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五章 弥补亏欠吗?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傅槿宴惴惴不安的心情持续了许久,直到窗外夕阳西斜,夜幕降临,繁星点点,城市中的灯光一点一点的蔓延开来,为这个城市带来了别样的光明。

    躺在床上的宋轻笑睫毛轻颤,手指动了动,引起了他的注意。

    感受到握在掌心中的手有动静,傅槿宴心中一动,连忙抬起头看过去,就发现原本紧闭双眼的人,眼睛已经缓缓的睁开,双眼有些失神的望着天花板。

    “笑笑,你醒了……”话说出口,傅槿宴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多么的沙哑,像是沙粒打在钢板上,发出了刺耳的声音,“感觉好些了吗?还有哪里不舒服,告诉我,我去找医生。”

    宋轻笑刚刚醒来,精神还处在恍惚的状态,听到他说“医生”的时候,脑海中闪过一些零碎的片段,渐渐地回想起来之前的事情,眼眸猛然瞪大,呼吸有些急促,伸手抚上了自己的小腹。

    空空如也。

    即使她开始的时候并不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但是现在孩子离开了,她却有着强烈的感觉。

    那种硬生生剥离的痛。

    眨了眨眼,清澈的泪水顺着眼角缓缓滑落,流入发丝中,隐而不见了踪迹。

    当看到她伸手抚上肚子的时候,傅槿宴的心里就是一痛,知道她是想起了那个没有缘分的宝宝,咬了咬牙,他刚想要说些安慰的话,就看到她又闭上了眼睛,眼角的泪水不断的流出来。

    这一刻,那些泪水,化为一把把刀子,毫不留情的扎在了他的心上。

    一刀一刀,刀刀见血!

    下意识的伸手捂住胸口,傅槿宴感觉自己的呼吸都有些急促,难过得像是要窒息一样。

    “笑笑,不要哭了,不要难过……”

    傅槿宴拿着纸巾,轻轻地为她拭去面颊上的泪水,却没有发现自己的声音中都带着哽咽,“我们还年轻,孩子以后一定还会有的。”

    “可是不会是这一个了……”宋轻笑抽噎着开了口,声音中的悲痛无法掩饰,“即使以后有再多的孩子,都不是她了。傅槿宴,孩子不是你一个人的,我是孩子的母亲,她养育在我的肚子里,我更加有权利知道她的存在,她的去留,她的生死,不是你一个人就可以决定的。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告诉我,为什么!”

    泪水终于隐忍不住,倾流而下。

    见状,傅槿宴心中无比的慌乱,丢掉纸巾,不顾她的挣扎与哭闹,伸手将她拥入怀中,紧紧的搂着,仿佛这样,她就不会消失不见一样。

    “笑笑,我知道这件事对你的打击很大,你一时无法承受也是正常。这个孩子,是我们期盼了许久的宝贝,当初你告诉我,你想要再要一个宝宝的时候,我真的是欣喜若狂,高兴得简直要发疯,所以知道这个孩子存在的时候,我真的是无比的兴奋,我觉得这是上天的馈赠。”

    “可是就在我高兴的下一秒,医生无情的告诉我,因为之前你生病吃药,这个孩子极大可能的已经受到了影响,若是生下来,患有残缺的可能性非常大,又或者,连生下来的机会都没有,而你的身体也会因此受到极大的损伤。笑笑,你的身体并没有那么强健,我绝对不会拿你的身体去开玩笑,不能让你冒一丝一毫的风险。”

    “况且这个孩子若是真的不幸身有残疾,那你有没有想过,她这一生活着会是多么的痛苦。没错,我们完全能够保证她生活无忧,完全不用担心金钱上的问题,就算是养她一辈子,都没有任何问题。可是一个人,她精神上的满足更为重要,若是她不能像别的正常的孩子一样生活,对她的心里会造成什么样的打击,你知道吗?”

    感觉到怀中抱着的人渐渐地冷静下来,傅槿宴无声的松了口气,伸出一只手,轻抚着她苍白的脸颊,神情怜惜,像是捧着一件稀世珍宝,无比虔诚。

    “笑笑,我知道你生气我对你的隐瞒和擅自主张,可是我真的不敢告诉你,我害怕你知道了之后,还是不忍心拿掉这个孩子,你若是坚持,我根本无法拒绝你,所以我才选择了隐瞒,等到事情已成定局,再告诉你真相。你生气,你难过,你想要打我骂我,我都没有丝毫怨言,只要你能感觉好受一些,你做什么我都不会拦着你。”

    闻言,宋轻笑眨了眨眼,泪水再一次缓缓流出,苦笑一声,自嘲的扯了扯嘴角,“打你骂你,孩子就可以回来了吗?傅槿宴,我真的无法想象,我的孩子竟然已经离我而去了,而我才知道,我连期待的心情都还没有体会到,迎接我的就是这么绝情的一个消息。你还真的是忍心,完全不顾及我的感受。”

    听着她抽抽噎噎的话,傅槿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不顾及她的感受吗?

    若是真的不顾及她的感受,当初得知这一消息的时候,他就不会隐瞒,而是全盘托出,然后强硬的直接将她送去手术室。

    可是这样的事情,傅槿宴打死也办不到,太绝情了。

    他甚至都无法想象,若真的是那种情况的话,宋轻笑该有多绝望,多么的伤心欲绝。

    两相比较,这样才是伤害最小的办法。

    抿了抿唇,傅槿宴将她的头按向自己的胸膛,闭着眼睛,声音嘶哑的说道:“笑笑,事已至此,我说得再多也没有用,只希望你能够好好地调养身体,不要哭了,医生说这个时候相当于坐月子,一个不慎,对身体的伤害也是十分严重的。等到你调养好身体了之后,我们再要孩子,好吗?我会将对你的亏欠都弥补回来的。”

    弥补亏欠吗?

    宋轻笑双眼无神,心中一片茫然。

    你亏欠的不是我,是我们的孩子,她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知道,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傅槿宴,我们之间,需要的不是歉意和弥补,而是……

    闭上眼睛,宋轻笑深了口气,突然笑了一声,突兀又刺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