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一章 老板抽风怎么办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走出几步之后,还能听到身后女人不满的声音,“这都是什么人啊,居然还欺负小孩子,真是没有一点儿素质。宝宝,不哭了,这样的人,以后要记得离她远一些……”

    宋轻笑听了,冷笑一声。

    愚昧无知的人才会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将一切责任都归结到别人身上。

    不过那个小女孩,也是奇葩,小小年纪,心眼不少,居然会干出这样的事情了,看来和家长平时的教育是分不开的,真是够了,生了孩子,还不好好教,这样的家长根本就不配当人父母的。

    “若是我女儿,我才不会让她这么没有素质,一定是……”

    想到这里,宋轻笑突然愣住了,脚步也停住了。

    她看了看周围,缓缓的抬起手,轻轻地抚上了自己的小腹。

    那里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了……

    宋轻笑低着头,沉默不语,半晌之后,一滴泪水从眼角滑落。

    “我的宝宝,已经走了啊……”

    她终于隐忍不住,颓然蹲下,双手环住膝盖,将头埋下,哭得撕心裂肺,听的让人沮丧。

    有时候,摧垮一个人的意志是很简单的一件事,只需要一句话,或是一个眼神,就能将之前所有的壁垒摧毁,找到最脆弱的地方,一击必中!

    蹲在原地哭了许久之后,宋轻笑渐渐地平复了自己的心情,缓缓的站起身来,抹了抹脸上的泪水,继续向着家的方向走去。

    回到家中,她径直进了卧室,关上门,掏出手机,给韩潮打了一个电话。

    “喂,韩潮,有件事我想要拜托你,不知道能不能帮我这个忙……”

    和韩潮商量好了之后,宋轻笑放下手机,转身去了卫生间,将脸上的泪痕洗掉,对着镜子努力的咧着嘴,摆出一个笑容。

    可明明是笑着的模样,看着却十分的诡异,像是强颜欢笑一样。

    看着镜子中表情僵硬的自己,宋轻笑内心一片苦涩,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有些事情一旦决定了,反而心中却又开始惶恐不安。

    咬了咬牙,她握紧了拳头,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不能再这样西区了。

    收拾了一下,宋轻笑对着镜子上了一个淡妆,掩盖住自己不是很好的脸色,换了一身衣服,转身又出了家门,开车去了工作室。

    萱萱和小纯正在电脑面前嘀嘀咕咕的,不知道说什么,听到开门的声音,连忙抬起头,摆出一个十分完美的笑容,声音也是甜美得像山间的清泉,“欢迎光临,请问……我靠!”

    只是在她看清来者是谁的时候,语气生生的转了一百八十度的大弯!

    “萱萱,看到我就这么让你惊讶吗?”宋轻笑抱着手臂走到她们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们,语气不善,“看你们一个两个都是一副心虚的模样,说,是不是背着我在干什么坏事?来吧,坦白从严,抗拒更严,说吧。”

    萱萱&小纯:“……”

    自家老板又开始抽风了,怎么办?

    病情这么严重,为什么不去看医生,是没钱吗?

    不是!是因为她脑子傻!

    宋轻笑不知道自家的两个小助理又在吐槽她,否则的话,分分钟又会化身暴走状态。

    “没有啦,笑笑姐,我们怎么能背着你干坏事呢,”萱萱笑嘻嘻的说道,“一般我们都是当着你的面干坏事的,从来都不瞒着你。”

    “……”宋轻笑嘴角抽了抽,没什么好气的说道,“是吗?那还真是谢谢你们这么坦诚了哈。”

    “客气客气,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摆了摆手,萱萱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抬眼一看,正好对上宋轻笑似笑非笑的表情,精神一凛,连忙摆正姿态,一本正经的说:“话说笑笑姐,你不是在家休养的吗?今天怎么有时间来了?身体已经都好了吗,可是我看你的脸色还有些憔悴啊。”

    闻言,宋轻笑心中泛起苦涩,但是脸上却并没有表现出来,反而还装出一副轻松愉悦的样子和她们开玩笑,“我身体好得差不多了,今天来,就是突击检查,看看你们有没有趁我不在的时候偷懒,现在看来,我来的很是时候,抓了个正着啊!”

    “哪有!”

    萱萱率先不服气,皱着眉头反驳,“笑笑姐,你这可是冤枉我们了,我们没有在偷懒,刚刚接到一份邮件,想要我们工作室接单,我们两个是在研究这家公司的资料,看看是不是靠谱。”

    听说来了新任务,宋轻笑的眉头轻轻皱了起来,突然说道:“工作室暂时先不接新的单子了?”

    “啊?为什么?”两个小助理一脸懵逼,不明所以。

    轻咳一声,宋轻笑故作轻松的说道:“因为我最近要出去一段时间,短期内不会回来,你们要是接了单,做不出来,到时候一定会被吐槽的,还有昂贵的违约金,想想就可怕。所以啊,这段时间就当是带薪休假好了,不用接新的,把手头的这些处理好了就可以了。”

    两人听了面面相觑。

    小纯抿了抿唇,小心翼翼的问道:“笑笑姐,是不是咱们工作室要……开不下去了?”

    “……”

    “不然的话,你为什么好端端的又要走?是不是准备卷款私逃?”萱萱也不甘寂寞的说道。

    “……”

    “笑笑姐,要是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就不会再客气了,明天就挂牌,工作室低价转让,先买先得。”

    “……你们两个的小脑袋瓜里面都在想什么呢!”宋轻笑差点被气笑了,磨了磨牙,翻一个白眼儿,哭笑不得,“劳资的工作室好好的,怎么可能开不下去,而且还卷款私逃,凭良心说,咱们工作室能有多少钱?”

    说完这句话之后,宋轻笑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怎么感觉自己的工作室这么的寒酸可怜呢?

    而萱萱和小纯听了,差点儿忍不住笑出声来,伸手捂着嘴,忍得很痛苦,很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