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一章 是不是被感动到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哈哈,还真有你的,竟然能做出这种事来,顾晓菲出差回来之后,看到自己心爱的男人嫁给了,哦不,娶了自己的仇敌,不知道会不会当场吐血三升,这招简直就是致命一击啊。真应了那句话,飘得越高,摔得越疼。”

    激动之下,宋轻笑差点说错话了。

    “报应来得是很快的,不过我们这么迅速的结婚,主要也不是顾晓菲的缘故,她还不值得让我们做出什么重大的决策。等不及了,害怕我跑了,所以才心急,想吃这块热豆腐。”顾晓依好笑的解释着。

    “安啦,我都知道的。你的性格我还不了解么,好了晓依,你今天好好的去做个美容spa,明天当一个美美的新娘子。我也要选选礼服,咱们见面了再聊,就酱紫,白白。”

    宋轻笑干脆果断的结束了这场让人兴奋的谈话,开始试礼服了,不然,以她们两个的话痨程度,说到天亮都没问题。

    将手机扔在一边,她这个有选择困难症的人就开始了甜蜜又痛苦的挑选礼服之路。

    傅槿宴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满床的……礼服,差点吓了一跳。

    “笑笑,你这是?”他走过去,疑惑的问道。

    宋轻笑见他回来了,眼睛一亮,立马拉着他的胳膊来到穿衣镜前,着急的说道:“槿宴,你回来得正好,快快快,来帮我参考一下,明天晓依的婚礼,我该穿哪件?这么多衣服我都不会挑了。”

    “顾晓依明天和结婚?”傅槿宴闻言,眉头一挑,觉得这个消息来得有几分突然。

    他们前几天不是还出了什么事,顾晓依抱着他媳妇哭哭啼啼的么,怎么眨眼间就要结婚了?

    小心眼的傅大总裁转念一想,觉得这样也不错,至少她结婚了,就没人跑到自己家里来,跟自己抢媳妇了,偏偏顾晓依那凄惨的样子,他还不好说什么,一说就显得自己小气了。

    他媳妇只能是他一个人的,抱也只能他一个人抱。

    “这件不错,衬你的肤色,又很显曲线。”傅槿宴在宋轻笑可怜巴巴的眼神下,笑着指了指一件天蓝色的无袖v领长裙。

    “这个漂亮是漂亮,但会不会太招摇了啊?感觉有点抢风头哎,明天可是晓依的婚礼,我连伴娘都轮不着。”宋轻笑的选择困难症又来了。

    傅槿宴闻言,好笑的点点头,“也是,毕竟我媳妇的好身材,留着我一个人欣赏就行了,其余人没那个资格。那这件吧。”

    宋轻笑听到他夸奖的话,顿时心情美滋滋的,都快要飘到天上去了,而忘了一句话——情人眼里出西施。

    她在主观上完全忽略了自己最近又长胖的事实,在家里吃吃喝喝睡睡的,什么都不操心,她的腰线明显又直了一点,快要跟水桶形象靠拢了。

    但女人就是这么虚荣,只要是夸奖的话,别人说啥就是啥。

    第二天,傅孟辰小盆友由于要上课,就没能来参加这次婚礼,宋轻笑表示空了补偿他,带他去游乐场玩,但就是不能耽误学习,虽然他们现在学习也是玩的成分居多,但好习惯要从小养成。

    二人起了个大早,精心打扮了一番便开车前往婚礼指定的地方。

    顾家和郑家联姻,在市可是一个重大的新闻,来的人很多,现场人山人海的,还有很多记者媒体蹲在外面,企图能第一时间传回婚礼现场的情况。

    宋轻笑没有找到机会跟顾晓依说话,只能乖乖的跟傅槿宴坐在指定的位置。

    不得不说,这个婚礼举办的很用心,不管从大的布置还是细节上,都能看出用心程度,精美程度比起他们的婚礼有过之而无不及,看着顾晓依穿着婚纱走出来的那一刻,宋轻笑双眼一红,差点落下泪来。

    傅槿宴看着自己的媳妇,关心的问道:“怎么了,笑笑?是不是被感动到了?”

    他这个多愁善感的媳妇哟,还真是可爱……

    谁知道,剧情往往都是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发展的,宋轻笑接下来的一句话,粉碎了傅槿宴所有的幻想。

    “不是,就是想着晓依和自从认识以后,生出的这么多波折,再看看她现在幸福的样子,我有种自己养了几十年的女儿终于嫁出去了那种感觉,不舍,但是又很欣慰,所以就忍不住老泪纵横了。”

    傅槿宴:“……”

    所以说了这么多,你是在占人家的便宜咯?

    他还真是呵呵了……

    要欣慰不舍也轮不到你吧?你看看第一排坐着的那几位,再看看你坐的位置,就知道自己有没有这个资格当人家的娘了。

    况且,你愿意当妈,我还不愿意当爹呢。

    傅槿宴的内心当即涌起了一长串的吐槽,但他死死的闭着嘴,一句话都没敢泄露,他怕他一旦说出来,迎接自己的要么是睡沙发的惩罚,要么是他媳妇经典的四十米大刀。

    “没关系,晓依嫁出去了还是你的好闺蜜,你们又不是天各一方了,要是想了就约见面呗,反正还在市不是么。”

    傅槿宴嘴上这么安慰道,其实心里在嘶吼:没事别约我媳妇出去k?留下我一个大男人孤孤单单的,你们这群人于心何忍呀。

    宋轻笑点点头,又认真的观看起了婚礼。

    由于没有顾晓菲的干扰,婚礼很顺利的就结束了,各方人马都很满意。

    当然,除了一个人。

    此时,酒店房间里,响起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桌上的东西被暴怒的顾晓菲一股脑的拂到了地上。

    想起自己刚刚无意间看到的新闻,顾晓依那贱人竟然和自己的哥哥结婚了,她内心就涌起一阵滔天的恨意。

    以及不可思议。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他们两个明明闹翻了决裂了不是吗?怎么会这么快结婚?难道我亲眼所见的都是假的?难道是顾晓依那个贱人在骗我?对,一定是这样。”

    顾晓菲不是傻子,很快就想通了前因后果,被欺骗的感觉,以及被人遗忘的感觉让她恨不得当场掐死顾晓依——当然,如果她在这里的话。

    她保证,她会毫不犹豫的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