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四章 孩子已经没有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没过多久,营养液就挂上了,傅槿宴静静地坐在床边,看着液体一滴一滴的流入宋轻笑体内,看着床上那个自己深爱的人,脸色苍白了无生机的躺在床上,他的心就紧紧的揪在一起,揪成了一团麻花。

    难道自己这样做是错了吗?

    但要是自己不狠下心来做这个决定,来做这件事,那以宋轻笑的性格,肯定是死也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的。

    她的性格看起来大大咧咧的,一向很无所谓,但其实在某些事情上特别坚持,别人动摇不了她的决定。

    尤其还事关孩子,这个孩子,她心心念念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来了,所以那个傻丫头又怎么可能忍心将他流掉呢?

    既然她做不来,那这个恶人的名声就只好自己来承担了。

    大家都没错,只能说天意弄人,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傅槿宴静静地坐在床边,将宋轻笑冰冷的手握在手里,他从来没有觉得此生的时间是这样的漫长,这样的等待是如此难熬。

    如果时间可以尽快过去,如果这个疮疤可以尽快复原,那该有多好啊,他们还是原来开心幸福的他们。

    突然,手机铃声响起,傅槿宴眉头狠狠的一皱,将手机拿起来,看了看来电显示,然后干脆利落的将手机摁掉。

    这个时候,他一点都不希望被人打扰。

    然而对方似乎是不懂他的心情,手机再次响起,在这个寂静的房间内,显得格外刺耳,傅槿宴看着陈胜两个大字在屏幕上欢快的跳动着,额角狠狠的抽了抽,在心里喊道:最好没有什么要紧的事,否则……。

    电话那头的陈胜忐忑不安的等待着,虽然被老板挂电话,也不是第一次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他觉得莫名的惊悚,背后好像有一股凉风袭来。

    看着电话终于被接通了,陈胜还有点没有反应过来,他以为傅总还会继续挂他的电话呢,没想到竟然接了。

    “说!”傅槿宴走到走廊上,干脆利落的说道。

    陈胜听到这种阴测测的声音,就忍不住胯下一凉,哆哆嗦嗦的回答着,“傅、傅总,是这样的,有一份非常重要的文件,需要您签字,您看……”

    “文件先放在办公桌上,过几天等我回去后再签。这几天没什么重要的事,不要来打扰我。”傅槿宴冷冷的说道。

    “可这份文件就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啊,这是您之前点头同意过的那份出口合同。”

    陈胜有些懵逼了,难道一份好几个亿的合同不重要吗?难道在他们总裁眼里,再多的金钱都成了数字了吗?

    或者,他们总裁又和夫人吵架啦?总裁又被夫人狠狠的修理了,所以心情不好,需要拿他来发泄?

    不得不说,陈胜作为助理,对傅槿宴的情况还是比较了解的。但是这一次,他怎么也猜不到真实情况,饶是他的脑洞开到宇宙去了,也不知道剧情竟然是这个样子的。

    闻言,傅槿宴双眼一眯,烦躁不安的吼道:“不管几个亿的合同,都先给我放在那里,我说的重要的事情,指的是公司垮掉这件事,除了这个,其他的你能处理的就先处理,处理不了的就给我放在那里,等我回来处理。”

    这一次,陈胜是真的被吓到了,手机差点没拿稳,掉到了地上,他哆哆嗦嗦地重复着,“公、公司垮了?”

    然而回应他的是冰冷的嘟嘟声,对方已经把电话,干脆利落的挂断了,显然没有耐心再跟他说下去了。

    陈胜望着黑掉的屏幕,在心中升起一连串的感叹号,还是红色加粗的!

    他老板以前哪有这么任性啊,自从遇见了老板娘以后,性格完全大变了有木有,现在连公司垮了才管。

    他突然觉得压力山大,无比想念以前那个工作狂的老板。

    几个亿的合同,这些数字换成现金压都能压死他,现在他该找些什么借口来拖延呢?

    当然,要放弃这么大的合同,他肯定是不甘心的。

    所以他愁啊,十分的愁,比找不到媳妇还愁!

    傅槿宴将电话挂断后,又坐回了宋轻笑的身边,安静的看着她美好的睡颜。

    看她之前反应那么激烈的样子,显然是接受不了这种情况,那等笑笑醒来之后,自己又该说些什么呢?

    他傅槿宴天不怕地不怕,最怕宋轻笑不理他,或者冷冷的和他说话。

    虽然他把一切事情都解释清楚了,但事情是事情,人是有感情的,并不是这个事情是对的,就能够接受。

    况且这是一条小生命,是两个人期盼了许久的孩子。

    自从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并且也知道这个孩子不适合留下来的时候,傅槿宴就每天都生活在纠结中,这段时间对于他来说,精神上的折磨实在是难以言说。

    自己的孩子,被自己亲手送走,当他拿着笔签下手术同意书的时候,他的手颤抖得像风中残烛。

    而这一切相对于他来说,都还算是轻的,宋轻笑是事件中最直接的受害者,她甚至还不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等到知道的时候,孩子已经走了。

    她没有机会看到这个孩子出世,不知道这个孩子是不是她心心念念的小公主,有没有和他们相似的大眼睛,睫毛长长的,穿上小裙子,乖巧又可人。

    所有的幻想,都终止于这个医院,这个病房之中,打醒她的,就是傅槿宴的那句话——“孩子已经没有了……”

    宋轻笑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所以她选择了逃避,或许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就会发现,一切都只是一场梦,她还在家里,傅槿宴端着治疗肠胃的药等着她吃,又或者她身在医院,可是傅槿宴告诉她,刚才是骗她的,孩子经过检查,没有问题,还完完整整的在她的肚子里。

    所有无力承受的难过,都可以选择逃避吗?

    他们无人知晓,因为他们也正在经历。

    傅槿宴坐在床边,双手握着她输着液的那只手,为她取暖,以免她的手冰凉得发僵。

    病房里面安静得听不见任何声音,似乎就连呼吸声都消失了。

    傅槿宴薄唇紧抿,心跳比平时都要快上一些,忐忑不安的等待着宋轻笑苏醒的时候。

    他不知道等到宋轻笑醒来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心情,但无论怎么样,即使是她抓狂的打骂,都没有关系,只要她好好的,一切都可以忍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