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二章 你还有什么心愿未了吗?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安德烈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但男人的想法往往都是差不多的,用的方式也很神奇很诡异,都是那一套。

    只能说:呵呵,俗气!

    安德烈听完这话,当即表示十二万分的佩服,觉得傅槿宴真是厉害,处理夫妻关系果然比自己高明,不动声色就让对方自愿放弃。

    他却只知道吃醋,像一个小孩子似的。

    “槿宴,今天真是谢谢你了。没想到这一趟来收获这么大,两人关系相处中,与其堵,不如疏,看似是退了一步,其实双方各得其所,什么都没损失。”满脸笑容的安德烈真诚的道着谢,再看欧珊珊时,那点不爽的感觉就淡了很多。

    当然,晚上还是有必要进行一番“深入”交流的。

    欧珊珊夫妻俩走后,宋轻笑仍旧沉浸在剧情中不可自拔,对于男主时不时就来露个胸膛露个裸背什么的,她表示……很兴奋!

    完全停不下来的节奏啊。

    “啧啧,这马甲线公狗腰简直就是要人老命啊……”宋轻笑边看边自言自语的说道。

    脑子里不由得浮现出傅槿宴那副完美的身材,跟这个一模一样,就连傅槿宴坐到她旁边来了都不知道。

    “别人的好看吗?”一道幽幽的声音响起。

    “好看好……”看……

    宋轻笑后知后觉的看向声音来源地,最后一个字没说出来,因为她发现傅槿宴正定定的看着她,漆黑的眼眸中闪动着不为人知的光芒,好像下一刻就要将你淹没,又好像里面什么都没有。

    她自以为看懂了这个眼神,立马叛变摇头,换上一副谄媚的语气说道:“不不不,刚才我说错了,别人的再好,也没有槿宴你的好看,我发誓!”

    说着,她竖起右手三根指头,放在耳朵旁,信誓旦旦的说道:“如有假话,天打雷劈。”

    “轰”的一声,响彻大地。

    听明白是什么后,宋轻笑顿时石化在原地。

    目瞪口呆的样子看得傅槿宴十分过瘾。

    他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抹遗憾的笑容,只是那笑容里怎么看怎么幸灾乐祸,“啧啧,连老天爷都看不过去了啊,看来,老天爷不是没长眼睛嘛。”

    话音刚落,一连又是几个雷劈下来,随即便有大风将窗户吹得咔咔作响。

    “卧槽!”除了这两个字,宋轻笑不知道该怎样表达她那草泥马的心情了。

    p,能不能不要这么及时啊!她是真的觉得他老公的最美好来着,怎么大家都不相信呢?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傅槿宴又变回了面无表情的样子,说出来的话好像在问一个死刑犯:你还有什么心愿未了吗?告诉我,虽然我不一定会帮你实现。

    宋轻笑被这句话吓得往后缩了一缩,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你你你想干嘛?我我我我我告诉你啊,我现在还是一个病病病病人,你可千万不能乱来啊。”

    那可怜的湿漉漉的小眼神,仿佛一只被蹂躏的小动物,慌乱无助的等待别人的救援。

    然而宋轻笑没有等到救援,下一刻,傅槿宴就将她打横抱了起来,云淡风轻的说:“走吧,我们组楼上讨论一下,到底谁的更好看这个问题。”

    其实,这个话题只是个借口,他真正的目的掩藏在这个话题之下。

    宋轻笑的一张小脸顿时变得通红。

    见元宝正睁着黑葡萄似的眼睛看着他们两人,嘴里还在喵喵的叫着,宋轻笑就觉得有一种玷污了纯洁心灵的罪恶感,连忙把头埋在傅槿宴怀里,不敢再和它对视。

    啊啊啊啊啊……好抓狂!

    “槿宴,元宝还小,你千万别带坏了它!”宋轻笑闷闷的说道。

    傅槿宴:“……”

    呵呵,敢情你还真把它当你的孩子了!

    入戏这么深要不得呀骚年!

    最后的最后,在外面电闪雷鸣的下着瓢泼大雨时,宋轻笑也被翻云覆雨了一通。

    傅槿宴顾念着她的身体,动作没有太过粗鲁,时间也持续得不是很长,但仍旧够宋轻笑喝上一壶的了。

    一个小时后,宋轻笑气喘吁吁的趴在床上,用眼神控诉傅槿宴的禽兽行径,然而某人丝毫不觉得有什么——吃素了这么久,今天抓住机会吃点肉也好,虽然肉只有一点点,但也聊胜于无。

    他还是念在她身体不好的份上才放过她的,虽然他不想这么做,但今天他发现宋轻笑的思想跑偏得有些严重啊,不治治不行。

    说到底,还是欧姗姗引起的。

    “要是刚刚没打那个雷,剧情还会这样发展吗?”宋轻笑像条搁浅的咸鱼一样,有气无力的问道。

    丫的又不是饿死鬼哦不,色鬼投的胎。

    傅槿宴对着她灿烂一笑,心情颇好的解释道:“有没有那个雷结果都是一样的,只是那个雷加速了时间罢了。”

    宋轻笑:“……”

    所以你丫的这是蓄谋已久咯?

    真相一口咬死他怎么办?

    到底咬不咬?在线等,挺急的。

    看着她鼓着腮帮子,一脸愤愤不平的样子,傅槿宴只觉得她实在是可爱得不要不要的。

    俯身过去将宋轻笑搂在怀里,贴着在他的胸膛上,可以感觉到震动的感觉——他在笑。

    笑声喑哑,像是浓醇的黑巧克力,味道浓郁,甜入心扉。

    宋轻笑伏在他的怀里,学着元宝的样子,伸手在他裸露的胸膛上挠了一下,只是她的指甲一直都有好好修理,而且也不喜欢去做什么美甲,只是涂了一层透明的护甲油,看上去指甲圆润剔透,十分的健康。

    这样的指甲挠上一下,和小猫挠痒痒没什么区别,造成的伤害值几乎为零。

    不过傅槿宴还是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放置唇边轻轻地吻了一下,随后轻贴在脸侧,似笑非笑的说道:“怎么,元宝回来了,你就这么兴奋,居然开始学着它的样子挠人了?看来刚才还是不累,既然如此……”

    “别别别!”

    话没说完,宋轻笑就忍不住打断了他的话,涨红着一张脸,眼睛瞪得像是圆月一般,晶莹剔透,“我累,怎么不累,我累得要死了好吗?大爷,我叫你大爷好不好,刚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有大量,千万不要跟我一个柔弱的小女子一般计较啊。”

    一番话说得又是祈求又是卖萌的,完全没有了刚才耀武扬威的样子。

    能屈能伸,性格还真是挺好。

    来自自家亲亲老公的表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