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八章 考虑去娱乐界发展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顾晓菲突然收敛起了那副事不关己的表情,皱着眉,关心的问道:“姐姐,你、你该不会是和哥哥……吵架了吧?”

    顾晓依像是被猜中心事一样,脸上一僵,眼中闪过一抹狼狈之色,随即像是怕被发现似的,又故意挺直了胸膛,淡淡的说道:“妹妹你说笑了,我们怎么可能吵架呢,我们的关系好得不得了,不劳你操心。”

    她的表情是假的,话却是真的,她和的关系真的好得不得了,一切都坦白了,不需要不相干的人操心。

    可是顾晓菲却把她的话当成了她心虚的说辞,是为了掩盖他们两人吵架的事实,心里不禁更加有把握,更加得意了。

    果然,最关键的消息就是要用到最关键的地方,这样才能产生最大的杀伤力,早了晚了都不行。

    这些想法不过都是心思转念间,顾晓菲在听到顾晓依的话后,眉头皱得更厉害了,她急急的说道:“姐姐,你可千万不要误会我们啊,我那样说,只是在说事实而已,不是想要你们吵架的。而且,我和……我和哥哥真的没什么的,你要相信我们。我、我是真的不知道,给你说了实情,你们会变成这样子,早知道我就不告诉你了,一辈子憋在心里就好了。”

    看着顾晓菲那一脸为自己着想的样子,顾晓依在心里恶心得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p,说得真好听,为自己着想!那还做这么多破坏他们关系的事,丫的直接收拾包袱滚蛋不就行了吗!

    顾晓依像是受不了似的大喝一声,“够了,你给我闭嘴!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目的,口口声声说为了我们好,但没见你做出点什么事是让我们高兴的!既然这样,那你就不要说了行不,听起来真的很可笑知道吗!虚伪,做作,恶心!”

    冷冷的看了她一眼,顾晓依深吸一口气,冷笑道:“现在我和分手了,婚礼也黄了,你开心了吧?恭喜你,你的目的达成了。你现在可以趁机自己上了,是不是很得意,很想笑?沈芳菲?”

    她没有喊她顾晓菲,因为她压根就没承认过她。

    说道最后,顾晓依的眼眶慢慢的红了起来,像是愤怒,又像是伤心和绝望。

    总之,她觉得自己表演得很到位,可以考虑去娱乐界发展发展,不过,大腿外侧好尼玛疼啊!肯定已经青了。

    她刚刚怎么不掐轻一点啊槽,真是自己的肉自己都不心疼。

    顾晓菲闻言,心里先是一咯噔,随即一阵巨大的喜悦弥漫上来,让她整个人都变得喜不自胜,她嘴角不可抑制的翘起,然后又像是怕被顾晓依发现似的,强行压了下去。

    “姐姐,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呢,虽然是这样的结果,但我的发心是好的,我只是不想你被自己爱的人隐瞒一辈子,有些事情早说出来对大家都好,晚了,就覆水难收了。只是造成了你和哥哥之间的不愉快,我很自责、伤心,要不我去跟哥哥解释一下吧?”

    顾晓依看着顾晓菲在那里自导自演,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心里觉得很搞笑。

    你现在就得意吧,你现在越开心,到时候摔下来的感觉就越疼,也得让你尝尝天堂和地狱瞬间切换的滋味。

    “你的发心是不是好的我已经不在乎了,你爱怎么做就怎么做,你们的事情我以后绝对不会再掺和其中了,欺骗我的男人,我顾晓依不稀罕!我又不是没人要,追我的人一抓一大把,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呢!”

    顾晓依嘲讽的说着,像是累极了,不愿意再跟她说话一般,转身就上楼去了——她得去看看,腿上是不是真的青了。

    看着顾晓依以一个失败者的姿态黯然退场,顾晓菲心里的愉悦达到了顶峰,在心里得意的哼着:我看中的男人,就没有拿不下的,神挡杀神,魔挡杀魔,顾晓依,你就一个人偷偷哭去吧,你一个后来者,怎么也不可以抢在我的前面,抢走我看中的男人。

    想了想,她还是觉得有些不保险,觉得自己有必要再去核实一下这件事情,让自己更安心,而核实的最好办法,就是以探望为名,去看看另一个当事人的情况。

    他的情况最能说明问题了。

    想到自己也没什么事,于是顾晓菲立刻去房间里把自己收拾了一番,换了套漂亮的裙子,还画了个淡妆,就让司机送自己去到了的住处。

    见到顾晓菲来了的时候,心里一阵意外,却又觉得在意料之中,毕竟他跟晓依才商量过这件事,只是没想到,她这么快就坐不住了,心里不由得泛起一阵复杂的感觉。

    这么多年,她的确变了很多。

    “你来了?进来坐吧。”想到晓依一再交代过的事情,也摆出一副恹恹的样子,兴趣缺缺的招呼道。

    “哥哥,我来看看你,你还好吗?”顾晓菲仔细观察着他脸上的神情,推着轮椅进门之后,还暗暗查看了一番客厅里的样子。

    只见茶几上歪歪倒倒的放着几个空掉的酒瓶,房间里也有些凌乱,像是一个失意人借酒消愁。

    她心里对这一切满意极了,这说明一切都在按照自己想象中的来进行。

    看了她一眼,眼里晦涩难明,半晌才点点头,“多谢你关心,我很好。家里有点乱,还请你不要介意。”

    这里的惨状是昨晚他独自一人喝酒时弄的,昨晚晓依走后,他心里又疼又闷,像堵着什么东西,急需释放,就难得的一个人喝起酒来了,今天正打算收拾,就接到顾晓依给他打的电话,又匆匆忙忙的赶去了宋轻笑的家。

    此时,在顾晓菲眼里,俨然成了最好的“铁证”。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在心里无奈一笑

    有了晓依在前面的铺垫,想必,此刻在顾晓菲眼里,他就是一个在情场上失意的典型模板吧?然后急需她的安慰?

    顾晓菲心疼的看着,眼底还隐约露出一种说不出的兴奋,转瞬即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