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三章 复杂的成年人的世界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见状,宋轻笑不由得失笑,“去哪里玩现在跟你说了你也不知道,麻麻只能这么跟你说,那是一个风景非常美丽的地方哦,至于怎么美丽,先不告诉你,后面有机会你跟麻麻一起去了再自己感受。”

    “嗯嗯,好期待哇。”傅孟辰的小脑袋像捣蒜一样点着,满脸的喜色,“麻麻你出去走走应该会开心起来吧。”

    “嗯?你怎么这么说呢,辰辰?”宋轻笑心里一咯噔,为这个孩子的敏感。

    傅孟辰眨巴着天真的大眼睛,定定的看着宋轻笑,语气无比严肃的说道:“麻麻,我只是觉得你最近好像并不开心,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就是有这种感觉。你笑起来的时候,没有平时那种感觉了。唔……你再问辰辰的话,辰辰就不知道了。”

    听完后,宋轻笑心里复杂极了,果然是母子连心,自己平时的伪装骗过了傅槿宴这个枕边人,但却没有骗过自己的亲儿子。

    他竟然对自己的情绪那么敏感。

    想了想,宋轻笑还是先决定不告诉他,虽然他成熟懂事,但毕竟还是一个小孩子,大人世界里发生的事情,并不是一句简单的对错就能说清楚、下判决的,不管站在谁的立场来说,都没有错,但偏偏就是无法释怀。

    成年人的世界复杂就复杂在这里,孩子过早接触了并不好,会失去很多童年的天真。

    “辰辰,麻麻只是最近生病,所以情绪有些不高昂而已。生什么病你知道吧?就是前段时间肠胃炎犯了,断断续续的一直没好彻底,所以麻麻不开心呀。”宋轻笑轻声细语的解释道,“要是你天天这样,闷在家里什么都做不了,也会不开心的是不是?”

    没想到,之前傅槿宴用来骗自己的借口,现在自己也用来骗自己的儿子了。

    是不是说明真相真的会很伤人,所以大家才那么爱用善意的谎言?

    傅孟辰想了想,然后严肃的点点头,目带期盼的叮嘱着,“那麻麻你快点好起来哦,我想看到你开开心心的笑容,那样辰辰也开心。”

    小孩子的天真之处就在于,只要大人说了,他们就信,而且是十分的信,不掺杂半点怀疑。

    闻言,宋轻笑眼眶一热,心像被温泉水冲刷而过,滋润着她逐渐干涸的心田。

    这段时间,她很久都没有感受到这种由内升起的爱了,她感受不到爱,觉得自己是匮乏的孤独的痛苦的,也给不出爱。

    “时间不早了,辰辰你早点睡吧,明天还要上学呢。”宋轻笑慈爱的摸摸他的小脑袋,目光温柔的流连在他的小脸上。

    傅孟辰十分乖巧的挥挥手,点点头说道:“好的,那麻麻你也去休息,麻麻再见,晚安。”

    时间就这样慢慢的过去,在宋轻笑的感受中,她好像从来没觉得日子是这样的难熬,无比期盼能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

    这几天,她每天都在琢磨着,自己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漏掉了的,终于再三确认后,她放下了心。

    一周后的一个早上,傅槿宴按照惯例起了个大早,准备去给宋轻笑做早餐。

    然而令他诧异并且欣喜的是,迎接他的是一顿十分丰富的早餐,他当即就睁大了眼睛,眼里满是不可置信的喜悦的光芒。

    他甚至激动得连说话都有些结巴了,“笑、笑笑,这是你做的?”

    “是啊,难道我不可以做吗?”宋轻笑解下围裙,笑盈盈的看着他,眼中有依恋有不舍,还有一种凛冽的绝然,“就只许你给我做,就不许我给你做了么?”

    “当然可以。”看着她一副元气满满的样子,傅槿宴感受到了这段时间从没感受到的快乐,“只是你的身体……”

    他最近也过得十分压抑,他欺瞒宋轻笑在先,又私自将孩子打掉在后,虽然是为了他们好,但是这种沉重的心里压力仍旧挥之不去。

    他并非一个冷血无情的人,所以才会背着很重的心理包袱。

    宋轻笑不好,他也不好,但他仍旧有条不紊的安排着所有的事情,处处以宋轻笑的事情为先,公司的事通常是有时间就解决,没时间就放在那里不管。

    “放心吧,已经好多了,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哪里就那么弱不禁风了?流产而已,并非真正的生育。”宋轻笑淡淡的说着,说到“流产”二字的时候,心里仍旧像针扎一样的痛。

    哪里有这么的风轻云淡……

    听她这样说,傅槿宴也皱起眉头,心里难过起来,不过很快,他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情,招呼她道:“你也一起来吃吧,笑笑,你做了这么多,我一个人哪里吃得完。”

    “好,我们一起吃。”宋轻笑坐下来,开始动手给他剥着鸡蛋。

    两人慢慢的吃着,都无比享受着这样的时光,这种温馨的感觉,好像已经有很久都没感受到了呢。

    此刻,傅槿宴的心情是最难以言喻的,他觉得,他人生的乌云似乎在一瞬间散尽,太阳照耀下来,让人身心都暖洋洋的,不由自主的就想笑。

    这就是从地狱一下子来到天堂的感觉吧?

    吃完饭后,傅槿宴向宋轻笑交代着,“笑笑,今天是周一,我要先去一趟公司,最近积压了太多事情,再不处理陈盛就崩溃了。等我今天忙完了,后面就又有一段时间可以来陪你了,你一个人在家里乖乖的知道吗?”

    “嗯,你去吧,我知道。”宋轻笑善解人意的说道,“你这段时间也累坏了,公司的事不必急着在今天全部处理完,慢慢来,身体要紧。”

    说着,她拿起领带,站到他身前,神情郑重的系着。

    那严肃认真的小脸,像是在做一件无比神圣的事情。

    “笑笑,我今天真的很开心。”傅槿宴低头温柔的看着宋轻笑的动作,眼里的柔情像是再也承载不了,快要溢出来了。

    可爱的小妻子为自己做早餐,给自己系领带,依依不舍的送自己出门上班,这是每个男人心中标准的温馨家庭的设想吧?

    他这种见惯了诡谲风云的人对这种平常小事更是羡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