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九章 你竟然要和我绝交?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闻言,宋轻笑低低的感叹,“花无百日红,人无百日好,再好的感情,总会有开裂的时候,女人啊,不得不说,有时候是真的傻,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到头来搞得自己一身伤,鲜血淋漓,却又无处诉说。”

    顿了顿,她深深的看向顾晓依,“所以晓依,要居安思危知道吗?即使在最幸福最忘情最投入的时候,也别忘了保留一份清醒,看到事情的最深处,知道一切的由来,以及最后的去处。”

    顾晓依听到她这样说话,心里不由得重重一跳,总觉得宋轻笑这些话里隐含的意思很深,好像……她被人狠狠的伤害过似的,但她现在又懵懵懂懂的不太明白,也不敢去问。

    她知道,要是宋轻笑不愿意说的话,不管她怎么问,她都只会说:我很好,我没问题。

    “笑笑姐,你说的我只是有些感觉,但具体的并不是很明白。”顾晓依老老实实的说道。

    闻言,宋轻笑无奈一笑,“我当然期望你别明白这些了,最好永远都不要明白。”

    因为明白的代价太大了,会在心上烙下终生的烙印,潜意识深处永远都有一个地狱般的噩梦如影随形。

    “唔……我就更不明白了,你既要让我保留一份清醒,又期望我不要明白这些。”

    至此,顾晓依是真的糊涂了,她已经猜到宋轻笑身上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不然这种又像诗人般的忧郁,又像哲人似的说话的情况,还从来都没有过。

    要不是发生了什么重大的变故,她也不会这样。

    然而,外界并没有传言宋轻笑和傅槿宴的夫妻生活出现什么问题了呀?他们不是还好好的恩爱着吗?

    哎,难道情之一字,果然伤人很深吗?那她之前体验到的伤害,是不是都只是一点皮毛?

    想到这里,顾晓依就打了个抖,觉得心拔凉拔凉的。

    宋轻笑见到她脸上丰富的面部表情,以及那个明显的颤抖,好笑的说道:“晓依,你也不要因为我说的话有什么顾虑,保持一份清醒,知道自己最终的退路,然后好好去爱就行了。情爱一事,原本就是看人的,虽然没有永远的情,但可以有永恒的爱存在啊,这两者,是不同的,或许,后面你会体会到这种感觉。”

    “但愿吧,笑笑姐,我现在在感情方面,就是雏鸟一只,不像你,感悟那么深,已经是只老鸟哦不,大鸟了,要向你多学习啊。”顾晓依为自己的失言吐了吐舌头,脖子往后一缩,像是害怕遭到来自宋轻笑的暴力对待。

    宋轻笑:“……”

    你丫的才是老鸟,你全身上下从里到外都是!

    她深吸一口气,压下心里那些躁动的神兽草泥马,露出一抹十分明显的假笑,“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闻言,顾晓依苦着一张脸吐槽,“别呀,笑笑姐,别整这么深奥的话好不,我去了国外这么多年,都忘了这是啥意思了,学过的东西都还给老祖宗了。”

    “你还好意思说!还不赶紧把小学语文捡起来,省得出去丢人。”宋轻笑猛翻白眼。

    顾晓依吃惊的张大了嘴巴,不可置信的说道:“我去,小学语文……天呐,现在咱们国家的小孩子都这么厉害了吗?国外那些小学生整天玩玩玩的居多,这差异也太大了吧。”

    “那是当然了,少年强则中国强,现在的小孩子一个个的可都是十分厉害的。”

    宋轻笑微抬起下巴,一脸的“我骄傲”的表情,“现在要是让你和辰辰聊聊天,畅谈一下,恐怕你都讲不过他。所以为了避免你尴尬得无地自容,就还是不要去找刺激了。”

    说完,她还摆了摆手,一副为她着想的模样。

    顾晓依:“……”

    呵呵!我这是被全方位的嘲笑了一番吗?

    有孩子了不起啊,谁还不会生咋地!

    轻哼一声,顾晓依附送一个白眼儿,“你别得意,等我以后有了宝宝之后,一样不会差,到时候,让他们来一场厮杀吧,场景一定十分精彩。”

    看着她脸上流露出的期待的表情,宋轻笑无语凝噎。

    这特么的都是什么脑回路?

    确定脑子没有出问题吗?

    撇了撇嘴,宋轻笑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此时此刻,翻白眼儿都不能纾解她内心的嫌弃。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之后,的电话就打来了。

    看着顾晓依对着电话一脸甜蜜的样子,宋轻笑说不清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

    羡慕吗?

    好像也没什么可羡慕的,毕竟曾经的她也拥有一切,现在也一样,只是她已经感受不到了,承受不了。

    或许人就是太贪心了,所以才会在得到了之后,还想要求更多。

    若是一开始就得不到,那么现在也没什么难过的。

    挂断电话,顾晓依看着她有些失神的模样,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笑笑姐,你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我在想……”看着她一脸等待的样子,宋轻笑轻笑一声,调侃道,“是不是应该和你绝交一段时间。”

    “啊?为什么?”

    顾晓依没想到听到的竟然是这句话,顿时一脸懵逼,“我做什么了,你竟然要和我绝交?”

    她回想了一下,自己最近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而且因为一直忙着葬礼和婚礼的事情,分身无暇,两人相聚的时间都少得可怜,怎么还会被绝交呢?

    这是什么骚操作?

    宋轻笑眼看着她的表情变得诧异,心中偷笑不已。

    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轻咳一声,宋轻笑看着她,一本正经的说道:“那是因为……我觉得你自打结婚之后,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新婚期的酸臭味,让我实在是无力承受,所以为了我的身心健康,我觉得,在你的热情冷静下来之前,我们还是不要有什么密切的接触了,我怕受刺激。”

    说完还捂着嘴,身体向后仰了仰,做出一副十分嫌弃的模样。

    顾晓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