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五章 惊心动魄加深谋远虑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闻言,宋轻笑挑了挑眉,露出一脸玩味的表情。

    这个,没看出来还挺有心机的嘛。

    知人知面不知心,果然看人不能只看表面,这样的男人,也绝对不会是表面上看着那么“纯良”的。

    也就是晓依这样的傻姑娘,才会被他忽悠得晕头转向。

    “然后呢,他进你房间里去干什么了?”

    “他,他……”

    顾晓依依旧是一脸羞涩的模样,脸上的红晕已经蔓延到脖子上了,“当时我刚要睡着,还是迷迷糊糊的,他就钻进了我的被子里,搂着我,问我是不是不喜欢他了,所以才要赶他走。天知道,当时我整个人都蒙了,大脑完全没有办法思考,就下意识的摇了摇头,说不是。结果他还不放过我,又问我白天的话是什么意思,我当时头脑一热,就说我们之间的关系还是比较尴尬的,总是住在一起,传出去不好听……”

    “结果没想到那货听了,特别坦然的说,那要是关系扶正就可以了呗?那我们去结婚吧。当时我也没反应过来,顺着他的话就点了点头,说了声‘好’,后知后觉才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一脸懵逼啊!”

    说着说着,顾晓依捂住了脸,不断地发出哀嚎的声音。

    窝在地毯上懒洋洋晒太阳的元宝听见了这么惊悚的声音,竖起耳朵,抬起头,左右看了看,起身走远了。

    太吵了,我要换个地方继续睡。

    元宝可以跑,但是宋轻笑不能跑,她张着嘴,一脸无奈的看着还在不停鬼哭狼嚎的顾晓依,内心只剩一个大写的“卧槽”!

    还有这种操作,真的是啊。

    看来刚才想的没有错,晓依这样的智商,碰上,完全就是被碾压的命!

    无奈的摇了摇头,宋轻笑忍着笑,强装正经的问道:“那你反应过来了,怎么办?还能反悔吗?”

    话音刚落,她就看到顾晓依放下手,抬起头,一脸哀怨的看着她,轻轻地摇了摇头,语带哽咽,“不能了,因为这货问我的时候,居然还录了音!说是为了避免我反悔,留作证据,我要是不承认,就是始乱终弃!”

    鬼知道,当她听到那个录音的时候,精神有多么的崩溃。

    觉得简直就是被下了一个圈套,自己还傻乎乎的,毫不犹豫的就跳了进去。

    就像是要逼良为娼一样!

    闻言,宋轻笑彻底愣住了,心中竖起了一根大拇指,周围还放着烟花爆竹。

    这真的是“万万没想到”系列啊。

    看来是把她吃得死死的了。

    怨不得别人,怨就只能怨顾晓依自己智、商、不、够!活、该、被、压!

    “这个,还真的是……刷新了我对他的认知啊,呵呵呵呵……”宋轻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能发出一阵干笑,缓解尴尬的气氛。

    气氛是尴尬的,笑声也是尴尬的,负负得正了解一下?

    “我也没想到,他居然是这样的一个人,乘人之危,凑不要脸!”顾晓依一脸的愤愤不平,气愤非常。

    不过可惜,宋轻笑并不吃她这一套,轻哼一声,漫不经心的说道:“你先等会儿,我有个问题问你。看你这样子,好像是挺不高兴的,可是我记得你刚进来的时候,貌似是一张脸笑得像盛开的菊花一样,谁见了你都知道你心情巨好。来,解释一下,前后差距这么大,你是戏精学院毕业的高材生吗?”

    “我……”

    被戳穿假象,顾晓依顿时有些装不下去了,眨了眨眼,笑得比宋轻笑刚才的笑声还要尴尬,“哎呀,笑笑姐,那个、那个,我当时是挺气愤的,但是事后我就想开了啊,刨除被他威胁着答应结婚以外,其余的也没有什么,毕竟我们真心相爱,在一起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那求婚的事情,就这么草草的结束了吗?”宋轻笑有些替她感到不满,“虽然你们心意相通,但是求婚在意的是这个仪式,若是太敷衍的,会不会不太好?”

    听她这么一说,顾晓依裂开嘴一笑,摇了摇头,“没有啦,第二天的时候,他就正正经经的和我求了婚,还跟我说,在我问他的时候,他就开始准备着求婚的事宜,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所以晚上才要先要个保障,以免我脾气上来,说啥都不同意,那就尴尬了。现在好了,有了这个录音做把柄,我说什么都不能再反悔了。”

    闻言,宋轻笑顿时膛目结舌,再次被的深思熟虑所打败。

    整个过程真的是……惊心动魄,深谋远虑啊,将所有可能出现的因素都打败了。

    佩服佩服。

    看着宋轻笑半天没有说话,顾晓依伸手在她的眼前挥了挥,“笑笑姐,笑笑姐!你想什么呢?”

    “啊?”猛然回过神的宋轻笑茫然的看着她,摇了摇头,哭笑不得,“没想什么,就是感觉你们家还真的是……很有本事了。”

    顾晓依被她话里的字眼说得再一次红了脸,低着头摆弄着手指,喃喃自语的说道:“什么‘我家的’啊,我们还没领证,还没有关系呢。”

    “这领证的事情不是分分钟就可以的事情嘛,早晚都是一家人,还有什么好害羞的呀。”宋轻笑不放过任何一个调侃她的机会,“不过今天怎么没有陪你过来?”

    热恋期,又刚刚求婚成功没多久,两人不应该是一直黏在一起,分也分不开的吗?

    说起这个,顾晓依眼睛一瞪,仰着头哼了一声,一脸傲娇的说:“我把他踢出家门了。反正他的目的都已经达到了,那还赖在我家干什么,我让他回去准备结婚的事情去了,不然他老是在我面前晃悠,我会忍不住想起之前的事情,就想要把平底锅拍在他的脸上。”

    闻言,宋轻笑哭笑不得,也是服了这对欢喜冤家。

    “那你也不能什么都不管啊,毕竟是你们两个人的婚礼,你什么都不插手,合适吗?”

    “没有啦。”顾晓依摆了摆手,笑着解释道,“我就是嘴上那么说说,该管的还是得管。不过郑伯母心疼我,什么都不让我操心,一切的事情她都揽了过去,时不时地就来找我奶奶商量,我和闲得都要发芽了,没办法,我们两个就揽下了送请柬的工作,至少也有些参与感。”

    说完,她还很是无奈的耸了耸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