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八章 拿小龙虾换工作室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这才午后两点,但傅槿宴今天也没心情去上班了,便一个人走到阳台上,看着外面的景色,抽了一下午烟。

    他对自己要做的事一向很清晰,下了决定后就不会轻易更改,中午的那些缓冲,也只是为了让自己能够更安心一点,因为即将举起屠刀的是他。

    他也是个人,说不内疚不心痛那是假的,尤其是这把刀对准的还是自己最爱的妻子和期盼已久的孩子。

    只能说天意弄人。

    第二天,傅槿宴走后,宋轻笑在家里带着也无聊心慌烦闷,以为是自己在家里待久了憋出问题来了,便收拾了一下,溜达着去了工作室。

    顺便给萱萱和小纯带了些好吃的,毕竟她这个老板当得实在是太不称职了。

    她自己都为那两只觉得苦逼兼心疼。

    “哈喽,我回来咯!”

    宋轻笑热情洋溢的朝着两人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好像在说——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萱萱:“哦!”

    小纯:“好!”

    见两人没什么特别的反应,都是一个字回答自己,宋轻笑有点挫败,但很快又振作起来,把盒子里的东西拿出来放在桌上,招呼道:“来来来,我给你们带了好吃的,是刚刚排了很久的队才买到的网红糕点哦。”

    “谢谢笑笑姐。”还是小纯不忍心看着自家老板被这么冷落,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对了,笑笑姐,你的病怎么样了?”

    “哎,别说了,本来都要好了的,结果前天晚上我忍不住去吃了点小龙虾,真的是一点点,虽然是微辣的,但第二天肠胃炎又犯了,昨天把胆汁都吐出来了,结果又跑了一趟医院。”宋轻笑苦逼的说道。

    闻言,萱萱笑道:“笑笑姐,我对你的说的那一点点小龙虾保持怀疑的态度。”

    按照她对宋轻笑的了解,一旦解禁了,怎么可能只吃一点点,那还不得放开肚皮狂吃啊?

    尤其是连一只虾都要垂涎三尺的人,进了小龙虾管,那些虾还不吓得四散奔走?

    “呵、呵呵,真的是一点点,大概四斤多的样子吧,我都只吃了七分饱呢。”宋轻笑尴尬的解释着,她哪里敢说自己吃了不止这些。

    因为自己不忌口,胡吃海塞,导致犯病,让她们的工作量又增加了,所以宋轻笑在面对她们的时候,心里其实是很没有底气的——虽然她才是老板!

    但她这个老板,哎,不说也罢……

    小纯皱着眉头,关心的说道:“笑笑姐,你都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不知道以自己的身体为先啊?什么美食都没有身体来得重要啊!”

    “纯呐,你还是别说了。”萱萱似笑非笑的说道,“按照笑笑姐的想法,恐怕什么事都要往美食后面排呢,包括这个工作室,如果有人愿意拿等价的小龙虾大闸蟹什么的来换,我估摸着笑笑姐连眼睛都不眨就换了。你说是不是啊,笑笑姐?”

    最后一句话是对宋轻笑说的。

    宋轻笑当即就睁大了眼睛,不太有底气的反驳道:“怎么可能!这可是我一生的事业,我梦想起航的地方,怎么能为了区区几只虾啊蟹的就卖给人家嘛,我像是那么没有节操的人吗!”

    话音刚落,两个助理一职点头,异口同声的说道。

    “像!”

    “像!”

    宋轻笑:“……”

    原来我在你们心中就是这形象,突然觉得这个老板当得好失败。

    哦,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的拍……

    宋轻笑继续慷慨激昂的发表着自己的演说,“我今天撑着一副病体,就是来上班的。你们看,我是多么尽职尽责的人啊,这种精神多么值得感动啊。我……”

    话没说完,突然响起了一阵不和谐的声音。

    “呕……抱歉,笑笑姐,差点没忍住。”萱萱捂着胸口,一副难受得要吐了的样子,脸上的表情十分夸张。

    小纯见状,捂着嘴在一旁偷笑。

    宋轻笑只觉得头顶飞过一排乌鸦,非常迅速的排成三个英文字母——tf!

    “好了,糕点也吃完了,大山也侃完了,咱们各就各位上班去吧。”宋轻笑整理了下脸上那不可言说的表情,挥挥手,像一片云彩似的飘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上午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在处理完这几天手头积压的事情后,宋轻笑感觉肩上的担子一下子就没了,轻松了很多——果然还是上班使人心里踏实!

    她就是个劳苦的命!

    宋轻笑站起来,揉了揉酸疼的腰和肩膀,打了一个哈欠。

    渐渐的,又有困意袭来,她干脆往办公室的沙发上一躺,心安理得的睡觉去了!

    “笑笑姐,这里有个文件,你要不要……”

    萱萱一边说着,一边推开门走了进来,看到眼前的场景时,声音一下子就收住了。

    看着躺在沙发上睡得正香的宋轻笑,她的嘴角抽了抽,一脸的无奈。

    刚才是谁说要回来工作的?是谁说要好好经营工作室的?

    都特喵的是幻觉吧!

    这才过了过久……萱萱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嘴角抽抽得更厉害了。

    才过了两小时而已,人已经睡成了这个样子,再看看办公桌那里,还是几天前的样子。一点儿变化都没有——摆明了还没工作,就先睡上了。

    对于躺在沙发上的宋轻笑,萱萱是一点儿脾气都没有了,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将手中的文件放在桌子上,在屋子里面找了找,找到一条薄毛毯,走过去为她盖在了身上。

    走进了之后,她突然皱了下眉,俯身过去仔细听了听,嘴角蓦然勾起一抹大大的弧度。

    笑笑姐居然在打呼噜!

    不过这个呼噜不是那种刺耳影响人的大呼噜声,而是像是小猪哼哼的那种声音,不靠近了听是听不到的,而且声音听着还感觉挺萌的。

    萱萱忍着笑,悄悄地掏出手机,点开录音,放在了她的嘴边。

    录了一小段之后,她装好手机,捂着嘴,踮着脚尖走了出去。

    从始至终,宋轻笑丝毫都没有察觉,完全不知道自己被手下人抓住了把柄。

    萱萱回到楼下,坐在自己的工位上,终于可以放开了,放肆的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