我知道问出这话很冒昧,但我还是问了。”

    “没关系,韩潮,我也知道我的行为确实很不正常,你能猜到也不足为奇。”宋轻笑面无表情的说道,“我和他……确实是出了一点问题,我们……离婚了。”

    “你说什么?”韩潮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惊诧之意,声音拔高了几个调,脸上的表情看上去十分搞笑,“你们是真的离婚了吗?”

    他还以为,两人仅仅是吵架了,不过这架吵得有点厉害,都导致分居了呢,没想到他们竟然离婚了,在外人眼里的神仙眷侣豪门模范夫妻竟然就这么悄悄的……离婚了。

    这个消息来得太过意外了,以至于都让他有点怀疑这话的真实性了,毕竟,按照他们两个人的恩爱程度,以傅槿宴的宠妻度,宋轻笑爱他的程度,那得发生什么天大的事,才能导致两人离婚呢?

    韩潮百思不得其解,觉得这是他听过的最不可思议的事。

    宋轻笑见韩潮的样子,苦涩一笑,她原本打算什么都不说的,一则怕消息流露出去引起轰动,二则怕韩潮会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对她抱有巨大的期望,但是韩潮帮了她不少忙,而且后面他们应该还会打交道,很多事情没有他帮忙,自己还真搞不定,所以索性就告诉他了,免得后来落个欺骗朋友的名声,虽然韩潮可能不会在意这个,但是宋轻笑自己心里过意不去。

    “我在离开市之前,把离婚协议放到了桌上,想必他回家也看到了吧,这么久没消息,那想必就是默认了。”宋轻笑并没有百分之百的确定,毕竟猜测是一回事,现实又是另一回事。

    “傅槿宴怎么可能和你离婚,我到现在都不敢相信,你们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是不是他欺负你了?”

    一提到这种事,大多数人都会下意识的以为是男方的责任,连韩潮也不例外。

    他捂着胸口,觉得心跳有点快,身体有点发热,心里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比昨天还动得厉害。

    如果宋轻笑真的离婚了,是不是就代表他有机会争取到她的青睐了?

    最强有力的竞争对手退出宋轻笑的生活,而他在这个时候却进入了她的生活,难道是不是上天安排好的吗?

    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我们之间的事情说起来很复杂,以后再告诉你吧,我现在不想提。”宋轻笑黯然的说道,每次提起那个未出世的孩子,就像拿着刀子在她的心上割了一刀,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刀口才能不再流血?

    “总之,可能是我太执着了,有些事情没办法放下,但也没办法去面对,每天生活都很痛苦,像要窒息了似的。”

    宋轻笑微微一笑,这个笑容看在韩潮的眼里十分扎眼,他的心疼得一抽一抽的,多么想不顾一切的将她抱在怀里呀。

    可是不能,他现在还不能。

    韩潮,你要忍住,越是这种时候越要忍住——他在心里默默的告诫自己。

    “好吧,你不想说就不要说了,但是笑笑,你要记得,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韩潮还是控制不住自己涌动的心潮,隐晦的告白着。

    宋轻笑自然听懂了,她认真的看着这个阳光帅气的大男孩,歉疚的说道:“抱歉,韩潮,我现在不想沾这些事。”

    情之一字,太过伤人,不如独自一人生活来得逍遥自在。

    韩潮突然朝她灿烂一笑,无赖般的说:“嗯,我明白你的心情,虽然你不接受我,但你也不能阻止我,这是我一个人的事你明白吗?”

    我爱你,与你无关……

    宋轻笑:“……”

    感觉有点混乱,她很想一头扎进沙子里或者海水里洗洗脑袋。

    韩潮看着宋轻笑一脸的郁闷加无语,心情颇好的吹了个口哨,然后大步向傅孟辰那边走去,“走吧,笑笑,辰辰一个人玩多无聊啊,我们一块去陪他堆沙子吧。”

    这种时候,讨到傅孟辰的欢心就显得非常重要了,韩潮这几年也不是白混的,知道要在战略上藐视敌人,但要在战术上重视敌人。

    既然在宋轻笑这边碰壁了,那傅孟辰就成了他的一个突破口了。

    宋轻笑想要给傅孟辰一个完整的家的话,那不再给他找一个爸爸可能吗?

    宋轻笑看着韩潮陪伴傅孟辰玩耍的样子,又想起了傅槿宴,心里有几分酸涩。

    傅槿宴经常这样陪着傅孟辰蹲在地下,捣鼓各种复杂的玩具,父子俩玩得不仅忘了吃饭,还忘了睡觉的时间。

    而现在,他已经一天半没联系过自己了,他怎么样了?

    傅槿宴这边自然过得十分不好,第二天他虽然照常去上班,但样子却把傅氏集团上上下下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吓得不行。

    他们的总裁头一天还是春风得意满面笑容的,怎么第二天又变回了那个只可远观不可近玩的冰山美男了?

    而且貌似比以前还冰山了。

    妈耶,好恐怖的气场。

    他们连走路都是惦着脚尖的,连交流都是通过眼神来的,生怕哪里弄出点响动,惊扰了这位煞神,而让自己没有好果子吃。

    傅槿宴照常在办公室处理文件,他本来不想来上班的,毕竟发生了这种事情,谁还有心情上班?

    但待在家里他会疯掉的,家里每个角落都是宋轻笑的影子,都是她的一颦一笑,都是他们发生过的事情,这些事情像紧箍咒似的紧紧的缠在他头上,连上个厕所喝口水都能想起以前的事——他们美好的回忆是在太多太多了,所以就显得他此时分外凄凉。

    他从拿到离婚协议后,一直忍着没联系宋轻笑,是因为他想让她冷静一下,或许,等她气过了,就会改变自己的决定,回来了。

    如果现在联系她的话,说不定她会更生气的,出去散散心也好,会让人心情变得开阔许多——虽然他十分想念她,总是忍不住摸出手机翻开她的电话号码。

    然而他又不能,他现在简直就像一只困在笼子里的野兽,心里有什么东西想冲出来,狠狠的发泄一番。

    家里充满了让他痛苦又迷恋的回忆,已经没办法待了,既然如此,那就回公司上班吧,这样还能将注意力转移开,从而让自己有短暂的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