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六章 木偶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傅槿宴心里一惊,看着她这反常的模样,小心翼翼的问道:“笑笑,你怎么了,没事吧?”

    “没事,我挺好的。”宋轻笑的语气突然变得十分平静,若不是脸上还有没有擦干净的泪痕,听她的声音,根本就感受不到她刚刚嘶吼的模样,“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也体会到你的苦心了,刚才是我自己走进了死胡同,没有想明白,所以情绪有些激动,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好了。这个孩子和我们没有缘分,我若是执意强行留下她,到时候也是孽缘,还不如现在断得干净,长痛不如短痛,槿宴,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都明白。”

    宋轻笑说完,对着他微微一笑,露出一个温柔的笑意。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她这么平静的语气,再看到她这个笑容的时候,傅槿宴突然觉得心里发慌,总有一种十分强烈不安的情绪萦绕在心头,挥之不去。

    到底是怎么了,有哪里不对劲儿吗?

    想了半天,傅槿宴都没有理出一个头绪来,最后只好颓然放弃。

    先不管了,就算是有不好的事情,也要等它发生的时候再愁,现在当务之急,还是笑笑重要。

    谁都没有她重要!

    “笑笑,你能这么想我真的很欣慰,这样的事情我们谁都不想发生,但是事情发生了,我们就要勇敢的去面对,我知道,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坚强,所以别难过,调整好心情,我们的未来还有很长的时间,所有的难过和痛苦都会渐渐地遗忘,以后,我会让你再无烦恼,护你一世周全,好不好?”

    暖心的安慰听在耳中,却没有了平日里的甜蜜激动,宋轻笑知道,自己没有表面上那样平静,有些事情一旦发生了,想要遗忘,根本就不可能。

    这就像是受了伤,伤口愈合了,但还是会在心底留下伤疤,每次看到那道伤疤,都会回想起当初受伤时痛彻心扉的感觉,令人难以忘却。

    宋轻笑知道自己也有了一道疤,在心上,没有愈合,还在流血,鲜血肆意流淌,到处蔓延,逐渐将她淹没。

    没有救了,真的没有救了……

    “槿宴,我们回家吧,我不想呆在这里。”宋轻笑沙哑着嗓音说道,语气平淡,没有丝毫波澜,“这里的消毒水味不好闻,感觉也很压抑,我想回家,好吗?”

    看着她仰着头一脸恳求的模样,傅槿宴又怎么会拒绝她,点了点头,柔声说道:“那你先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问问医生,你现在可以出院吗,要是可以,我们马上就回家,好不好?”

    宋轻笑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神情淡然。

    询问过医生之后,得到可以出院的指令,傅槿宴便带着宋轻笑马不停蹄的回到了清晓园。

    在车上的时候,他便给冯妈打了电话,嘱咐她煲一些滋养的汤。

    宋轻笑刚刚做完手术,身体亏损极大,需要好好的补一补,况且她也几乎一天都没有吃饭了。

    回到家,刚推开门,就嗅到了浓郁的香气。

    食物的香气。

    若是在平时,嗅到这样的味道,宋轻笑早就两眼冒光,兴奋得手舞足蹈,一溜烟儿的跑过去了。

    可是今天,她却没什么反应,表情很平静,像是一个木偶一样。

    或许是因为她身体虚弱,没什么胃口,亦或者是因为……内心的悲伤太过浓厚,使得她对周围的事物已经丧失了兴趣。

    傅槿宴察觉到她的沉默,有些担心,关切的问道:“笑笑,怎么了,还是感觉不舒服吗?”

    宋轻笑轻轻地摇了摇头,张着嘴,艰难的吐出一句话,“没事,就是感觉有些累,想要回房间睡觉。”

    闻言,傅槿宴连忙带她走到餐桌旁,端起已经摆好的汤碗,舀起一勺,轻轻地吹了吹,递到了她的唇边,“喝点儿汤,补身体的,你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了,喝完之后我们就回房间睡觉好吗?”

    嗅着萦绕在鼻尖的香气,宋轻笑却没有感到丝毫的愉悦,反而有一种十分恶心的感觉,在胸口处翻涌。

    但是她什么都没说,将这股感觉压了下去,乖顺的任由他喂食。

    一勺一勺,很快,一碗汤尽数都进了宋轻笑的肚子中。

    “还要再来一些吗?”傅槿宴一边为她擦着唇角沾染的汤汁,一边关切的询问,“还有什么想吃的吗?”

    “不要了。”摇了摇头,宋轻笑说话显得有气无力的,“我困了,想睡觉。”

    看着她一副神情恹恹的模样,傅槿宴连忙放下手中的空碗,起身将她打横抱起,大跨步的向着房间走去。

    他动作轻柔的将她放在床上,又亲自为她换上睡衣,洗了一条毛巾为她擦了擦脸和手,最后在她的额头上落下轻轻一吻。

    “好了,你最近还不能洗澡,先这样将就一下吧。先睡吧,我去处理一些事情,一会儿就回来陪你,好吗?”

    宋轻笑缩在被子中,点了点头后便闭上了眼睛。

    见状,傅槿宴轻笑一声,伸手为她掖好被角,关掉灯,只留下床头的一盏小夜灯,转身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

    “咔”的一声,房间门被关上。

    黑暗中,宋轻笑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面无表情。

    良久之后,一声叹息溢出唇际。

    还真的是……造化弄人啊!

    第二天,宋轻笑难得的醒的比傅槿宴还要早。

    侧身看着他睡得香甜的样子,宋轻笑心中只感到苦涩万分。

    轻手轻脚的掀被下床,她走出房间,去到客厅里。

    见到她,原本在晒太阳的元宝迈着猫步走了过来,轻轻一跃,跳到了她的膝盖上,团成一团,像是一个毛毯一样,又软又软。

    宋轻笑轻轻地抚摸着它柔软的毛发,低声言语,也不知道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和它说话。

    突然,她放在茶几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宋轻笑伸手拿过手机点开,惊讶的发现居然是韩潮给她发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