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七章 我早就看淡了世间的一切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刚才宋轻笑去元宝的窝里看了看,惊讶的发现,元宝的食欲越来越大,原本能够吃两天的猫粮,被它一天就吃得差不多了。

    “元宝,你这是要干什么?”

    宋轻笑抱起元宝,与它对视,板着脸,一本正经的说道:“你不是橘猫,你的体型和它们是没法比的,所以你要控制住你寄几,再这么吃下去,那个窝都要容不下你了,我是不是还得给你准备一个卧室了?”

    对于这个提议,元宝用一个轻蔑的眼神给了她回答——也是可以的。

    对于自己的强行解答,宋轻笑也是忍俊不禁,松开手,让它仰面躺在自己的腿上,轻轻地揉着它圆滚滚的小肚子,嘟嘟囔囔的说:“你瞅瞅你,肚子都已经变得这么圆了,要不是知道你是一只公猫,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背着我被占便宜了。元宝啊,男人……公猫呢,一定要有一个健硕的身材才好看,你这都快肥硕了,你觉得合适吗?照镜子的时候,你是不是都看不到完整的自己?”

    元宝:“……”

    随便你怎么说,吃饱了喝足了才是王道!

    虽然宋轻笑一直在嫌弃它长胖了,但是并没有克扣它的口粮,食盆里的猫粮依旧倒得满满的,生怕它饿了的时候没东西吃。

    自打上次它走丢好久又回来之后,宋轻笑就特别的心疼它,对它更加的宠爱,生怕它再受了委屈。

    和元宝玩了一会儿之后,她耳边传来一阵脚步声。

    扭过头去看了看,发现是和顾晓依,手牵着手走了过来。

    嗯,顾晓依的脸上满是喜悦的笑容。

    见状,宋轻笑心中了然,故意轻咳一声,拉长了语调,怪声怪气的说:“哟,这是说什么悄悄话了,瞧这给高兴得,嘴角都要咧到后脑勺了。”

    顾晓依闻言,脸上的笑容一僵,随即没好气的说道:“笑笑姐,你不挤兑我是不是心里特别不舒坦?”

    “你怎么知道的?”宋轻笑故作震惊的捂住了嘴,一脸的诧异,“我没有告诉过你啊。”

    这段表演,可以给个满分。

    顾晓依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儿,嫌弃的情绪藏都藏不住。

    “哼!真的是没爱了,我要离你而去,让你知道因为你愚蠢的行为,对我造成了多么大的伤害。”

    见状,宋轻笑很是不给面子的哼了一声,摆了摆手,漫不经心的说道:“说那么多没用的,还不是因为来了,我就没有了用处,自然是要一脚踢开。唉,这样利用完人家转身就走的行为,还真的是挺伤人的。但是没关系,我早就看淡了世间的一切,心中不仅毫无波澜,甚至还有些想笑。”

    说完,朝着她呲牙一笑,神情不变。

    顾晓依:“……”

    p!

    丫的真是一个红果果的戏精,什么都被你说了,我还能说什么?

    真的是无“fuk”说。

    一旁的没有见过她们两个这么互怼的场景,感觉很是新奇,看得津津有味。

    触及到他的表情,顾晓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瞬间爆发,“郑!源!你笑什么!是不是你也在嘲笑我?”

    “没有没有,那怎么可能呢,”连忙表衷心,“我从来都不会嘲笑你的。”

    闻言,顾晓依很是满意,轻哼一声,暂且放过了他。

    她扭头看着宋轻笑,又扬起了头,一脸的傲娇,“笑笑姐,我是来通知你一声的,事情我们已经谈好了,也和好了,所以目前没什么问题了,我准备回家了,毕竟家里还有不止一场恶战要进行。所以我就不陪你了,你自己要是无聊,就和元宝玩吧,元宝性格好,是不会嫌弃你的。”

    宋轻笑:“……”

    为什么我的猫要嫌弃我?

    丫的说的一本正经,为什么内容听了就那么想让人抽丫的呢?

    撇了撇嘴,宋轻笑嫌弃的晃了晃手,“来来来,出门直走,左转就是大道,开车当心,恕不远送啊!”

    送别的话说起来真的是一点儿都不犹豫。

    顾晓依轻哼一声,“嗖”的一下子窜到她面前,在她惊恐的瞳孔中,抱了抱她,在她耳边轻声的说:“笑笑姐,谢谢你,有你陪着我,真好。”

    宋轻笑轻笑一声,拍了拍她的肩膀,笑嘻嘻的说:“傻丫头,说这些没用的。好了,赶紧回去吧,一晚上没回去,顾奶奶也很担心你。”

    “嗯,那我们先走了。”

    摆了摆手道了别,两人手牵着手走了出去。

    “你就不要跟我回去了,做戏就要做全套,不然显得太没诚意。”顾晓依站在车前面,一本正经的说。

    对此,倒是没有什么意见,点了点头,突然凑过去,扣着她的腰,深深地吻了下去。

    唇齿缠绵,顾晓依很快就沉溺在其中,软软的躺在他强有力的臂弯中,任凭他的唇舌攻城略地。

    一吻结束,恋恋不舍的后退了一些,看着她美眸迷离,粉唇微肿,眸光一暗。

    “那你要记得和我随时联系,不许不理我。”

    “知道了。”顾晓依红着脸点了点头,满面娇羞。

    她以前都没有发现,一个大男人居然这么粘人!

    两人分别坐进自己的车里,打着方向盘,一起离开了清晓园。

    在一个方岔路口,两人一左一右分开了,顾晓依再没有去别的地方,而是直接将车开回了顾家。

    进到客厅里面,她发现顾晓菲居然也在家,正看着电视,优哉游哉的喝着茶。

    听到声响,顾晓菲漫不经心的抬起眼皮,惊讶的挑了挑眉,“姐姐,你终于回来了啊,这一晚上你都跑去哪里了?知不知道我和奶奶有多担心啊。”

    “我去哪里了还需要向你汇报吗?”顾晓依冷哼一声,看都不想看这张虚伪的脸。

    丫的要不是笑笑姐的提醒,我差点中了你的计,真是好狠毒的心思。

    仔细打量了一下顾晓依脸上的神情,见她的眼睛肿得像两个水泡,顾晓菲在心里得意的笑了,猜到了她去找了,在那种情况下,只要是正常人,不可能不去找自己的男朋友对峙一番。

    她也猜到了顾晓依和谈话的结果,不然她不可能彻夜未归,而且姿态还这么狼狈,明显就是大哭过了。

    看来,自己的计策果然用对了,离间计压根就不需要自己亲自出面表演一番,随随便便几句话,就可以让这两人的关系逐渐破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