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四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既然这是照顾,那为什么你就认为只有两个人在一起才能是照顾?”宋轻笑的白眼儿都要翻到天上去了,“本来就觉得你的脑袋不是很灵光,现在看来,里面估计还灌了不少水,你走路的时候没有听到水声吗?”

    对于这种聊着聊着就上升到人身攻击的事情,顾晓依表示已经早就习惯了,心里根本就没有丝毫波澜,她已经能够从容的面对她的各种嘲讽。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顾晓菲和是小的时候就认识了,而且顾晓菲的腿也是伤在小的时候,那个时候的孩子知道什么?懂得什么叫做‘一生一世’吗?又或者说,那么久远的记忆,到了现在这个时候,真的还可以记得住吗?晓依,你要提高警惕,千万不要钻进她给你设的圈套里面。

    闻言,顾晓依明显愣住了,看着她,喃喃自语道:“圈……圈套吗?”

    “没错,”宋轻笑点了点头,难得的一脸严肃的和她解释,“或许她就是想要凭借着你对过去事情的不了解,对以往事情的生疏记忆,随便编了一个瞎话,主要目的是为了蒙骗你,离间你和之间的感情,若是你们能因此而分开,那她的目的就算完全达成了。”

    不得不说,顾晓菲小小年纪,心思深沉得可怕,几乎每一件事情,都会被她用来算计,借此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这样的心性,若是放在商场上,将是一个难以匹敌的敌人,可是她偏偏用在了儿女情长上,就显得很是大材小用了。

    而顾晓依听了,拧着眉头,陷入沉思。

    对于她来说,宋轻笑的话,不亚于当头一棒,将她混沌的头脑一下子打醒,让她能够用平常心去看待事情。

    不得不说,若是没有宋轻笑的这一番话,她自己还不一定要钻多久的牛角尖呢。

    想着想着,她的脸上阴霾渐渐散去,重新出现了点点欣喜的表情。

    宋轻笑一直在关注着她,看到她脸上的表情,心里蓦然松了口气,如释重负的说道:“看你的神情,应该是已经想明白了,既然如此,那就不要再愁眉苦脸的了,也不要让再继续担心,两个人早些和好,马上都要结婚的人了,还天天被这种无聊的小事影响心情,晦不晦气?”

    顾晓依明白自己错了,低着头乖巧的挨训,一句反驳都没有,这副样子让宋轻笑反倒不好意思再说什么了。

    “算了算了,我还是不说了,以后再遇到这种事,自己多留个心眼儿,不要让别人钻了空子。”摆了摆手,宋轻笑开始撵人,“既然没事了,那你收拾一下赶紧回家吧,天都这么黑了,一会儿路更不好走了。”

    结果等到她说完,坐在沙发上的顾晓依都没有动一下,抬着头看着她,一脸的委屈可怜,“笑笑姐,你都说了这么晚了,那我今天不回去了,在你们这里借住一晚好不好?家里还有那个顾晓菲,我现在一想到她就火冒三丈的,恨不得拿一个平底锅拍到她的脸上,所以在我平复好心情,能够回去面对她之前,我还是先不要回去了,省得奶奶还要为我们两个操心,不值得。”

    听到她说要留住,一直装作透明人的傅槿宴眉梢动了动,眼睛向她的方向瞥了瞥,继而垂下眼眸,掩住了眼底的不情愿。

    又是一个要抢他老婆的,好想直接丢出去啊!

    相对于傅槿宴,宋轻笑的反应则是平淡得很,没什么惊讶的表现,“也好,你留在这里住一晚上,然后明天回去的时候,她看到你这么憔悴的模样,一定心里都在偷笑,然后你就假装透露出你要和黄了的事情,让她先高兴高兴。可是她现在有多高兴,等到看到你结婚的那一天,她就有多崩溃。这叫做‘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绝对不能便宜了她,让她好好尝一尝其中的滋味。”

    顾晓依听了,皱着眉头仔细思考了许久,渐渐地想明白了她的意思,恍然大悟,眼眸中闪过一抹精光,手掌一拍,高兴的说道:“这个主意好!每次我都是被她牵着鼻子走,实在是太憋气了,这一次,我一定要狠狠地扳回一城,让她知道,我也不是吃素的!”

    “你当然不是吃素的,你丫的每次吃肉都跟饿狼一样。”宋轻笑很不给面子的丢了一个白眼儿过去。

    闻言,顾晓依涨红了脸,一脸的纠结,“哪有……”

    只是她说话的底气不足,明显的心虚。

    不过宋轻笑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做过多的探讨,调侃了一番之后,拉着她站起来,准备带她去客房。

    安顿好了之后,宋轻笑关上客房的门,一转身,迎面就撞上了一堵人墙,鼻尖差点儿都给撞歪了。

    “哎哟,我的鼻子!”

    捂着伤处,宋轻笑皱着一张脸,不满的控诉,“傅槿宴!你就庆幸我的鼻子是原装的吧,不然的话,这一下撞下去,我的鼻子绝对就废了,能歪到后脑勺去!”

    看着她一脸愤愤不平的样子,傅槿宴哭笑不得,伸手轻轻地捏了捏她的鼻尖,很没有诚意的说道:“还好还好,这不是没事嘛,证明原装的质量就是好,不用担心,就算你鼻子真的歪了,在我心里,你也是最美的。”

    很可惜,对于宋轻笑而言,这样的夸赞已经没有什么实际的效益了,她连一个敷衍的笑容都不愿意露出来,轻哼一声,一扭头,傲娇的走远了,边走还边说:“我不要和你这个庸俗的人类玩耍了,我要去睡觉了,折腾了这么久,我困得眼睛都要睁不开了……”

    傅槿宴跟在她的身后,两人一前一后的回到了卧室。

    关灯,睡觉。

    次日,傅槿宴照例早起去上班,剩余的两个闲人窝在床上,一觉睡到了快中午的时间,才悠悠转醒。

    宋轻笑看到和自己几乎是同时从房间里面出来的顾晓依的时候,着实惊讶了一下。

    “晓依,你居然现在才起来,不用去公司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