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四章 别的男人在我眼里都是庸脂俗粉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相比较之下,宋轻笑就显得活泼了许多……不对,应该是处于兴奋的状态,她抱着平板看得眉开眼笑,乐不思蜀,时不时地就会迸发出一阵杠铃般的娇羞的笑声,每次还都是笑着笑着,突然想起自己应该安静一下,又猛地收回笑声,使劲憋着,等到过了没多久,看到新的搞笑的事情,又开始了上述的过程。

    傅槿宴听得很是煎熬。

    若是一直笑,虽然声音大了些,但还是可以容忍的,但是这种笑到一半突然停住了,那就有些不好受了,感觉像是被人一把掐住了脖子,硬生生的阻断。

    在这样富有冲击力的环境中,傅槿宴依旧没有任何动摇的将手头的工作处理妥当,分发下去,然后……准备算旧账。

    他缓步走到宋轻笑的身边,微微俯下身子,凑过去看她在干什么。

    而宋轻笑则是无知无觉,还扒拉着平板,念念有词。

    也很是凑巧,她微博上面停留的页面正好是当时和欧珊珊一起看的那部电视剧的男主角的微博。

    宋轻笑一边查看着照片,一边念念有词,“这个角度好萌……哎呀这张看起来攻气十足的……嗯?这是一个人?反差好大,感觉可以自攻自受了呢……”

    傅槿宴:“……”

    自攻自受什么鬼。

    拜发达的网络科技所致,对于一些网络用语,傅槿宴也是大致了解的,所以当他听到这个词的时候,头上不禁滑下了几条黑线。

    轻咳一声,他决定还是提醒某些人自己的存在。

    宋轻笑正看得开心,突然听到这一声咳嗽,吓得她魂都要飞了,手一抖,平板没拿住,眼看着就要和大地来一个深吻。

    千钧一发之际,身旁一只手臂伸了过来,毫不费力的将平板捞在手里,丢到了沙发上。

    惊魂未定的宋轻笑拍着胸口,瞪了他一眼,“你走路怎么都没有声音?差点儿吓死我。”

    “我走路有声音,只是……”傅槿宴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意味深长的说,“你对着照片流口水的声音太大了,所以掩盖住了我的脚步声。”

    宋轻笑:“……扯淡!我才没有流口水!”

    某人一边严肃的否定了他的话,一边伸手摸了摸下巴,确定没有可疑的液体之后,眼神更加坚定地看着他。

    对此,傅槿宴表示有些心累,无力吐槽。

    没什么诚意的摸了摸她的头,傅槿宴转身坐到她身边,将平板拿起来看了看,撇了撇嘴,一脸的嫌弃,“这种长得男不男女不女的人,真不知道你到底喜欢他什么?”

    “怎么就男不男女不女了,”宋轻笑不服气的侧过身子,对着他反驳,“这叫做反差萌好不好,可以很男人,也可以很小男人,多可爱,多招人喜欢。”

    说着说着,她又忍不住发出了一阵丧心病狂的笑声,像是怪阿姨看见了可爱的小朋友一样。

    傅槿宴皱了皱眉,突然一伸手,将她直接圈禁在自己和沙发之间,另一只手轻抬起她的下巴,磨着牙,语气阴测测的说道:“招人喜欢?这么说你很喜欢他了?”

    “当然……”

    刚吐出来两个字,宋轻笑突然想起自己面前的是谁,反应迟钝的脑回路终于灵敏了一回,轻咳一声,收敛起脸上嚣张的表情,一本正经的摇了摇头,“不喜欢,我喜欢的只有你,别的男人在我这里都是庸脂俗粉,不忍直视!哪里有你看起来这么的清新脱俗,秀色可餐啊。”

    说完了,她还很有诚意的摸了摸他的脸,表示自己对他的痴迷。

    傅槿宴:“……”

    逗比媳妇儿!

    忍了又忍,他还是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傅槿宴抓着她的手,放到唇边轻轻地咬了一下,没好气的说道:“你这个求生欲很强啊。”

    “那是当然,生命诚可贵啊!”宋轻笑承认得毫无压力,丝毫不觉得不好意思。

    为什么要觉得不好意思,好好地活着不好吗?

    轻哼一声,傅槿宴松开手,转身坐好,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突然,傅槿宴叹了口气,有些感慨的说道:“真的是有些感谢你这次生病了?”

    “为什么?”宋轻笑瞪圆了眼睛,“你不爱我了是不是?居然对于我生病的事情这么开心,果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说完,傲娇的一甩头,一声轻哼直接甩在了他脸上。

    傅槿宴:“……就你有嘴,一天叭叭的,听我说完。”

    宋轻笑本来是想要傲气的不理他的,但是考虑了一下这样做可能会引发的后果,她还是低眉顺眼的又将头扭了回来。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看着她乖乖的看过来,傅槿宴很是满意,伸手抚摸了一下她的头顶,轻笑着说:“你一生病,我总是放心不下,自然就要陪着你,这样我们相处的时间就多了起来了。”

    “我们平时也在一起啊,明明晚上都还睡在一张床上的。”宋轻笑嘟着嘴,小声的嘀咕着。

    结果傅槿宴一字不差的全都听见了,无奈的摇了摇头,“那不一样。平时你要去工作室,我要来公司,上班时间咱们基本上没有碰面的机会,晚上回家吃过饭也就是聊聊天啥的,也就要睡觉了,这样一来,我们相处的时间满打满算才几个小时,实在是太少了。”

    闻言,宋轻笑掐着手指头算了算,确实是如此,一天二十四个小时,能说话的时间加起来还没有五个小时。

    很少。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因为你身体不舒服,我走到哪都得带着你,这样一来,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我一抬头就可以看到你,一伸手就可以抱到你,这样多好,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

    听着他在自己耳边轻声的呢喃,宋轻笑感觉自己的心就像是泡在了温热的蜜水里一样,甜滋滋的。

    这样的生活确实是……挺难得的。

    于是,宋轻笑难得的不和他唱反调,还很乖顺的趴在他的怀里,娇憨的撒娇,“所以是不是也算另一种意义上的因祸得福?”

    “算是吧。”傅槿宴搂着她,低头在她头顶上落下轻轻一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