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七章 只要吃的不要节操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傅槿宴回头朝她温柔的一笑,摸了摸她的头,亲昵的说道:“傻丫头,休息好了吗?”

    “嗯嗯,这一觉感觉像睡了个地老天荒一样,我跟你说啊,槿宴,我还做梦了呢。”宋轻笑笑眯眯的看着他,觉得他今天有些不一样了,但哪里不一样她还说不上来。

    “哦?你做什么梦了?”傅槿宴手下不停,依旧有条不紊的忙碌着。

    宋轻笑连忙把自己还记得的梦的部分内容告诉傅槿宴。

    “我梦见自己早上肠胃炎又犯了,吐得稀里哗啦,那个难受啊,然后你二话不说,立马抱我去医院做检查。在医院的时候,我好像困得睡着了,只模糊的感知到,你叽里咕噜的和医生在说些什么,但说话的内容我完全听不清,睡得可香了,一觉醒来,原来我还在自己的床上啊。嘻嘻,这个梦真的很真实啊。”

    傅槿宴看着宋轻笑这单纯可爱的样子,再想想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心里突然一阵剧痛,让他差点连铲子都拿不住了。

    对不起,笑笑,原谅我,我也是没有选择了。为了不让以后的你更伤心,我必须要举起这把刀,斩断与这个孩子的缘分。

    “哎哎,槿宴,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宋轻笑见傅槿宴恍惚的盯着自己,连个表情都欠奉,娇哼一声,小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拖长了调子喊道,“魂兮归来……”

    “……”傅槿宴终于回过神,不自在的咳嗽一声,笑着解释,“笑笑,你说的那些都不是梦,是真的。”

    纳尼?

    吐了,去医院,昏睡……

    宋轻笑蓦地瞪大了眼睛,眼珠子像是青蛙的眼睛一样,都快要凸出来了,不可置信的指着自己的鼻尖,语调都不自觉的拔高了几个度,“卧槽你是说我的肠胃炎又犯了?”

    p,千万别啊,那意味着又吃不上好吃的了槽!

    她对肠胃炎畏之如畏蛇蝎。

    她宁可得其他的病,不,不行,的其他的病也要忌口,也吃不上美食来着,对,她宁可不得病!

    “那怎么办啊槿宴?我不想再喝粥了嘤嘤嘤。”宋轻笑哭丧着脸,刚刚的活泼神情一下子就不见了,她捏了捏自己的脸,凑到傅槿宴面前,让他仔细的看清楚,“你看啊,我这几天喝粥都瘦了是不是?严重瘦了啊有木有?你都不心疼的吗?”

    不管这么多了,装可怜撒娇卖萌都用上,反正这顿美食她是吃定了,至于剩下的,以后再说吧。

    送上门来的脸蛋,不捏白不捏,他傅槿宴从来都不是个真君子,于是他非常不客气的伸手捏了上去,感受着那滑腻的触感,和比之前更饱满的肉肉,心里飘过一连串省略号。

    还好意思说,明明比之前胖了不少,竟然大言不惭的说自己明显瘦了。

    这么睁着眼睛说瞎话脸都不会红吗?

    看着宋轻笑的眼神不断的往锅里的肉上面飘去,傅槿宴心里了然,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敢情为了吃,什么节操都不要了。

    “你呀,放心吧,我话还没说完呢,就这么急着为自己争取福利,酱紫真的好吗!”傅槿宴摇摇头,无奈的说道,“医生说你这次犯病比上次好多了,肉可以稍微吃一点,所以这顿饭是特意为你准备的,但辣的东西是绝对不能再沾了,尤其是小龙虾,你看你,刚刚病才好一点,就这么迫不及待的吃那些海鲜的麻辣的油腻的,能不犯病才怪了。”

    虽是抱怨的话,但难掩话里的关切。

    闻言,宋轻笑终于松了一口气——美食保住了!

    她当即喜笑颜开,两只眼睛眯得像弯月,煞是好看,浓郁的菜香都掩盖不住她身上那股喜悦之情。

    “耶,槿宴你真好!那我就去擦桌子准备咯!”高兴得忘乎所以的宋轻笑完全忘记了问一下自己的“病情”。

    只能说,心够大的!

    早上什么都没吃,还吐了个底朝天,又去医院检查折腾了这么久,所以这会宋轻笑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她觉得自己能一口气吃下三只鸡!

    还好傅槿宴有先见之明,知道这货可能在美食面前控制不住自己,美食面前,她所有的自制力都为零,所以每盘菜的分量都很少,但菜还是很丰富的,摆了小半个桌子。

    一眼扫过去,宋轻笑只觉得幸福无比。

    “哇塞,准备这么多,你一定很辛苦吧。”宋轻笑非常擅长抱大腿,殷勤的给他夹菜,“来,快吃吧。”

    傅槿宴点了点头,朝她笑笑,两人便开始吃了起来。

    一顿饭吃得满足无比,像被龙卷风刮过一样,盘子基本上都空了,宋轻笑甚至丧心病狂得连做装饰的配菜都吃完了,傅槿宴感慨不忍直视之余,又同时忍不住有几分自豪。

    自己的媳妇这么给力,不就从侧面说明了自己的手艺那是相当的好么!

    想了想,他又觉得不对,他们去外面吃饭不也一样?有这个吃货在,哪次不是把东西吃得干干净净的?

    所以这个并不能说明什么!

    傅槿宴还在胡思乱想之际,宋轻笑已经忍不住打了好几个哈欠了,困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槿宴,我怎么觉得这么困呢?我不是才醒来没多久吗?”

    傅槿宴伸手指了指她面前的药盒子,“可能是跟吃了这个有关,有些药为了让药性更好的发挥,其中会有些安眠的成分,嗜睡是自然的。你困了就去睡吧。”

    其实他心里很明白,宋轻笑的嗜睡并不是跟这个有关系,这个也不是治疗肠胃炎的药,只是一些补气养血的,但他把药盒子的外壳换成了治疗肠胃炎的,以免让她发现些什么端倪。

    虽然以她的粗心大意,很肯能什么都发现不了,但傅槿宴做事一向要做到极致,所以这种小事自然也不能放过。

    果不其然,宋轻笑不疑有他的点点头,迷瞪着眼睛,慢慢的向卧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