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五章 破戒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这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随即陈盛推开门走了进来。

    一进来他就看到了沙发上相拥的两个人,脚步就是一顿,表情扭曲又抽搐。

    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我每天这么勤勤恳恳的工作,任劳任怨,为什么还要让我看着别人秀恩爱,而且还是我的老板?

    啊!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的拍。

    傅槿宴扭头过去,看到自己的得力助手又开始了一副便秘的表情,就知道他又开始在偷偷地嘀咕了,顿时皱了皱眉,冷着声音说道:“找我有事?”

    被他这么一提醒,陈盛才想起自己要做什么,连忙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总裁,会议马上就要开始了。”

    闻言,傅槿宴轻轻地“嗯”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

    得到回复,陈盛连忙转身走了出去。

    不想再呆着了,吃的狗粮已经够多了。

    “我去开会,你自己在这里玩,行吗?”傅槿宴商量的语气像是在询问一个小孩子,而不是一个……巨婴。

    “可以啊,你去开会吧,别耽误了时间,我自己看电视就好了。”

    “那行,等我开完会回来,就去吃午饭。”

    嘱咐完之后,傅槿宴起身离开。

    宋轻笑就趴在沙发上看电视,清闲得很。

    两人吃过午饭回来,宋轻笑就开始犯困,捂着嘴打起了哈欠。

    傅槿宴见了,二话不说,拉着她进了办公室的休息室。

    “困了就睡一会儿,在这里没人会打扰你。”

    “那你陪着我一起睡吗?”宋轻笑轻轻地扯了扯他的衣角,仰着头眼巴巴的看着他,像是迷路的小鹿一样。

    对上这样的眼神儿,傅槿宴哪里还有理由拒绝,即使桌子上还有一摞的文件等着他审阅签字,但他还是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我陪着你一起睡。”

    他脱掉外套,躺在床上,盖着薄薄的被子,两人相拥而眠。

    宋轻笑确实是困了,本来她平时就很喜欢睡懒觉,现在无事可做,瞌睡虫更是前赴后继,她完全没有能力招架,五分钟不到,就打起了小呼噜。

    感觉到她的呼吸渐渐平稳,傅槿宴轻轻地抽回自己的手臂,俯身在她的额头落下轻轻一吻,随后轻手轻脚的起身,走出了休息室。

    宋轻笑这一觉就直接睡到了快要下班的时候,伸着懒腰从休息室走出来,就看到傅槿宴正在打电话安排事情,看到她微微的颔首,示意她自己先待一会儿。

    看了看周围,宋轻笑走过去,低声的说:“我出去上天台吹吹风,醒醒脑子。”

    对此,傅槿宴也没有拒绝,只是点了点头,无声的说了句“注意安全”。

    在楼顶待了没多久,结束电话的傅槿宴就走了过来。

    “打完电话了?”

    “嗯,完事了。”傅槿宴毫不介意的在她身旁坐下,伸手搂过她的肩膀,靠在自己的肩上,两人谁也没有说话,但是气氛却刚刚好。

    坐了一会儿,宋轻笑就待不住了,拉着他起身回了楼下。

    刚好是下班的时候,电梯面前全是准备下班的员工,看到他们两人手牵着手,全都是一副不忍直视的样子。

    哦,冷冷的狗粮在脸上胡乱的拍!

    对于自家员工的哀怨,傅槿宴视而不见,目不斜视的向前走,收拾好东西又带着宋轻笑走了出来。

    下班回家!

    为了防止宋轻笑乱吃东西,这几天都是傅槿宴亲自下厨,给她做各种各样的……粥,吃得她神魂颠倒,眼花手抖。

    但她还无力反抗,每次想要提出一些“小小的建议”的时候,就会被傅槿宴用医生的话给堵回去。

    不过为了照顾宋轻笑的心情,他的饭菜也是清淡为主,基本上没有什么油腻和辛辣。

    这样一来,宋轻笑觉得心里多多少少安慰了许多。

    此后几天,两人相处模式就变成了这样:一起上班,一起下班,抓紧一切相处的机会。

    在傅槿宴如此的紧盯之下,宋轻笑的病逐渐好了起来。

    等到她彻底好了的那一天,她一个没忍住,直接拉着傅槿宴去找了一家小龙虾,准备破戒!

    这段时间,过得可真不是人过的日子啊!

    这一次,傅槿宴也没有再拦着她,只是在服务员下单的时候,把口味从麻辣变成了……微辣。

    宋轻笑一脸的不愿意,“为什么要改成微辣,那样的吃着不过瘾,是没有灵魂的。”

    “你的病才刚好,又吃了这么久的清淡食物,突然吃这么刺激,很容易再次犯病,所以为了以防万一,今天口味淡一些,慢慢来,不着急。”傅槿宴看了看她依旧鼓着腮帮子的样子,便又加了一句,“只要你不生病,以后在吃的方面,我不会限制你。”

    有了这句话,宋轻笑的心情总算是好了许多,点了点头,耐心的等待着小龙虾的到来。

    真正吃到嘴里的那一刻,毫不夸张,她差点儿就激动得哭出来了。

    这久违的味道,这感觉,简直太令人怀念了!

    喝了那么多天的粥,宋轻笑以为自己的牙齿已经退化了,但是咬起小龙虾来,还是丝毫不费力啊!

    这一顿饭吃得她眉开眼笑,满嘴流油,傻乎乎的模样简直令人不忍直视。

    这个时候就体现出傅槿宴对她是真爱了,他丝毫没有嫌弃她丢人,也没有嫌弃她傻,耐心的帮着她剥小龙虾,时不时地抽出一张纸,将她嘴角蔓延的油渍抹掉。

    贴心好男人,一百分!

    吃饱喝足,宋轻笑瘫在座位上,捂住嘴,将一个嗝给忍了回去。

    不能打嗝,这是公众场合,得要脸!

    傅槿宴察觉到了她的动作,哭笑不得,招来服务员结完账,牵着她的手走了出去。

    走出店门好远之后,他才幽幽的说道:“这么远了,没事了,想打嗝就打吧,别憋坏了。”

    闻言,宋轻笑愣了一下,瞪着眼睛刚想反驳,结果一张嘴,话没说出来,一个带着小龙虾气味的嗝破体而出。

    傅槿宴:“……”

    宋轻笑:“……”

    妈呀!真的是丢死个人了!

    人家明明是个优雅的小仙女,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