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一章 别人的裸体好看吗?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你呢,最近忙不忙?”宋轻笑秉着礼尚往来的原则问道,随手打开了电视,找到自己经常看的那个播放器。

    欧珊珊苦逼的吐槽,“忙啊,都快忙成狗了。不像你这么清闲,还能在家里吸猫。我要是清闲了,还不得天天过来找你玩啊。”

    顿了顿,她无意间瞥到了电视,然后一下子瞪大,“哎哎,笑笑,点开那个,对,就是那个,是我最近狂追的一部剧。我忙成狗了还会去追剧,可见这部网剧真的是非常不错。”

    宋轻笑看了一眼神情激动的欧珊珊,觉得她这个样子有点像练功走火入魔,但还是按照她的要求点了进去。

    “咦?还是一部讲狐妖的剧?”宋轻笑看着屏幕上荷尔蒙爆棚的帅气男主,先是诧异,随即露出一双星星眼,像发现了绝世宝藏一样,“不过男主角真的是帅啊,身材颜值都非常在线,还特别耐看,跟我家槿宴差不多。”

    说到后面,她还不忘惯性的夸一夸自家男人。

    欧珊珊像找到了组织一样,连忙附和,“就是,就是,我就是冲着男主角来看的,这个剧情虽然也不错,比较新颖,超现实,但都抵挡不住男主的光芒啊。他不是那种传统的我们都看腻了的霸道总裁类,而是霸气中又含着一丝纯真,一些迷糊,时而霸气,时而呆萌,深情专情,吃起醋来也可爱得不得了,简直戳中了我这颗饱经世事的老阿姨的心,看得我激动得不行。”

    欧珊珊不停的说着,那样子像极了一个痴迷自家偶像的小迷妹,丝毫没发觉安德烈的眉头皱得都可以夹死苍蝇了。

    宋轻笑在这上面掉坑比较多,比较谨慎,看了一眼不远处正交谈着的安德烈和傅槿宴,压低了声音跟欧珊珊说道:“姗姗啊,你刚才那句话那么大声,你家安德烈肯定听到了,我看见他的眉头都皱起来了,你呀,自求多福吧。”

    当着自己老公的面,一点都不掩饰的夸奖另一个男人,恐怕安德烈的内心已经奔腾起了一万匹草泥马吧?

    还好自己刚刚说话的声音比较小,槿宴应该没听到,不然晚上可有得自己受了。

    不过话说,即使他听到了也没什么吧?毕竟自己刚刚可是非常有急智的夸了他一句呢。

    听到宋轻笑的话,欧珊珊的身体蓦地一僵。

    完了完了,看到自己的爱豆太激动了,一时间忘了这房间里还有其他人在。

    肿么办?

    欧珊珊向宋轻笑甩着眼色,求助的意味非常明显。

    宋轻笑看懂了,无奈的耸耸肩,表示自己爱莫能助。

    欧珊珊小脸一垮,表达了自己的唾弃:见死不救算什么好闺蜜!

    宋轻笑露出一个假笑:我们本来就是塑料花友情嘛!

    晚上回到家的时候,很明显,欧珊珊终于体会到了自己老公吃起醋来是什么样子的,但是这个代价不可谓不大——因为第二天她没能成功爬起来去上班。

    这个是后话,暂且不提。

    欧珊珊在安抚老公和追剧的矛盾中挣扎了一会,做贼似的跟宋轻笑耳语,“那我们悄咪咪的看电视,不发出一点声音好不好?眼中的神光也收敛一下如何?”

    她还是昧着良心选择了后者,毕竟,她老公现在不是有傅槿宴陪着嘛,她去了反而像个电灯泡一样。

    于是,两个女人就当着自家男人的面,悄咪咪的看起了热剧,顺便悄咪咪的舔屏,欣赏盛世美颜,再顺便,悄咪咪的露出了姨母般的可怕笑容。

    她们自以为自己做的很到位,装得很淡定,一副美色当前不动心的样子,但这一切,都没有逃出那两个男人的金睛火眼。

    安德烈和傅槿宴对视一眼,两人纷纷苦笑了一下。

    最终,还是郁闷的安德烈不解的问道:“槿宴,难道所有的女人都是一看见长得帅的男人就走不动路了?”

    还是他家姗姗已经看腻他了?

    傅槿宴摇摇头,无不感慨的说道:“女人是一个神奇的物种,她们能在不同类型的帅哥之间实现无缝切换,但其实,她们也仅限于欣赏,真正要做些什么的时候,她们却是不敢的。”

    “好吧,我就是比较郁闷而已。我这个正牌老公都还坐在这里呢,姗姗竟然就这么大胆的欣赏起了别的男人。”安德烈小天王感觉内心无比的挫败,一向被万人追捧,他很少尝到被冷落的滋味,但往往,被冷落的滋味,就是在他亲亲老婆那里尝到的。

    闻言,傅槿宴笑了,“你该庆幸,她是当着你的面看的,说的,评论的。说明她是相信你,并且潜意识里表明自己心里是坦荡的。”

    听傅槿宴这么一解释,安德烈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对呀,我怎么没想到这茬呢。”

    他好笑的摇摇头,自嘲的说道:“看来是我小气了,钻牛尖角了。”

    “其实女人真的是一种单纯的生物,大多数都是什么想法和心情都写在脸上,尤其像她们那种。”说着,傅槿宴指了指肩并肩头碰头看剧舔屏的两人,“她们喜欢什么也表现得很明显,就像我家那位,经常拉着我陪她一起看那些无聊的三流言情剧,对着屏幕上的男主角男二号发花痴,我就跟不存在似的。一开始我也是你这种心情,不爽是肯定的,后来我就发现了,那些都是假的,虚幻的,只有我陪着她经历人生,我才是最真实的那一个。而她选择的,永远都会是我。所以后来我会跟着她一起讨论剧情和人物,分析自己的看法。在这其中,我们也能够得到有效的交流,让彼此的心更进一步。”

    傅槿宴的口气颇有一种本宫才是正室,其他那些都是偏房小妾不足为道的感觉。

    “所以后来我也就任由她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她既然喜欢看小鲜肉,那就让她看个够,看到吐,看到审美疲劳以后再也不想看为止。”

    说着,傅槿宴露出一抹云淡风轻的笑容,颇有一番看透世事的淡然,然而他心里还有一些话是没说的。

    比如宋轻笑每次看完后,都会在床上遭受惨无人道的蹂躏之类的事,这些他通通没说,毕竟属于嘛。

    所以宋轻笑在这方面才会收敛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