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三章 经久不衰的狗血家庭伦理剧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顾晓依来到车库,动作迅速的发动车子,车轰鸣了一声就像只箭一样射了出去,在安静的傍晚格外响亮。

    坐在客厅的顾晓菲听到响动,嘴角翘起了一个愉悦的弧度,然后熟练的推着自己的轮椅就回房间去了——谁记忆力那么好,还记得自己小时候说过哪句话?不过是照着当时的情形胡乱编造一番而已。

    但她的腿确是真的因为救而受的伤,这点可没骗顾晓依那个傻子。

    傅槿宴觉得,自己是不是平时表现得太亲民了,所以才使得所有的人面对他的时候都有恃无恐,一脸的无所畏惧。

    就像此时此刻,他看着正坐在客厅,抱着自己老婆哭的那个女人,气得牙根都在痒痒。

    明明刚才都要睡觉了,结果突然听到了一阵汽车引擎的声音,然后就听到了敲门声。

    走过去打开门的时候,就听到一声悲天怜地的“笑笑姐”,一个人影就扑了过来。

    当时傅槿宴就以为是谁要偷袭,防备姿势都已经做好了。

    结果那个人在半路硬生生的停住了,茫然的看了看他,嘟囔了一句“不是你我要找笑笑姐”,就撞开他冲了进去,直接将坐在沙发上的宋轻笑扑到在沙发上,一把抱住就开始放声大哭。

    宋轻笑:“……???”

    傅槿宴:“……???”

    二脸懵逼有木有!

    这特么是什么剧情,是想要干什么?

    最后,傅槿宴坐在距离她们不远的另一处沙发上,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们相拥哭泣,心中毫无波澜,甚至还有些想笑……才怪!

    对于他的哀怨,正沉浸在悲伤中的顾晓依是感受不到的。

    她搂着宋轻笑,哭得声嘶力竭,嚎啕大哭,泪水像是不要钱一样的往外流。

    宋轻笑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肩膀已经是潮湿一片,粘在身上,十分的不舒服。

    但是她却什么话都不能说——这位大姐哭成这个样子,自己要是再嫌弃她,只怕到时候泪水都能将他们家给淹了。

    “晓依,哭吧,哭吧,只要你心里舒坦了,怎么哭,怎么爽怎么来。”

    宋轻笑虽然这样说着,但只有她自己知道,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她的内心在滴血。

    哭了不知道多久之后,顾晓依觉得眼睛都开始发涩发疼了,她才终于抽了抽鼻子,结束了自己的“水漫清晓园”的行为,松开紧搂着宋轻笑的手,低着头伸手抹着脸上的泪水。

    此时,一盒纸抽递到了她面前。

    顾晓依抬起头看了看,对面宋轻笑正对着她微微的浅笑,“别用手擦,对眼睛不好,给你纸。”

    顾晓依点了点头,抽出纸巾,将脸上的泪痕擦干净,对她扯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

    “行了,不想笑就别笑了,在我面前你还有什么可勉强的,现在可以说了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值得你这么晚了跑到我家来找我哭。”

    说着,宋轻笑想到了一种可能,尝试性的问道:“是不是因为那个沈芳菲?”

    虽然沈芳菲已经改了名字,可她还是习惯叫她原来的名字。

    话音落下很久之后,才听到顾晓依低低的“嗯”了一声,抽抽噎噎的将事情的大致经过讲了一遍。

    宋轻笑听完,完全蒙住了。

    这剧情,真的是……一波三折,比电视剧还要精彩。

    本来以为最开始的“抢婚”就已经挺惊悚了,后来又来了一个“认亲”,更加惊悚,等到她好不容易缓和了这两个姐妹关系的时候,更狗血的,所有电视电影中的必杀技来了——救命之恩。

    真的是想呵呵她一脸了。

    这么波荡起伏的剧情,宋轻笑觉得,若是拍成电视剧,只怕会深受中老年妇女的喜爱,毕竟这种狗血的言情家庭伦理剧,不管过了多少年,都是经久不衰的。

    “所以你听完了,就去找了?”

    顾晓依红着眼睛对着她点了点头,眼泪眼看着就要流下来,被她猛地抽了一下,连同着鼻涕一起收了回去。

    宋轻笑:“……”

    这个画面看着真的是……挺恶心的!尤其是吸鼻涕的那一声。

    “当时我听到顾晓菲对着我说,她的腿是怎么伤了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是懵的,完全无法思考,只想赶紧找到,然后听他亲口告诉我事情的真相。可是当我看到他垂着头不否认的时候,我又开始后悔了,后悔为什么要去找他,若是不去找他,只当顾晓菲说的话是在放屁,是不是我的心情就不会受到影响了?”

    顾晓依低着头,抽抽噎噎的说着,心情更加沉闷,整个人看上去都烦躁不安。

    闻言,宋轻笑长叹了口气,轻拍着她的肩膀劝慰,“可是你自己好好的想一想,若是你真的将这件事忍在心里,你真的就会感到好受吗?”

    “我……”

    迟疑了一下,顾晓依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内心似乎有个声音在悄悄地说:不会的,不会开心的。

    “你不会开心的。”宋轻笑替她回答了出来,“我对你的性格也算有所了解,你若是能这么忍气吞声,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话,那你也不至于现在跑到我的家里,抱着我哭。这说明什么?难道表现得还不明显吗?”

    本来就是直来直往,洒脱的性格,又怎么可能会选择视而不见呢。

    “你去问了,其实也算是了了你的一段心事,虽然答案是你最不愿意听到的。让我猜一猜,你现在会这么发愁,其实是因为你觉得当年的那个承诺,就是变相的宣告了顾晓菲的身份,你感觉到了威胁,所以惶恐不安,对吗?”

    心事被说中,顾晓依已经不觉得惊讶了。

    咬着唇,她又轻轻的点了点头。

    见状,宋轻笑松了口气,随即换上了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磨牙的样子仿佛想要扑过去咬她一口。

    “你说你是不是傻,这种事情你有什么可发愁的?”

    宋轻笑每说一句话,就伸着手在她的头顶戳一下,摆出一副要将她的头戳穿,看看里面是不是装着水的架势,“谁告诉你照顾一生一世的意思就是两个人要在一起了?拿我和你打个比方,你救了我,受了伤,我感谢你,说要照顾你的一生,然后我给你足够的钱,让你过富裕的生活,或者是,我花钱请陪护,照顾你的衣食起居,让你衣食无忧,不用为生计所奔波,这是不是照顾?”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