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九章 论话题是怎么跑偏的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看着他这幅模样,宋轻笑哭笑不得,“用不用这么夸张啊,不过是一顿饭,你一个大明星,平时也是吃惯了山珍海味的,怎么今天像是头一次吃到好吃的东西一样。”

    “外面做的东西再好吃,都缺少了一种感觉,”韩潮举着筷子款款而谈,“而你做的这些呢,不仅好吃,最主要的是,能够带给我一种家的感觉,这种感觉是我在外面的时候从来都没有体会到的。”

    闻言,宋轻笑正准备夹菜的手猛然停顿了一下,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他,正巧对上他别有深意的眼神儿,顿时慌乱得不知所措,装作没有看到的样子,夹了一筷子菜到傅孟辰的碗中,柔声说道:“辰辰,尝尝这个菜好不好吃,你韩潮叔叔都夸麻麻了,所以你也要给麻麻面子,多吃一点,不然麻麻自尊心受挫,以后都不下厨了,你就只能天天吃外卖了。”

    傅孟辰:“……”

    所以话题是怎么跑偏的?

    他们不是在谈论饭菜好不好吃吗?为什么变成了要吃外卖的事情?

    傅孟辰表示想不明白,一脸懵逼。

    看着他低着小脑袋闷声吃饭的模样,宋轻笑心里一软,转而看向韩潮,微微一笑,“照你这么说,以前你在家里吃的,难道也没有家的味道吗?这要是被韩伯父和韩伯母听到了,那你就等着家法伺候吧。”

    韩潮听出来她言语中撇清的意思,眼神黯了黯,但终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笑了笑,继续一口一口的吃着饭菜。

    一时之间,餐桌上寂静无声,只有偶尔发出来的碗筷相碰的声音提醒着,这里还是有人存在的。

    吃过饭后,宋轻笑又端上了自己切好的水果,作为饭后消食用。

    听到了这盘水果的作用,韩潮差点儿一口水喷出来,捂着嘴,呛得很是难受,“你说拿这个消食?你以为水果是健胃消食片吗?”

    “可水果本来就是助消化的,难道我说的有错吗?”宋轻笑偏着脑袋,一脸无辜的样子。

    见状,韩潮有些哑口无言,想了想,发现确实是如此,可是……

    “我们才吃过饭没多久,现在吃水果,你还吃的下吗?”

    宋轻笑没有说话,只是耸了耸肩,眼神示意他看看身旁。

    韩潮顺着她的眼神扭过头去,就看到傅孟辰小朋友正拿着叉子叉着水果,一块一块的往嘴里送,吃得津津有味的。

    “辰辰,你刚才都已经吃了两碗饭了,居然还能吃的下吗?”

    傅孟辰抬头看了看他,很是理直气壮的说道:“当然能啊,麻麻说了,饭后最好是吃些水果,不然的话,那些饭压在肚子里面,晚上睡觉会不舒服的。而且我现在是长身体的时候,多吃一些是正常的。”

    韩潮当即哭笑不得,连连摆手求饶,“好吧好吧,你们母子两个,一个比一个能说,我是甘拜下风了。”

    “你说不过那是因为你理亏!”宋轻笑轻嗤一声,嫌弃的翻了一个白眼儿。

    又坐了一会儿之后,韩潮看了看时间,站起身来准备离开,“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你们也早点儿休息,睡觉的时候仔细检查一遍门窗,虽然这里民风淳朴,但谁也说不准人心的事情,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切记保护好自己的安全,有什么事情,一定要给我打电话,我会在第一时间赶来的。”

    听着他喋喋不休的叮嘱,宋轻笑心中十分感动,感谢他对自己的关心,可是……再感动,也与爱情无关。

    “好的,我知道了,你说的我都记着呢,你路上也要小心,不要着急开得那么快,求稳不求快,知道了吗?”

    “k。”

    点了点头,韩潮对着他们挥了挥手,终究是一步三回头的走了出去,开着车子消失于夜色中。

    宋轻笑目送他离开,直到看不见了踪影,才转身回到屋子里面,随手将门关上,落上了锁。

    母子两人又看了一会儿电视之后,宋轻笑便带着傅孟辰回到房间准备睡觉。

    二楼有两个卧室,一个归宋轻笑,另一个就是傅孟辰的房间。

    看着他刷牙洗脸洗澡之后,宋轻笑将他的头发吹至半干,牵着他的手,看着他躺进被子里,伸手轻轻揉了揉他的发顶,感受着他柔软的发丝轻轻的扫过掌心。

    “辰辰,晚安,好好睡。”

    宋轻笑说完,在他的额头落下一吻。

    傅孟辰也奶声奶气的回了一句晚安,拉着被子闭上了眼睛。

    看着他睡熟,宋轻笑才起身关掉灯,轻手轻脚的走出房间,转身回了自己的卧室。

    折腾了一天,现在清闲下来,她还有些不习惯,身体乏累得可以。

    捶了捶酸疼的肩膀,宋轻笑将浴缸中放满水,滴了几滴精油,躺了进去,任凭温热的水在身体上面流淌着。

    泡了一会儿之后,趁着自己还没有睡着,她连忙站了起来,将身上的水擦干净,一溜烟儿的钻进了被子中。

    黑暗中,宋轻笑却是了无睡意,瞪着眼睛望着天花板,即使什么都看不清,她却不想闭上眼睛。

    此时此刻,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情不自禁的想起了傅槿宴,不知道他现在在干什么,有没有吃饭,回家的时候看到自己留下的那份离婚协议书,会是什么反应,是不是十分的愤怒,生气,觉得自己在无理取闹,又或者,以为自己是一时赌气,没有放在心上……

    无论是哪一种可能,都是她不想看到的。

    孩子的事情,是宋轻笑心中的心结,是她的魔障。

    即使早就已经明白,当时的情况,舍弃那个孩子是最好的办法,可是很多时候,一件事情可以理解,却不一定能接受,更何况那是一条小小的生命,是她期待了许久的孩子,结果她知道她存在的时候,就被告知孩子已经没有了。

    这对于一个母亲来说,不亚于灭顶之灾。

    外人再怎么同情难过,也无法真正理解她的痛苦——事实上,没有一个人可以真的理解另一个人的痛苦的。

    人们看到的别人,都是他们眼中的别人罢了,人们永远都看不清事情的全貌,都只看到自己想看到的那一部分。

    多么可悲!

    自从她离开清晓园以后,在确认傅槿宴已经看到离婚协议后,他没有给她打过一个电话,或是发过一条消息,可能,他是真的对她失望透顶了吧?

    可是自己心里又在隐约的期待着什么?

    还有什么好期待的?不过是缘分已尽,再见陌路。

    初到异地的这一晚上,宋轻笑睁着眼睛到天明,直到太阳即将升起来时,才撑不住汹涌而来的疲惫之感,闭着眼眯了一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