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六章 不建议要这个孩子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看着她脸上一副浓郁的崩溃的神情,傅槿宴忍着笑,一本正经的说:“没事,你什么样子我没见过,放心,我不会嫌弃你的。”

    “……那还真是谢谢你的厚爱了,委屈你了。”宋轻笑欧笑肉不笑的说道。

    傅槿宴摆了摆手,不以为然,“客气了,都是一家人,不用这么见外。”

    “见外你个大头鬼!”宋轻笑瞬间爆发,“说你胖你还喘上了是不是?”

    回答她的,是傅槿宴的一个眼神——自行领会。

    见状,宋轻笑轻哼一声,扭头就走,完全没有要等他的意思。

    见老婆要跑,傅槿宴怎么可能眼巴巴的看着,迈开大长腿就追了上去,几经缠斗之后,顺利的将老婆的小手握在了手心。

    好不容易痊愈了,宋轻笑终于良心发现,准备第二天去工作室,看看她家那两个可爱的小助理有没有趁她不在,把她的工作室给倒卖掉。

    结果人算不如天算,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早上刚一起床,宋轻笑又吐了。

    傅槿宴跟进去查看的时候,她已经抱着马桶吐了好一会儿了,基本上东西都吐干净了,再吐的都是水了。

    傅槿宴见状,眉头紧锁,紧抿着唇,轻轻地将已经没有力气瘫成了一滩泥的宋轻笑抱了起来,二话没说,直接出门开车去了医院。

    ——连睡衣都还没有换。

    结果在路上,宋轻笑因为太过疲惫,直接睡了过去,连被抱进医院进行检查都不知道。

    “你说什么?”

    傅槿宴看着前面的医生,有些难以相信自己刚才听到的消息,连声音都拔高了许多。

    对于他的反应,医生已经习以为常,不厌其烦的又重复了一遍,“患者已经怀了身孕,这一次呕吐,也是妊娠反应,再加上前一段时间忌口,骤然吃了带有刺激性的食物,所以反应的剧烈了些。”

    闻言,傅槿宴陷入了沉默,他的内心,已经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塞满,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了。

    笑笑怀孕了。

    我又要做爸爸了。

    期待了这么久的事情,到来的这么突然。

    梦想成真的时候,总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像在天上飘着。

    消化了好一会,傅槿宴终于回味过来,咧着嘴正准备绽放一个大大的笑容,却在听到医生接下来的话时,愣住了。

    “但是从一个医生的职业素养出发,我建议你们最好把这个孩子流掉。”

    在说完这句话后,医生似乎早已料到对方会有什么反应,连忙安抚道:“你先别急,听我慢慢的跟你分析。”

    都这种时候了,傅槿宴哪里还忍得住听他慢慢的分析,他巴不得一把揪起医生的白大褂领子,催他快点说清楚。

    然而这么多年沉淀下来的超强镇定力不是假的,傅槿宴愣是按捺住了那即将喷薄而出的情绪,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医生被他的脸色和气场吓得脸白了白,随即尽职尽责的解释起来,“是这样的,患者之前得了肠胃炎,由于没做检查,不知道她是孕妇,所以吃了很多不该孕妇吃的药。这些药对胎儿的生长发育会造成很不好的影响,轻者胎儿畸形,重者腹中流产都是有可能的。而且,患者现在的身体状况不是很好,似乎郁结在心,所以综合考虑之下,并不建议要这个孩子。当然最后的决定权在你们的手上,我们做医生的只是告知一下,并没有权利替你们做决定。”

    医生说完,还很惋惜的叹了口气,但凡有很大的希望,他又怎么会愿意说出这番话来呢,劝患者流掉孩子,他知道是多么伤心伤身的事,但是没办法,那些药都已经吃完了,已经通过母体进入那个小胚胎里面了,他说得都还是保守的,这个孩子,多半是保不住了……

    但世人谁都知道,长痛不如短痛。

    傅槿宴沉默了很久,看了看依旧沉睡的宋轻笑,轻轻的开口问道:“如果流了孩子,会不会对她的身体造成影响?会不会以后再也难以怀孕?”

    沉吟了一会,医生肯定的说道:“按照现在样子,只好好好调理,再度怀孕是没问题的,你们都还年轻,患者的身体也没太大的毛病,就是这次的肠胃炎有点来势汹汹。”

    闻言,傅槿宴点点头,面无表情的说道:“容我再考虑几天吧,请你给我开点养身体的药,这几天先给她吃着。决定好了我再来找你。”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心中其实已经做好了决定,但现在事发突然,他并不想让宋轻笑承受这种乍然骨肉分离的痛苦,她会崩溃的。

    二是,他也还想再和自己这个终将无缘的孩子再待几天,再感受一下它的存在。

    他并非冰冷无情,但实在是老天不允许这个孩子的降生。

    他也很痛苦。

    拿了药结了账后,傅槿宴便抱着还没醒来的宋轻笑开车回家了。

    到家很久后,宋轻笑才揉着眼睛迷迷糊糊的醒来。

    睁开眼睛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好像睡了很久很久,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但梦的内容是什么,她已经忘记了。

    往四周环顾一下,发现是在主卧里,宋轻笑一脸懵逼——她肠胃炎又犯了,他们不是准备去医院检查的吗?她怎么会在自己家里睡觉?

    难道,那些呕吐,去医院看病的事都是刚刚做的一场梦?

    如果真的是这样,我勒个去,那这个梦还真够真实的啊!

    她就说呢,明明都好了的,怎么可能又犯病呕吐呢,她是个健康宝宝,身体哪有这么差,像个林妹妹似的。

    宋轻笑抓了抓头发,穿上脱鞋下楼,鼻尖突然嗅到一股香喷喷的味道,她双眼一亮,知道有好吃的了,便循着味道来到了厨房,鼻尖还一动一动的,像只小狗似的。

    现在她最大的执念便是吃了,毕竟之前那段时间的禁口可把她害惨(馋)了。

    “槿宴,你在做什么好吃的啊?”宋轻笑将脑袋伸过去,一看锅里全是自己爱吃的肉肉,口水都差点流下来了。

    虽然都是不辣的,但也很合她的意了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