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五章 致命一击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这一天,傅槿宴都在办公室的转移上坐着处理工作,就起了三次身,还是去卫生间,连中午的饭都是让助理点的盒饭,等桌上那摞文件厚度渐渐的变薄,最终全部审批完毕,太阳也西落了。

    他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身体传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像是在抗议他不要命的工作方式。

    通知陈盛将文件拿出去后,瞅瞅时间,发现已经下班半个小时了,傅槿宴便收拾一下,迫不及待的回去了。

    一会迎接他的会不会是自家老婆热情的拥抱?甜美的笑颜?或者是一顿美味的饭菜?

    反正不管是什么,他都十分开心、期待。

    今天忙得都没时间给笑笑打电话,一会去买束玫瑰送给她。

    这样想着,车子刚好路过一家花店,傅槿宴停好车,精心挑选了一束粉色玫瑰放在副驾驶,又满心期待的发动油门往回走。

    打开别墅的门,傅槿宴一手拿着花,一手提着包进去了,边走边喊道:“笑笑,我回来了。”

    等了好一会都没人回应,房间里面也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冯妈这两天请假了。

    这种安静有点不同往常那种安静,平时再怎么样安静,总是有一点响动的,比如元宝听到动静会“喵喵”的叫,还会从角落里跳出来,睁着宝石般的眼睛,看看来人是谁。

    今天这种静悄悄的感觉,有种死一般的寂静。

    傅槿宴突然一阵心慌,再顾不得什么,连忙将包包放下,把花也随意的放在茶几上,蹬蹬蹬的就跑到卧室。

    卧室里面的摆设还是跟他今早起床时一样,连半掀开的被子都是原样,床头柜上一家三口的合照还在原位,傅槿宴见状,松了一口气。

    突然,看到一样东西,他的眼睛一凝,猛地吸了一口气,将柜子上的一张纸拿了起来,“离婚协议”这偌大的四个字像一个不速之客闯进了他的脑袋里。

    傅槿宴突然觉得自己的脑子一阵嗡嗡嗡的响,再也听不到别的东西了,更无法思考。

    时间像静止了一样,在这一刻按下了暂停键,他觉得,自己好像身处一个如梦如幻的世界——这一切,可能只是他做的一个梦。

    对呢,他最近的精神压力这么大,心里的恐惧深重,所以就做了这样一个梦。

    但是这样的梦太恐怖了,他好想快点醒来。

    醒来呀,快醒来!傅槿宴在心里无声的嘶吼着,期望能以这种方式让梦外的自己清醒。

    然而他失败了,不管他内心怎样挣扎咆哮,甚至他狠狠的掐自己,这个梦境仍旧在继续做着,“离婚协议”这四个大字也仍旧在他脑海中晃荡,像是一双嘲讽的眼睛,又像是一张哭泣的脸——宋轻笑那张绝望哭泣的脸。

    不知道过了多久,傅槿宴动了动几近僵硬的身体,死机的大脑终于重启成功,慢慢的知道了,这不是梦境,是笑笑真的离开他了,他心爱的妻子是真的要跟他离婚。

    甚至都不提前告知他一声,就这么静悄悄的走了,多么的狠心……

    然而这个情节却让他悚然一惊,自作主张、一意孤行……这不是他曾经对她做过的事情吗?现在报应到了他身上,又是多么的理所当然。可是,爱呢?他们之间的爱呢?

    呵呵……

    果真天道好轮回,谁也逃不了么。

    傅槿宴心里又惊又痛,低下头快速看完离婚协议,然后将这张纸收起来,像是不死心一般拉开衣柜。

    衣柜里,宋轻笑的衣服大多数都在,只有几件平时穿的被她带走了,贵重首饰也都还安放在原地。

    傅槿宴来到傅孟辰的房间,情况也一样,他被宋轻笑带走了……

    来到楼下,元宝不见了,它的窝还在,猫粮不见了……

    傅槿宴颓然的坐在沙发上,嘴角掀起一抹弧度,却不是平时那样的笑,他在哭。

    真是狠心的女人呀,说走就走,甚至在走之前,还那么温柔体贴的对待他,给他做丰盛的早餐,给他温柔的系领带,让他满心欢喜的以为,横亘在他们之间的那些隔阂开始消融了。

    然而都是假的,都是假的!不过是烟雾弹罢了,她背着自己将一切都准备好了,只为了这一刻的致命一击。

    这一刻,傅槿宴的心里升起一抹恨意,恨她为什么要不辞而别,恨她的擅自离婚,恨她带走了这个家,儿子和宠物都带走了,连一点余地一点安慰都不留给自己。

    不得不说,宋轻笑她成功了,他现在已经被这一切伤得体无完肤了。

    这边,宋轻笑呆呆的望着车窗外飞逝的景色,心里的痛一波一波的涌来,手下意识的抚摸着元宝的脊背,却仍旧抵挡不住那种空洞与疼痛。

    傅孟辰依偎在她身边,没有说什么。

    他还记得,自己上午本来在上学,和小朋友们玩得正高兴,老师突然来叫他,说是他妈妈来了,他当时就很诧异,因为他妈妈和爸爸从来没在他上学时间来找过他。

    傅孟辰出去的时候,宋轻笑正一脸淡然的朝他招手,“辰辰,收拾一下书包,跟妈妈走吧,妈妈已经给你请好假了,带你去一个地方。”

    “咱们要去哪里呀,麻麻?”傅孟辰十分不解,任他年龄再小,发生这种奇怪的事情,也是有些怀疑的,况且他妈妈最近的情绪本来就有点不对。

    要不是知道这就是自己的亲妈,对她的言行举止都十分了解,他恐怕会怀疑这是哪个人贩子,化妆成他妈妈的样子来骗他走。

    宋轻笑摇摇头,耐心的说道:“等你上车后妈妈再告诉你好吗?现在咱们先走吧,车子快要出发了。”

    傅孟辰只好将自己的小书包收拾收拾,就跟着他妈妈出校园了。

    一上车,他觉得更惊奇了,元宝竟然也在车里,“麻麻,咱们这是要去哪里度假吗?还带着元宝。”

    “算是度假吧,咱们要去一个海滨小镇,离这里的路有点远,等会你上车要是困了就睡吧。带上元宝,只是怕它在家里寂寞。”宋轻笑忍着心头巨大的失落感体贴着儿子。

    傅孟辰哦了一声,就没再说话了,偏着小脑袋看宋轻笑的表情,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车子出发后,他安静的不发一言,好像有些明白了,自己的妈妈和爸爸肯定是吵架了,还是很严重的那一种,不然为什么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没听爸爸提起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