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六章 新家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怔怔的胡思乱想着,思绪突然飘到那天她给韩潮打电话的时候。

    “韩潮,帮我一个忙好吗?”

    韩潮接到电话时十分诧异,因为宋轻笑需要帮忙的第一对象自然不是自己,而是傅槿宴,现在她直接这么说,显然是有些事情需要绕过傅槿宴,或者只有自己才能做到。

    “你说吧,笑笑,别说一个忙了,就是十个忙都没问题。”韩潮温柔的笑了,只是这笑容宋轻笑看不见,也感觉不到。

    “是这样的,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情,我想出去散散心,我看上次你发的那张图片景色很美,我想在那边找个地方暂时住下,你去过那边,对那里应该有所了解,所以能不能请你帮帮我?”宋轻笑不知道自己该往何处去,也不知道该向谁求助。

    如果这件事告诉欧珊珊或者顾晓依,抑或自己那两个小助理的话,傅槿宴一定会去逼问她们的,但这件事拜托韩潮帮忙的话,他就没那么容易知道情况了,毕竟韩潮再不济,也是一个有实力的公众人物。

    既然已经决定了要断掉这份感情,那还不如断干净一点,相见不如不见,免得到头来自己又泥足深陷。

    韩潮挑挑眉,没想到宋轻笑要求帮的忙竟然是这个,不过听她没有细说的打算,他也不好再问是出了什么事,但凭他的第六感,他觉得一定是宋轻笑跟傅槿宴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不愉快,很严重的不愉快,不然为什么她宁可来找自己帮忙,也不愿意找傅槿宴?

    这种事情对傅槿宴来说就是小菜一碟。

    想到这里,他心里不由得有几分窃喜,当即就十分爽快的答应下来,“当然可以,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对了,笑笑,你对住宿有什么要求没有?”

    看见事情朝自己期望的方向又进了一步,宋轻笑呼出一口气,面带复杂的说道:“没什么特别的要求,你看着安排就行,去的话只有我和辰辰,外加一只猫,地方不用太大,收拾起来麻烦,干净,交通便利就行。”

    “嗯,我知道了,我这就去安排,期待与你的见面。”韩潮心情愉悦的说道,一挂断电话后,就亲自去操办这件事了,关于宋轻笑的所有事情,他都要亲自来,不想假手于他人。

    韩潮的办事效率很快,第二天傍晚,就发消息告诉她,住处已经找好了,而且去那边的行程也已经安排好了,只等着她这边一声令下,随时可以出发。

    宋轻笑看到消息的时候,怅然若失,像是有什么东西永远失去了,又觉得自己好像一具行尸走肉,只有身体,没有感觉,灵魂飘到了半空。

    其实,自从那个无缘的孩子走了之后,她时常有这种感觉,灵魂落不了地,飘在半空,冷冷的看着这个身体的一举一动,明明置身这个世界,却又仿佛随时抽离。

    她是真的没救了,快要死了吧?

    思绪回到此刻,宋轻笑想起了什么,给韩潮打了一个电话,“你在哪里?”

    “我在小镇等你们。”韩潮的声音中是掩饰不住的喜悦,他期待与宋轻笑的见面已经很久了,所以这次知道他们要去那里的时候,说什么都要在那里等他们,恢复工作的事被抛到了一边。

    “好,我们应该也快到了。”似乎是被他的喜悦感染到了,宋轻笑嘴角微微翘起,轻声说道,“那一会见。”

    “麻麻,你在跟谁打电话呀?”傅孟辰问道,他知道不是他爸爸,因为他妈妈跟他爸爸说话时不是这种感觉,而且,他们两个吵架了,可能短期内不会再见面。

    小小的人儿并不知道吵架和离婚的区别,前者只是一种生活的小调剂,后者却足以颠覆他的整个人生,宋轻笑也没告诉他,打算等他适应了之后再慢慢的向他解释。

    “麻麻在和一个你认识的叔叔打电话,就是他帮咱们找到了一处特别好玩的地方。”

    闻言,傅孟辰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却没有再问什么。

    按照地址,两人驱车到了目的地,远远地就看到小镇门口站着一个人,正在不停地张望着——是韩潮。

    下车之后,宋轻笑便看着他小跑过来,接过她手里的行李,笑道:“还以为你会晚一些到,没想到居然这么快。”

    “那是当然,这个司机开车的技术相当好,又快又稳,简直就是老司机带我飞的节奏。”宋轻笑微扬着下巴,一脸傲娇的模样。

    见状,韩潮哭笑不得,这骄傲的样子,不知道还以为开车的这个老司机是她本人呢,他只得连连点头称是,又看向站在她身边的小不点儿,弯下腰,对他微微一笑,“辰辰,你好,还认识我吗?”

    “当然认识,你是韩潮叔叔。”小孩子的记性都是比较好的,更何况傅孟辰又比同龄的孩子更机灵一些,这种小问题还难不倒他。

    听到他毫不犹豫的喊出自己的名字,韩潮很是高兴,伸手在他头顶揉了揉,转而直起身子,对着宋轻笑语气柔和的说道:“既然已经到了,那我们走吧,看看我给你们准备的新家。”

    “新家”两个字像是一只箭,一下子就扎进了宋轻笑的心里,她脸色顿时就是一变,十分难看。

    明明在不久前,自己也是有家的人,还有疼爱自己的老公,可是顷刻之间,这美好的一切都已经荡然无存,自己几乎什么都没有剩下。

    后悔吗?后悔,可若是能够重来一次,她还是会做出一样的决定。

    有些事情一旦发生,就会变成一根刺扎在心里,拔不出来,只能看着它慢慢的腐烂,从此心上永远留下了一个伤口,不明显,但是一旦疼起来,也是会要人命的。

    这是魔障,宋轻笑没有办法,只能远离。

    或许分开,是对彼此最好的救赎。

    一直注意着她的韩潮也察觉到自己刚才的话有些不合时宜,此时又看到她的神情,心情懊恼万分。

    “笑笑,你还好吗,我刚才……你别放在心上,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