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章 要独自一人舔舐内心的伤口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这样的理由还真的是……生硬得令人实在是无力吐槽!

    p,当谁都是傻子吗?

    “刚才我看着你打电话,整个人给我的那种感觉就是,说不出的兴奋,嘴角都要咧到后脑勺了,所以……互相体谅一下吧。”

    闻言,顾晓依瞪圆了眼睛,一脸的懵逼,仿佛不相信自己刚刚听到了什么,“笑笑姐,咱们说话要讲究一个良心好不好?我结婚之前,每次见到你,可都是被你单方面吊打的啊,你和傅总联手起来刺激我的时候,可是丝毫没有手软的意思,我这可还什么都没做呢,你居然就开始嫌弃了,要不要这么双标!”

    话语中的哀怨浓烈得让人想要忽视都难。

    宋轻笑听了,哑然失笑,忽略了心底的那些酸楚,摆弄着手指,一本正经的开始胡说八道:“这种事情要讲究一个先来后到嘛,谁让我结婚比你早,所以我也是没办法的。现在我岁数大了,心理有些脆弱,承受不住这个打击了,所以你也要理解一下我,谢谢。”

    “……你真的是杠精本人无疑了。”顾晓依一个白眼儿恶狠狠的丢了过去。

    宋轻笑毫不介意的接了下来,顺便回赠了一个如花笑颜,“谢谢夸奖。”

    顾晓依:“……”

    谁夸你了!

    你来我往几番之后,顾晓依终于举着双手认输,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好好好,我说不过你,认输了。笑笑姐,你当初怎么没考虑去当外交官,当设计师都浪费了你这么好的口才。”

    “没办法,我也有自己的苦恼,”宋轻笑摆了摆手,拧着眉头,满面愁容,“去做外交官,认识我的人就更多了,他们一定会无法抗拒我的魅力,疯狂的爱上我,到时候我该怎么办,毕竟我已经有傅槿宴了,不想再花精力去拒绝别人,费心费神的,所以为了我能活的轻松一些,我才选择去当了设计师,毕竟设计师曝光的几率会小很多,而且像我这么多才多艺的仙女,不管在哪个领域,都会发光发热的。”

    说完她伸手撩了一个头发,摆出一个迷人又自信的笑容,眼眸中浸满了笑意。

    而坐在她对面的顾晓依,微张着嘴,一脸的懵逼加无语。

    真、好、意、思、说!

    顾晓依翻了一个白眼儿,觉得自己无法和她正常沟通了,只怕再说下去,自己会忍不住直接掀了桌子。

    ,你快点儿过来解救你可怜无辜又弱小的老婆吧!

    似乎是听到了她内心的召唤一样,下一秒,就出现在了她们面前,微笑的和宋轻笑打着招呼。

    “诶?你刚才不是说还要一会儿才能过来吗?怎么这么快?”

    坐在她的身边,笑得风清月朗,“可能是你太想我了,我接收到了你的信号,不想让你太煎熬,所以就马不停蹄的赶过来了。”

    闻言,顾晓依的脸一下子红了个彻底,仿佛还在散发着热气。

    坐在对面的宋轻笑看着眼前的情景,无奈的摇了摇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唉,漫天狗粮向我无情的砸来,简直令我都没有招架的余地了。晓依啊,赶紧走吧,照顾一下我的情绪好吗?”

    说完她偏着头看向窗外,满面愁容:“过气笑笑不如狗,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吧。”

    顾晓依:“……”

    :“……”

    两人对视一眼,从彼此眼中看到了无奈和隐忍的笑意。

    和宋轻笑的接触比较少,所以对她的性格不是很了解,今天见到她这么逗比的一面,还有些惊讶。

    不过转念一想,也就明白了,她和顾晓依能够玩到一起,自然是因为性格相近,自家老婆就是一个小逗比了,也就没有什么可奇怪的了。

    撇了撇嘴,顾晓依拉着站起来,对着她说道:“那笑笑姐,我们就先走了,你回去的时候自己注意安全。不能和你继续享受闲暇时光,真的是太可惜了。”

    最后一句话说得毫无诚意。

    宋轻笑听了,轻嗤一声,表达了自己的嫌弃,“赶紧走,不要在这伤害我了,我这么一个柔弱的女子,要独自一人舔舐内心的伤口。”

    舔舐伤口?!

    顾晓依被这个词刺激得嘴角都忍不住抽了起来,像是得了帕金森一样。

    匆忙的扔下一句“后会无期”之后,她拉着落荒而逃,仿佛跑慢了,就会被逮住咬上一口的样子!

    看着他们二人离开,宋轻笑脸上的笑容渐渐地消退,上扬的嘴角慢慢的松懈,紧紧地抿着,整个人看上去丝毫都没有刚才活泼的样子。

    伪装快乐,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啊。

    自己最近总是感觉力不从心,感觉……要坚持不下去了。

    苦笑一声,宋轻笑站起身,转身走出咖啡厅,沿着小路漫不经心的散着步。

    突然,面前跑过来一个小女孩,直直的撞到了她的腿上,然后坐在地上。

    两人大眼瞪小眼,对视了几秒之后,小女孩瘪着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不远处的母亲听到哭声,连忙小跑着过来,手忙脚乱的将小女孩好起来,柔声细语的哄了几句,扭头看着宋轻笑,脸色不善的说道:“你这个人怎么回事,这么大的人了,走路都不注意一点吗?看把我家宝宝撞的,哭成什么样子了。”

    “我撞的?”宋轻笑听了,一脸的哭笑不得,“拜托你搞清楚一点,我在路上好好地走着,是你的孩子突然冲过来,撞到了我身上才摔倒的,与我无关。”

    话音未落,那个原本趴在母亲肩头哭泣的小女孩猛地抬起头,伸手指着她,大声的叫嚷着:“就是你撞的,就是你撞的!妈妈,我的屁股摔得好疼啊!”

    说完又扭过头去继续哭。

    女人一听,顿时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眼睛一瞪,咬牙切齿,不依不饶:“你看看!我家宝宝都说是你撞的了,你居然还好意思说谎,真是不知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