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二章 还好,这顿饭是保住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我一会儿会把剩下的事情给你们整理好,我不在的时候,你们记得好好看家,知道吗?”

    萱萱一本正经的点头说道:“嗯嗯,咱们工作室虽然连卷款私逃的钱都没有,但也得好好看着不是。凭良心说,毕竟那些花花草草也是贵重资产呀。”

    “就是,还有我们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办公桌电脑啥的,怎么着都不能让人给偷了去了,放心吧,笑笑姐,我们一定会好好看着的。”小纯也俏皮的继续接话。

    宋轻笑:“……”

    p,为毛这些话听起来感觉自己越来越寒碜了呢?

    自己这段时间都在混些啥玩意儿?

    为什么觉得幼小的心灵受到了一万点暴击?

    果然,自己就不该来这一趟,在电话里交代清楚不就得了?还要来这里受她们的打击干嘛?

    算了,她大人有大量,不跟她们一般见识。

    宋轻笑做好了心理建设,然后头一扬,十分有大姐大范的说道:“走吧,收拾收拾,请你们吃饭去。”

    “啥?”

    “hat?”

    两道用不一样的语言却表达着同一种意思的声音响起,萱萱和小纯瞪大了眼睛,看着宋轻笑的样子就像见到了鬼一样。

    “你们两个,这么有默契,从实招来,说吧。”闻言,宋轻笑挑了挑眉,双手抱胸,一副审问犯人的架势,“是不是背着我偷偷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哪有!”

    “冤枉!”

    “又来,你们还敢说不是,事实胜于雄辩呀。”这一次,宋轻笑直接笑了,原先的姿势维持不住了,笑得形象尽毁,恶趣味的说道。

    “啧啧,看来我不在的时候,这个办公室一定发生了很多有趣的情节,我都闻到粉红泡泡的味道了,果然是一股与众不同的酸臭味。”

    话音刚落,萱萱将手往前一推,干脆利落的说道:“小纯,你先不要说话,让我来,不然咱们的行为又要被某人当成蕾丝边里的情节yy了,我们挨个对笑笑姐进行‘爱的教育’。”

    见小纯点点头,每根头发丝儿都在表示赞同,萱萱转而义正言辞的看着宋轻笑,气愤的批判着,“笑笑姐,你真是越来越不正经了,我和小纯明明喜欢的就是腿长一米八帅气多金又温柔体贴的大狼狗。”

    宋轻笑:“……”

    小纯也批判着,“就是,笑笑姐,我觉得你这么长时间不来上班,脑子里装的东西已经完全成黄色废料了,需要清理重组一下,曾经那个勤奋上进女强人的形象一去不复返了,咱们工作室的未来可都寄托在你身上了啊,你酱紫,是把我们往沟里带的节奏。”

    宋轻笑:“……”

    “好了,小纯不说了,你看笑笑姐都已经快要无地自容了,她刚刚不是说要请我们吃饭吗,万一批判狠了这顿饭就泡汤了。”萱萱笑眯眯的说道,“走吧,笑笑姐,虽然是上班时间,但你这么盛情邀请,我们也不好拒绝不是,想吃什么我们就随便挑咯,咱们都已经这么熟悉了,就不跟你客气,来虚的那套了。”

    宋轻笑:“……两位,先stp一下!我严重受伤的心灵需要安抚,你们说,怎么办吧!”

    “呵呵,其实呢,刚刚的话都是开玩笑的。”萱萱不愧是做惯了外交的人,非常会见风使舵拍马屁,此刻见宋轻笑傲娇了不爽了,立马顺毛,“我们就是好久没见你,觉得很想念罢了,就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你在我们心里永远都是最可爱最善良最体贴的小仙女,不然,哪里会在上班时间请我们吃饭呀,你说是不是?”

    “就是就是,笑笑姐永远都是小仙女一只。”可能是跟萱萱相处的时间长了,为了吃,小纯也不要节操了。

    节操是啥?能吃吗?

    宋轻笑得意的哼了一声,“好吧,看在你们说出了事实的份上,那我们就走吧。”

    闻言,萱萱和小纯对视一眼,默默的舒了一口气——还好,这顿饭是保住了。

    真够艰难的。

    于是,三人很嗨皮的在上班时间去吃了一顿,宋轻笑就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了。

    “你去哪里了,笑笑?”回到家,傅槿宴正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房间里没开灯,看起来很冷清。

    “你怎么不开灯?”宋轻笑诧异的看着他,挑了挑眉,这是要吓人的节奏吗?

    傅槿宴站起来,随手将灯打开,“我刚从公司忙完回来,在等你。”

    宋轻笑出门的时候没有给他说,所以在回来时找不到她,他心里十分不安,他给她打过去,却又是关机的。

    宋轻笑换好鞋子,走过去坐在他身边,笑了笑,“我今天去了一趟工作室,算是视察了下工作吧,作为老板,这么长时间不去公司不太好。然后请她们吃了个饭,她们两个这段时间也辛苦了。人都瘦了一圈了。”

    傅槿宴将她搂在怀里,这才觉得心里踏实不少,他温柔的说道:“吃过了就好,只是你现在在养身体,尽量别出去吹风,不然容易落下病根。”

    宋轻笑依恋的窝在他怀里,看着他明显的下颌线,感受着熟悉的味道,心却是一抽一抽的疼。

    “我知道的,最近在家里差点闷坏了,就今天出去一下,后面都乖乖的待在家里。我出去的时候都包裹得很严实的,放心吧,没有吹到风。对了,辰辰在干嘛?”

    傅槿宴笑了笑,“冯妈说辰辰放学回来后,吃了饭就回自己的房间去了,这会应该在玩玩具吧。”

    “那我去看一下他。”宋轻笑说着就起身往楼上走。

    房间里,傅孟辰正在玩他的托马斯,看到宋轻笑来了,开心的咧着嘴,“麻麻,你回来啦?今天辰辰回家都没看到你呢。”

    “麻麻去了一趟公司,请那两个小姐姐吃饭去了。”宋轻笑笑吟吟的走进去,坐在他身边,温柔的看着他,突然问道:“辰辰,你想不想出去玩啊?”

    “出去玩?去哪里玩?”傅孟辰虽然说话行事成熟,但骨子里还是小孩子心性,一听说能出去玩,眼睛都亮了,像两个闪亮亮的大灯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