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四章 融化的冰雪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开车出门要小心,中午记得好好吃饭,别一忙就忙忘了。”领带系好,宋轻笑轻轻抚着衬衣领口。

    宋轻笑细细感受着指尖传来的触感,这是她熟悉的依恋的感觉,但在这一刻,怎么也无法放下。

    然而世事终究难两全,在她没有彻底释怀之前,只好狠下心来了。

    “我爱你,笑笑。”傅槿宴一把将她抱在怀里,低头就吻了上去。

    这个吻,他肖想了很久了,但这段时间宋轻笑的情绪一直都不太对,他也不敢做太多逾矩的动作,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都只敢规规矩矩的抱着她,动都不敢乱动一下,身心无比煎熬。

    宋轻笑惦着脚尖,被动的承受着这个太过热烈的吻。

    犹豫了一瞬间,她就闭上眼睛,伸出白皙的胳膊,缠绕上傅槿宴的脖子,忘情的投入进去。

    我也爱你,槿宴……

    只是……抱歉……

    几分钟之后,宋轻笑手脚发软,浑身发热,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轻柔的推开了他,“槿、槿宴,好了,你再耽误下去上班就迟到了。”

    傅槿宴体贴的退开了一个拳头的距离,但额头仍旧依恋的抵着她的额头,嗓音沙哑性感的一笑,“我的傻老婆,整个公司都是我的,我就是天天不去也行,还怕什么迟到。迟到了难道人事部的那帮人就敢扣我工资吗?”

    “好吧,有钱人就是任性,但你也该走了。”宋轻笑无奈的一笑,但仍旧坚决的推开了他。

    万一再擦枪走火下去,傅槿宴今天估计就不用上班了,而她要做的事估计也不用做了。

    “好吧,先欠着。”大提琴般的低沉嗓音响起,傅槿宴深深的望着她,邪魅一笑,“今天早上没做完的事,我们晚上继续。”

    宋轻笑被他这么直白的暗示弄得老脸一红,忍不住轻轻捶了他的胸口一下,娇嗔道:“谁要跟你继续啊,上你的班去吧!”

    她说着,就狠心将他往外面推去,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似乎要将他的模样刻在心里,然后干脆利落的关上了门。

    傅槿宴望着紧闭的门,摸着自己的鼻子苦笑了一声,自言自语的说道:“这是被老婆嫌弃了,还是她害羞了?”

    不过,不管怎么样,这总归是一个好兆头,横亘在两人之间的东西似乎裂开了一个缝隙。

    傅槿宴一路心情颇好的开车来到公司,脸上的笑容一直没有下去过,路过前台的时候,前台小妹妹恭敬的打着招呼。

    “傅总,早。”

    傅槿宴笑看着她,也礼貌的回了一句,“早。”

    这一下,可不得了,前台小姑娘直接傻眼了,在心里疯狂的呐喊着:天呐,傅总竟然笑了,笑了……他莫不是遇到什么天大的喜事了吧?

    平时打招呼时,傅槿宴都是冷淡的一点头就表示回应了,脸上的表情像千年不化的冰雪,礼貌又疏离,可远观不可亵玩焉。

    这简直是破天荒的头一遭。

    激动不已的小姑娘立马在小群里咋呼起来了。

    “天呐天呐,天大的消息,刚刚傅总来公司了,他竟然笑了,笑了,了……hygd,我简直要晕了。”

    “瓦特?你竟然看见傅总笑了,赶紧去买彩票,快快,顺便给我捎带着买十柱,号码你随意挑。”

    “傅总有好久没来上班了,这一来就是满面春风的,是不是有什么喜事?”

    “可能是在家里老婆给甜头了吧,毕竟能让傅总这么开心的,也只有他老婆了,几个亿的合同在他眼里都是小儿科,不值一提。”

    “哈哈,说起这个,我就十分同情陈助理,他上周简直为这个事愁白了头。”

    “嘘,这件事情不要在群里说啊大兄dei,免得招来是非。”

    “好了,今天大家都打起精神来吧,好好在老板面前表现表现咯。”

    “得了,我们哪天没有好好表现,不管傅总在不在,我们都是非常敬业的好伐。”

    “k!k!年底的时候给你发一张敬业福。”

    “截图为证,耍赖是狗。”

    “楼上的话+。”

    ……

    因为傅槿宴那个非同一般的微笑,傅氏集团的某个小群里大家都激动不已,简直像打了鸡血一样,比喝咖啡还管用。

    这些事始作俑者傅槿宴自然不知道,他一去办公室就打开电脑,开始忙碌起来,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抽不出来——不是没有时间,是他舍不得把时间用来喝茶喝咖啡,他还想早点处理完毕回家和宋轻笑腻歪呢。

    这是一个饥饿了好长一段时间可怜男人的心声。

    漫天神佛都求遍了,傅槿宴终于来上班了,陈盛像卸下了一个超级重担,连呼吸都变得轻快了。

    这么长时间天天加班,他的黑眼圈连霜都掩盖不了了,再这样下去,别说女朋友,他连男朋友都找不到了。

    “傅总,这些都是最近特别重要的文件,需要你审核然后签字。”陈盛抱着厚厚一摞文件放到办公桌上,跟傅槿宴一样,满面春风,掩都掩盖不了。

    “好,你放这里吧,我签完了字你再来拿,这段时间辛苦你了。”傅槿宴温和的看着明显憔悴了几分的陈盛,心里有一抹愧疚略过。

    这几年,陈盛一直不辞辛苦的跟在他身边,虽然有时候经常嘴贱,但办起事情来却毫不含糊,天天挂在嘴边的就是缺媳妇。

    他思量着,要不要拜托谁介绍一个好女孩给陈盛?权当是对他辛苦的回报?

    嗯,这件事可行,哪天跟笑笑商量一下。

    陈盛听到傅槿宴的话,顿时受宠若惊,像是一个多年不被君王宠幸的妃子,突然被翻牌子了一样,心情那个激动呀雀跃呀,巴不得当场来一段社会摇。

    见陈盛高兴得都说不出话了,一副傻了样子,傅槿宴又好笑的补充道:“一会我给人事部发一个涨薪通知,下个月将你的薪资调一调。”

    “工资”两个字触碰到了陈盛敏感的神经,他一下子就从不可描述的yy中回过神,喜笑颜开的鞠了一躬,“谢谢傅总,那我就先下去了。”

    走到门外的时候,陈盛还在想,今天是什么好日子,怎么感觉整个世界都明亮了呢?

    虽然他还是单身狗一只,没有找到女朋友,但钱可是多多益善呀,老婆本先攒起来,也是很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