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章 关门,放元宝!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得知真相的宋轻笑内心很是惶恐不安,但还是倔强的不肯低头,梗着脖子强装硬气,“怎么可能,我的胃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没什么事了。一会儿吃饭的时候,你可不许跟我抢。”

    “你要是能吃,我当然不更你抢,但是……”

    欧珊珊嘿嘿一笑,露出一抹坏笑,“但你要是不能吃,那就不要怪我不顾及姐妹之间的情谊了,大不了我答应你,我吃饭的时候尽量不吧唧嘴,好不好,是不是特别够意思?”

    吃饭不吧唧嘴……

    你丫的吃饭本来就不吧唧嘴!

    丫的当我是第一天认识你吗?

    宋轻笑觉得很生气,很愤怒,很……纠结。

    因为她刚才确实是在瞎说,她的胃还没好,早上的时候又在卫生间待了好一会儿,所以……

    一想到傅槿宴好不容易亲自下厨,做出来的东西却都给了别的女人……和别的男人吃,她就想哭。

    内心的泪,西湖的水啊……

    等到了真正吃饭的时候,众人围坐在餐桌上,看着桌子上的美食,几个人的眼神不约而同的瞄向了宋轻笑……面前的那一碗粥。

    和他们面前的菜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最先没忍住笑的是欧珊珊,只见她一手捂着嘴,一手揉着肚子,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笑笑,你还说你能吃,看看你面前的粥,打脸不?”

    宋轻笑:“……”

    呵呵!这就是塑料姐妹情,真的不想再说什么了。

    友尽了,再见吧。

    阿西吧!

    宋轻笑捧着碗,一脸哀怨的喝着粥,眼巴巴的看着他们吃着正经的炒菜,感觉自己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最关键的是,大家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味道是可以飘过来的。

    这对于宋轻笑来说,简直就是致命的勾引啊!

    吞了吞口水,她咬着唇,伸手扯了扯坐在身旁的傅槿宴,在他眼神看过来的时候,对着他绽放出了一个大大的明媚的笑,“槿宴,我觉得我没什么事了,你能不能让我吃两口菜,就吃两口,解解馋也好,总是喝粥,我这个嘴里淡得都要冒烟了。”

    结果傅槿宴却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轻哼一声,义正言辞的拒绝,“不行。”

    “那就一口,就一口。”宋轻笑退而求其次。

    结果得到的还是拒绝:“不行。你忘了你当时也是只吃了一口小龙虾,结果跑到卫生间吐得胆汁都要出来了,现在才刚刚好了一点儿,难道你还要再重复一次吗?”

    闻言,宋轻笑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景,觉得自己的喉咙都有些发痒了,连忙摇了摇头,瘪着嘴,低着头,一脸的委屈。

    美食当前,结果却不能吃,这是多么大的憋屈。

    老老实实的扒着自己碗里那些白粥,宋轻笑这次连头都不抬了,眼不见心不烦,不看就不想……才怪!

    这一段饭,吃的非常的煎熬,完全就是和精神双层面的折磨和摧残。

    吃完饭后,宋轻笑一溜烟的跑到沙发上,将趴在上面的元宝抱在怀里,默默哭泣。

    “元宝,妈妈好可怜,在家里特别的没有地位,连饭都没得吃,好委屈。”

    元宝:“喵……”

    你在说些啥?

    “元宝,你说妈妈怎么就这么命苦呢,嘤嘤嘤。还是像你一样,当一只无忧无虑的小猫好。”

    “喵……”

    “元宝,你的猫粮有鱼肉的味道,你把你的食物分给妈妈一半好不好?”

    “喵……”

    听到这里,欧珊珊再也忍不住捂着肚子狂笑起来,“哈哈哈哈,笑笑童鞋,你是表演系毕业的吗?演得这么的……额……动情,简直让闻者伤心,见者掉泪呀。”

    宋轻笑没好气的撇了她一眼,凉凉的说道:“收敛下吧,你笑得后槽牙都露出来了。伤心掉泪我可没看见,我只看见一个笑得形象全无的女导演。”

    欧珊珊才没有被她的话打击到,而是继续不可思议的吐槽,“啧啧,我笑啊,好久没见,你简直越来越丧心病狂了,连元宝的东西都要吃,这日子过得……简直太凄惨了。好同情你哦哈哈哈哈……”

    听着这么丧心病狂的笑声,宋轻笑的脸像是涂了火山泥面膜,黑得都看不清五官了,只听得她咬牙切齿的说:“关门!放、元、宝!”

    元宝:“喵……”

    欧珊珊:“……”

    哎,自己这个闺蜜,怕不是肠胃发炎,而是脑子发炎了吧?

    要不要给她找一个脑科方面的专家来看看?

    不过这个想法她没说出来,因为她知道,一旦说出来,自己很有可能会被恼羞成怒的宋轻笑痛揍一顿。

    欧珊珊不怕死的坐到了宋轻笑旁边,用手摸了摸元宝毛茸茸的小脑袋,像在逗孩子一样,亲昵的逗着它,“元宝这么喜欢我,才不会咬我的是不是?来,阿姨抱抱。”

    一旁的安德烈听到自家媳妇在一只猫面前自称“阿姨”,顿时满脑子黑线,按照这样说,那自己是不是就成了这只猫的叔叔?

    这特么的都是些什么鬼!

    女人的脑洞都是这么清奇吗?

    元宝乖巧的爬到了欧珊珊怀里,继续享受着美人的抚摸,是不是轻轻哼叫一句,以示自己的满意,以及舒坦。

    “这个小东西,真是懂得享受。”见状,欧珊珊笑骂道。

    宋轻笑感慨着,“可不是,我觉得自从元宝回来后,变得安静了不少,总是喜欢静静的窝在一个地方。想必它在外面因为任性或者闹腾吃了不少苦头。哎,真是可怜。”

    “对了,你那个工作室最近怎么样?生意好不好?”欧珊珊想起了自己之前的造访,突然问道。

    毕竟,作为闺蜜,虽然是塑料花闺蜜,但还是得关心一下对方的工作不是嘛。

    “还可以吧,业绩不算特别好,不然光我们三个可就忙不过来了,但也不坏,去除掉各种开支外盈利还算正常,是在风雨飘摇中坚定不动摇的小船一只。工作室的日常事务都是我那两个小助理给我打理着,省了我不少心和时间。”宋轻笑满脸得意的说道。

    那两个小助理是她最得力的住手,同时也是她工作室最大的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