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八章 装装诗人,忧愁一下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他在来到这个美丽的与世隔绝的地方时,就幻想着有一天能跟自己心爱的女人一起住在这里,美景佳人,日夜相对。

    但他知道,这是永远都不可能实现的,他心爱的女人正跟别的男人双宿双栖,日子美满得很,压根就不可能与他日夜相对。

    但宋轻笑这句话又敲响了他蠢蠢欲动的心门,让他觉得这件事也不是没有可能,虽然日夜相对不可能,但至少,她只要去了那里,不愁没有独处的机会。

    两人随意的就这样聊着,聊到后来,宋轻笑不知道怎么睡着了,她最近太过疲惫,是那种精神上的无力,晚上经常失眠,但又不想让傅槿宴知道,她现在还不太想跟他说话。

    和韩潮聊天的这个时间里,她觉得有种放松的感觉,好像终于能将自己从淤泥地里拔出来,有片刻的喘息的机会。

    所以没多久,她就放松的睡着了。

    “傻丫头,怎么在这里睡着了?万一着凉了怎么办?”

    没一会,傅槿宴那磁性的声音便响起。

    他起床后发现房间里没有宋轻笑的身影,心里有些慌乱,便胡乱套上衣服就下楼来找她了,声音中也还带着刚睡醒的那种慵懒。

    宋轻笑迷迷糊糊中,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被人抱了起来,刚想挣扎,鼻尖嗅到了熟悉的味道,顿时想起这是谁的怀抱,于是又乖乖的软着身体不动了,闭着眼睛继续装睡。

    她不知道睁开眼睛后该说些什么,也觉得没什么好说的。

    就这样吧……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有多久,就让她再贪恋一下下吧……

    躺在熟悉柔软的床上,宋轻笑装着装着就真的睡着了,这一觉直接睡到了中午,她起来后,餐厅的桌子上已经摆了一大桌营养丰富看上去又很好吃的东西,傅槿宴的身影还在厨房走动,宋轻笑觉得鼻尖有点酸涩,喉咙哽咽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对于这个男人,她到底是爱还是讨厌,此刻,她也说不清了。

    自从她被流产后,每天的而一日三餐都是傅槿宴亲手做的,平时偶尔去去公司处理一下重要的事,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家里陪着她,她不说话,他也不逼她,只是默默的陪着,或者将她搂在怀里,安静的待着。

    傅槿宴听到外面传来的响动,探出一个头来,温柔的笑道:“我家的小懒虫睡醒了,再稍等一下,马上就好了,最后一个菜了。”

    然后,夫妻两人又默默的吃了一顿饭,下午的时候,宋轻笑将顾晓依约出来,在她家附近的咖啡店喝咖啡。

    “笑笑姐,我怎么见你最近恹恹的?是不是身体不舒服?”顾晓依搅动着杯里的咖啡,担忧的问道。

    明明离上次见宋轻笑的时间并不久远,但她觉得,这一次见到她,好像有哪里不一样了,具体是哪里不一样,她也说不上来。

    她只是觉得,宋轻笑的眉间笼罩着一层忧郁,对,就是忧郁,像是有很多心事藏在心底。

    宋轻笑勉强笑笑,“我没什么啦,难道我就只能逗逼,成天叽叽喳喳的像只小燕子,就不允许我装装诗人,忧愁一下啊?”

    “不是啦,我就是觉得有哪里不对劲。”顾晓依摆摆手,“你想装诗人哲人伟人圣人都行,只是如果真的有什么,千万不要憋在心里啊,这样会憋坏的。”

    “安啦,以我的水平,也就只能装装诗人了,其余的,我自认还达不到那个水平。”宋轻笑翻了个白眼,突然问道,“对了,晓依,你最近和婚后的小日子过得怎么样?是不是蜜里调油你侬我侬巫山什么的?”

    闻言,顾晓依本就红润的脸色变得更红了,她没好气的瞪了宋轻笑一眼,觉得这话说得实在是太没脸没皮了。

    “笑笑姐,你在说些什么呀!你当我不知道巫山是什么意思吗?你脑子里能不能装点正经的?比如关心一下环保问题,贪污问题,上学难上学贵问题,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房价越调控越疯涨的问题?”顾晓依羞恼之下,一口气说了一长串社会民生问题,看起来好像自己对这些方面特别关注似的。

    “哦……好吧,我知道了。”宋轻笑坏坏一笑,然后一本正经的说道,“我观你面相,见你两腮桃红眉眼上挑嘴角含笑风情万种,想来最近过得一定十分滋润了,你就不要欲说还休欲擒故纵了好吧,这是世人皆知的事。”

    顾晓依:“……”

    好像咬死她怎么办?大家同意我的做法吗?在线等,挺急的。

    气恼之下,顾晓依拿起一个面包就塞进宋轻笑嘴里,“吃你的东西吧!不跟你说这些了,反正我脸皮薄,说不过你。对了,笑笑姐,我最近正在和计划着出去度蜜月呢,等把这边的事情安排好了,不知道要有多久看不到你了。”

    度蜜月三个字刺激到了宋轻笑此时敏感脆弱的神经,她心里一痛,眉头轻轻的皱了皱,随即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瘪了瘪嘴,可怜兮兮的说道:“去吧去吧,你的心已经不在我身上了,我留着你的身体也没用,徒增伤心罢了。”

    最后,还假装擦了擦眼角并不存在的泪珠。

    顾晓依再度无语,这个重度戏精患者,不去娱乐圈发展简直是白瞎了这副好演技,老天,赶快赐一个导演过来,将这货拉去演戏吧,跑龙套也行啊。

    她快hld不住了啊啊啊啊啊。

    “顾晓菲这段时间没什么动作吧?”宋轻笑转而问起了另一件事,“她在知道你们结婚后,就没去打扰你们了吧?”

    “这段时间倒是挺安份的,可能是伤心过度,暂时没精力来打扰我们吧。谁知道呢,万一她又满血复活了,在我们面前蹦跶,我还不是只有接招了。”

    顾晓依最近很是清闲了一阵,觉得这样的日子才叫日子嘛,没人打扰,有人宠爱,舒心得很。

    “要是以后的日子都是这样的话,我做梦都会笑醒的。”她感慨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