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八章 沸沸扬扬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得了,楼上的,你压根就参与不进去好吗,海选的时候就被淘汰了。”

    “妈耶,大伙赶紧给我支支招,我这血汗钱快要保不住了好像,手头上顾氏的股票要不要抛出去?虽然不多,但钱可都是我实实在在一分一毫挣来的啊!之前那些事情就让我亏了不少,现在又来这么一出,莫不是要让我把老本都吐出去吧?”

    “我觉得大可不必担心,以我们国人的脑洞,大家都爱反其道行之,有时候越是坏的事,大家越会一窝蜂的冲上去,这件事很有可能是一个转机,说不定股票一下子就回到之前的点了呢。不过这也只是一个猜测罢了,楼上的,你要擦亮你的火眼金睛啊,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你们猜,这个沈芳菲进了顾家后,会不会又掀起什么大浪来?这个连续剧还有续集吗?”

    “我不说话,嗑着瓜子静静的看你们讨论。”

    “我不说话,嗑着瓜子静静的看你们讨论+。”

    “其实我还蛮支持沈芳菲回顾氏的,毕竟她有着顾氏的血脉,怎么可能流落在外呢,而且一个女孩子,无依无靠的,还没办法行走,回顾氏是最好的办法了。上一辈的恩怨毕竟是上一辈的了,不能将仇恨延续到这一代吧,大家相安无事就好了。顶锅逃跑,表喷我,我脆弱。”

    “你脆弱还敢说这些话,不知道小三生的孩子也是要被看不起的吗!莫名想起了一句话,老鼠生的孩子会打洞。卧槽,这又是什么梗?”

    网上讨论得沸沸扬扬的,像是一滴水溅进了烧开的油锅里,说什么的都有。

    有同情顾晓依的,也有同情沈芳菲的,还有吃瓜看戏的,总之就像登台唱戏一般,好不热闹。

    而身为事件的当事人,顾晓依则始终都没有在网上发出任何声明,整个人就像是消失了一样。

    但是宋轻笑知道她并没有消失,而是……正坐在她家的沙发上郁郁寡欢。

    从看到新闻的那一刻开始,宋轻笑心里就隐隐的开始不安起来,当即拿起电话给她拨了过去。

    结果电话刚接通,还没等她问什么,电话那头的顾晓依就已经率先开了口,“笑笑姐,我马上就要到你家了,你给我开个门吧。”

    闻言,宋轻笑很是惊讶,挂了电话连忙就走过去将门打开,一抬眼就看到一辆车驶了进来,停在自家的车库。

    车门打开,走出一道曼妙的身影。

    平日里见到顾晓依的时候,就算她还没有说话,但是行为举止就已经让人觉得,这是一个活泼可爱,性格直爽的女孩子。

    可是现在……

    看着她慢吞吞,一步一步走有气无力的样子,宋轻笑心疼中还掺杂着担心。

    这丫头,精神状态都已经这样了,居然还敢自己开车来。

    真的是不想要命了吗?

    简直是找骂!

    “笑笑姐……”

    看着已经走到自己面前,微抬起头,轻咬着唇,眼眶都是红红的顾晓依,宋轻笑已经到了嘴边的责备怎么都吐不出来了。

    算了算了,毕竟刚刚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自己还是先不要跟她计较这些了。

    叹了口气,宋轻笑扬起一个笑脸,拉着她的手,一边走一边说:“今天你过来,是不是知道晚上我们家里要做大餐,所以提前过来占位置?我也是奇了怪了,你们是不是在我家都安了监控器了,每次想要偷吃些好吃的,都会被发现。”

    说着说着,她突然想起什么,猛地捂住了嘴,瞪大了眼睛,一脸的惊恐。

    “等等!你们要是真的安了监控器,有没有看到什么画面啊?”

    顾晓依:“……”

    “你们要是看到了,千万不要外传出去,毕竟我现在已经够火的了,最近好不容易想要低调一些了,要是再……我一定会被网上那些人鞭尸的。”宋轻笑说的一本正经,心有戚戚然。

    顾晓依已经无力吐槽了,无奈之下,叹了口气,有气无力的说道:“笑笑姐,我知道你是在逗我开心,但是对不起,我现在的心情真的是……高兴不起来。”

    闻言,宋轻笑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也慢慢的消散了。

    看着顾晓依脸上的表情,她也无奈的叹了口气,拉着她坐在自家的沙发上,端起冯妈刚刚沏好的玫瑰茶,递到了她面前。

    “先喝口水润润嗓子,这个玫瑰茶是我最近发现的好东西,美容养颜,关键是味道还不错。”将杯子塞到她的手里,宋轻笑难得认真的看着她说,“无论什么时候,无论发生了什么事,要记住,绝对不能输了自己的气场,你一旦露出一点点的软弱,就会给别人可乘之机。所以哪怕是要装!你也得装出一副高冷不可侵犯的模样,不然到时候,别人到你的领地耀武扬威,你除了干生气,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顾晓依听了,垂着头沉默寡言,没有说话。

    半晌之后,只见她轻轻地点了点头,端起杯子,小口小口的喝着。

    听进去了。

    得到这一认知的宋轻笑心里多多少少有些感慨。

    其实说句不好听的,这种事情,不发生到自己的身上,你永远都不知道会造成多么严重的伤害。

    心灵鸡汤谁都会说,但是能不能承受得住,还要看当事人的心理素质。

    其实根本原因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一杯淡红色的玫瑰茶半数已被喝下,顾晓依捧着杯子,突然低声问道:“笑笑姐,你说这世上真的没有相融以沫的真感情吗?我一直以为我爸妈的感情非常好,在我有限的记忆里,他们一直都十分恩爱,我也总是听到别人夸赞说,他们两人是豪门之中少有的感情深厚的夫妻。可是现在,我突然不知道,当初的记忆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了,如果真的是相爱的两个人,那、那……沈芳菲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宋轻笑闻之有些微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