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九章 脑子进水忘记空出来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她多多少少也知道一些顾家的事情,当年顾氏夫妇也是类似联姻,但是婚后夫妻感情很好,不像有些家庭,夫妻两人各玩各的,彼此之间互不相干。

    后来夫妻两人前后因为意外去世,多少人还曾经惋惜,可怜他们夫妻二人,英年早逝。

    可是这么恩爱的夫妻,此时却被曝出来多了一个私生女,这是多么大的讽刺啊!

    简直就是将已经过世的人再拖出来,朝着脸的位置狠狠地甩了一巴掌!

    对于感情,对于婚姻,宋轻笑一直是抱着十万分的忠诚来看待的,所以对于顾先生的私生女,她心中有不齿,有厌恶。

    可是——

    无论再怎么样,顾先生依旧是顾晓依的父亲,在两人短暂相处的几年里,他对顾晓依,完完全全的尽到了一个父亲应该有的职责,从未有过亏欠。

    若是说亏欠,只怕也是对顾太太有亏欠罢了。

    叹了口气,宋轻笑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软着嗓音劝她,“晓依,这件事情,我身为一个外人不好做过多的评论,可是在我看来,有私生女,不一定就是背叛。顾家家大业大,顾伯父生前一定也是在公司中身处要职吧?”

    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会问到这个问题,但是顾晓依还是轻轻地点了点头,低低的“嗯”了一声。

    “所以啊,顾伯父职位重要,平日里估计也是免不了有许多应酬,我不敢保证其他的,但一个人若是喝醉了,被人乘虚而入,也是极有可能的事情。男人喝醉酒,还能够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哪里,在干什么,这样的人简直是少之又少。更何况,说不定还有身旁人的起哄和掺和。名利场上,潜规则的事情简直是数不胜数,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给别人下套的,更是多如牛毛。”

    宋轻笑拉着她的手放在手心,另一只手轻轻地拍了拍,语重心长的说:“晓依,看事情不能只看表面,一个私生女的出现,并不能代表太多东西,毕竟在这世上,人比鬼还要可怕,人心深不可测,你根本就不知道他们究竟在想什么,又在密谋什么。或许是顾伯父曾经真的犯下错误,但是不是所有的错误都要判处死刑呢?有些事情,身不由己,不是推辞,而是真的无奈。”

    “笑笑姐,你的意思是,我爸爸当初,不是背叛了我妈妈,而是因为意外,才有了沈芳菲的是吗?”顾晓依抬起头,眼眸中泪光闪烁,“可是自打我爸爸去世之后,我妈妈就一直郁郁寡欢,缠绵病榻,最终不治身亡,难道不是因为她知道了这件事情,才会郁结于心吗?”

    因为丈夫的背叛,使得她失去了生活的希望,最终才会走向死亡。

    闻言,宋清笑愣了一下,随即哭笑不得,神情写满了无奈,“你是不是脑子里面进水又忘记给空出来了?”

    “……”怎么好端端的说着话,又开始人身攻击了?

    顾晓依瞪着眼睛,一脸的莫名其妙。

    面对她的疑惑的神情,宋清笑直接回了一个白眼儿,伸手戳了戳她的额头,恨铁不成钢的说道:“我看你一定是脑子秀逗了,你都说了,是顾伯父去世之后,顾伯母才郁郁寡欢的,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至少有一半的原因是因为顾伯父的去世,心爱的人离你而去,你能承受得住?”

    “不能。”顾晓依很是诚实的摇了摇头,再次换来一个白眼儿。

    “这不就得了嘛。”

    宋轻笑觉得自己的白眼儿都要翻到天上去了,“我都不知道要怎么说你好了,居然成天想着自己的爸爸是不是出轨了,是不是背叛你们家了,就不能想些好点儿的事情?万一是下套了呢?万一是事先挖好的陷阱呢?顾伯父说不定也是一个受害者啊。”

    “真的是这样吗!”顾晓依猛地反握住她的手,眼睛中迸发出奇异的光芒,“所以我爸爸没有背叛我妈妈,是吗?”

    宋轻笑看着她一脸的希冀的表情,勾着唇角露出一个假到不能再假的笑容,冷冷的吐出两个字:“不是。”

    顿时顾晓依就觉得像是一盆冷水朝着她的头狠狠地泼了过来。

    心中好不容易燃起来的希望,瞬间被浇灭。

    感觉真的是……透心凉,心飞扬!

    看着顾晓依脸上好不容易扬起来的希望又渐渐消散,宋轻笑心疼不已,连忙拍了拍她的肩膀劝慰她,“你先别难过,我说的也只是我的猜测,现在当事人已经不在了,我们说的再多,也没有证据,事实究竟如何也不知道。但是我希望的是,不要因为沈芳菲的身世,就去怨恨顾伯父。而且我觉得,若真的只是顾伯父在外面有了别的人,顾爷爷知道了,又怎么会受到这么大的刺激而过世,这其中,恐怕还有别的事情,毕竟顾爷爷不管怎么说,也是经历了很多风雨的人,不会因为一个私生女就承受不住刺激。”

    闻言,顾晓依的表情起了变化,先是茫然,随即是沉思,最后转为愤慨。

    “嘭”的一声,她猛然将杯子摔在茶几上,铁青着一张脸,脸色难看到了极致,“沈芳菲!终究还是你捣的鬼,居然心狠手辣到这种地步,简直是丧心病狂!我不会放过你的,我绝对绝对不会让你好过的!”

    “晓依!”

    宋轻笑猛地拉住她的手,将她的身子转过来,面对着自己,皱着眉,冷声呵斥,“你先冷静点!不要这么激动!我都说了,事情的真相究竟是怎么样的,我们现在还不知道,所有的一切都还只是猜测,所以你千万不要激动,要冷静,一旦情绪失去控制,就很容易被别人钻了空子,到时候受欺负的,还是你!你听明白没有?”

    若不是情况不允许,宋轻笑甚至想疯狂的摇晃着她说,这样的威慑力似乎更大一些。

    但是看着她现在这样的情况,恐怕自己一晃,再给她晃出个脑震荡,那就不太好了。

    摇了摇头,宋轻笑心中升起一丝惋惜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