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二章 那就劳烦夫人给为夫挠挠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傅槿宴听完后,眼中闪过一抹晦暗不明的光芒,强压住心里的烦躁不安,淡淡的解释道:“可能是因为季节的原因吧,这个季节就是容易让人产生疲惫乏力的感觉,不是说夏日炎炎正好眠吗。还有就是你的身体正处于病后的恢复期,所以会经常觉得懒洋洋的,提不起精神,再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闻言,宋轻笑皱了皱眉头,不确定的说着:“槿宴,你说得是没错,但还有一点,你说会不会是因为我最近实在是休息过头了,所以这种情况才会越来越严重?就像那些睡很长时间的人,总也睡不醒,睡起来后精气神都像被抽掉了一样,一点活力都没有,你说我是不是也是这种情况,所谓物极必反嘛。”

    “嗯,这种情况也是可能的。”傅槿宴淡定地若的点点头,既然她自己都往这个方向上猜测了,他也只好顺手推一把。

    “既然这样,那我是不是应该勤快起来,每天朝九晚五的上班,鞭策一下自己,说不定这种情况一下子就好了?”宋轻笑眨巴着眼睛,期待的看着傅槿宴,“你别说,这么久没上班了,其实我还蛮想去工作的,在家里工作那些都像是小打小闹,没有坐在办公室里面有感觉,而且在家里时间太自由了,有电视有零食有元宝,诱惑太多了,分分钟让我分心的节奏啊。”

    傅槿宴嘴角抽抽,无语的问道:“敢情你是觉得自己休息够了,所以想勤劳一把了?”

    听到他的话,宋轻笑的思维一下子就带偏了,嘟着嘴,不满的反驳,“哪有,我一直都很勤劳的好不好,在生病期间还不忘工作!我觉得自己都配得上劳模的称号了。我就应该是被人称赞的典型。”

    看见她这副傲娇的小样子,傅槿宴眼底含笑的点点头,顺着她的话夸奖道:“嗯,是……”厚脸皮的典型。

    这个世界上再也找不出比他媳妇脸皮还厚的人了,所以他当初觉得羞涩易脸红的那个宋轻笑,绝壁不是她本人!

    “所以,你作为典型,是不需要干活的知道吗?只需要往那个宝座上一坐,等着众人来膜拜就好了。这就是你最大的价值啊。”傅槿宴又补了一句,宋轻笑现在还不适合去上班。

    况且,他的计划也要开始实施了……

    一想到那个计划,他的心就像被人划开了一条口子,汩汩的流着鲜血,但是他不敢堵那万分之一的机会。

    而且,再不行动起来,被她察觉了,就来不及了。

    闻言,宋轻笑一拳头就捶了过去,一点都没有客气的意思,“你又在拿我开玩笑了,是不是皮痒痒了,需要我给你挠挠?”

    傅槿宴才没有被这个纸老虎威胁到,而是往沙发上那么一趟,一副任君摆布的样子,无赖的说道:“刚好我也有一段时间没去健身房了,那就劳烦夫人给为夫挠挠了。”

    宋轻笑:“……”

    你说挠就挠,我不要面子的啊!

    我不收费的啊!

    这边,顾晓依和顾晓菲在最开始这两天的相安无事后,又发生了一件事,足以让顾晓依抓狂痛恨的事。

    这天,几人刚沉默的吃完饭,顾晓依正要去书房处理事情,就听到顾晓菲喊道:“姐姐,等一下,我有件事情想跟你说。”

    “我们还有什么需要说的吗?”顾晓依头也没回的问道。

    顾晓菲笑了,笑容中隐含着一起恶劣的期待,“我觉得,姐姐对这件事一定很好奇,只是一直憋着没问而已。”

    “哦?那你说来听听。”顾晓依转身看着她,挑了挑眉。

    她不觉得现在还有什么能打倒自己,连她爸爸的私生女都在她眼皮子底下了,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让她无法接受的呢。

    “姐姐你想不想知道,我这双腿是怎么成了现在这个样子的呢?”顾晓菲说起自己双腿的时候,一丝一毫的嫌弃厌恶都没有,竟然笑了,笑容中带着一抹显而易见的甜蜜。

    看着她这反常的样子,顾晓依顿时心中警铃大作,直觉下面的话不是自己愿意听见的,她正想转身离开,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顾晓菲一字一顿的说出了口,“这双腿呀,是当初在一场街头车祸中,为了救哥哥而受的伤,我们也是因为那次的事故而结识的。所以那几年,哥哥对我一直都很好,只是因为后来他们家搬走了,我也几度搬家,我们才失去联系的。”

    说着,她轻轻的抚摸着没有觉知的双腿,仿佛这是一个什么伟大的象征。

    听了她的话,顾晓依顿时如遭雷劈,满脑子里都是那句话,在反复的回响。

    ——这双腿呀,是当初在一场街头车祸中,为了救哥哥而受的伤,我们也是因为那次的事故而结识的……

    她第一次痛恨自己的听力这么好,每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甚至连她语气里的小确幸都听出来了。

    原来,还有这么一桩事瞒着自己……

    竟然瞒了这么久,都没有让自己察觉到一丝一毫。

    原来,她竟然真的像一个傻瓜似的,被人蒙在鼓里吗?

    顾晓菲十分满意的看着顾晓依脸上失魂落魄的神情,叹了一口气,悠悠的说道:“哎,这件事我想了很久,觉得你有权利知道,不然你总以为我是个抢人男朋友的小三,但当初哥哥对我说的话,我一字一句都没有忘记呢,我没有认为这是开玩笑的,我这么多年一直在找他,就是为了找他履行,他当初说过的要照顾我一生一世的诺言。”

    “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了,他却要跟别人结婚了,你说我能不伤心难过吗?”

    顾晓依趔趄着后退了一步,这句话再度像一个巴掌,狠狠的扇在了她脸上,让她身心千疮百孔。

    原来,他说过要照顾别人一生一世,所以那人才找上了门,甚至闹出后面这许多事情。

    而起因仅仅是因为一些小时候的诺言……

    多么讽刺……

    那她爷爷的命就这么白白没了?她付出的那一腔感情就这么被当做了一场笑话?

    这算什么?

    ,这又算什么?

    “哎,姐姐,你别走啊,我话还没说完呢。”顾晓菲看着顾晓依一句话不说,夺门而出的身影,“着急”的喊道,“姐姐,外面天黑了,你一个人出去不安全。”

    顾晓依现在没有任何心情听她讲话,她现在满心想的都是——她要去找问个清楚!现在,必须!不然她今晚会失眠一整夜的。

    她想问他为什么要瞒着她,为什么不能跟她说出这一切事情的真相,为什么要这样对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