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九章 往死里揍欧珊珊一顿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药液颜色难看的,味道很难喝,药液颜色还不错的,味道依旧很难喝!甚至比难看的还要难喝……就没有一点儿逻辑了吗?

    看着已经递到了面前的药,就算她的内心再抗拒,那也是不能拒绝的。

    咬着牙,宋轻笑端起杯子,捏着自己的鼻子,一口气咽了下去。

    我靠!今天的药,依旧是炒鸡苦的哟!

    见宋轻笑把药吞下去,皱着一张脸,委屈得像是要哭出来的样子,傅槿宴眼疾手快,一颗糖直接塞进了她的嘴里。

    香甜的糖果将口腔中苦涩的药味冲淡了很多,她的脸不再皱得像块抹布一样了。

    刚喝完药,突然听到了一阵敲门的声音,冯妈连忙走过去开门。

    门一打开,欧珊珊和安德烈手挽着手走了进来,后者的手中还拎着几盒子礼物。

    “珊珊,你们两个今天怎么过来了?”

    “当然是来慰问病号的啦!”说着,欧珊珊示意安德烈将东西递过去。

    见状,宋轻笑有些莫名其妙,“你怎么知道我生病了?”

    她没有告诉别人,傅槿宴自然也没有。

    “本女王有预知的能力,你信不信?”欧珊珊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开始胡说八道。

    换来宋轻笑毫不犹豫的摇头,外加一个大白眼儿。

    骗谁呢啊!

    见状,欧珊珊嘿嘿一笑,解释道:“其实是我昨天下午的时候,本来想要找你去逛街,结果到了你的工作室却发现你不在,你的那两个小助理告诉我,你生病了,被傅槿宴带去医院了。本来我想着当时就去看看你的,但是想想,我去了也没什么作用,还是不去捣乱的好,所以就回家了,今天和安德烈提了一下,就过来看看你,维系一下我们之间的塑料姐妹情。”

    宋轻笑:“……”

    不想发表任何意见了。

    看着放在桌子上的礼物,宋轻笑好奇的翻看了一番,脸慢慢的变得越来越黑,到最后,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词来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看病号?维系姐妹感情?

    那为什么带来的都是零食!零食!

    满满几大盒子,全是好吃的啊,恰巧还都是她平时最喜欢吃,但是现在已经被医生严厉禁止的食物。

    看着眼前的一切,宋轻笑突然觉得人生有些迷茫,像是站在一个分叉口,一条路上写着“揍欧珊珊一顿”,另一条路上写着“往死里揍欧珊珊一顿”,两条路摆在眼前,不知道该如何抉择。

    似乎是察觉到了她内心的怨念,欧珊珊忍着笑,一本正经的说:“这些东西呢,是留给你病好了之后吃的,现在不能吃,所以你现在一定要控制住你寄几啊。”

    “吃东西这个我可以控制,但是要不要揍你,我就不知道能不能控制了。”宋轻笑笑得假得不行,掰着手腕,发出“咔咔”的声音。

    “你猜猜,我能控制的住吗?”

    “……”欧珊珊丝毫没有犹豫的扯过自家老公当挡箭牌,义正言辞的说,“我跟你说,你这样威胁我是没有用的,我老公在这里,我就无所畏惧。”

    闻言,宋轻笑却不以为然的轻嗤一声,脸上写满了嫌弃,拉过傅槿宴,扬着下巴,一脸骄傲:“就你有老公啊?谁没有啊,不怕你,而且我告诉你,我不仅有老公,我儿子可还在这里呢,还有冯妈……对了,还有我家元宝!这么多加在一起,你能奈何得了我?”

    欧珊珊沉默了,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

    仿佛说什么都不能驱散心中的p。

    轻轻地哼了一声,欧珊珊突然想起她刚才说了什么,有些惊讶:“你刚才说……元宝已经找回来了?”

    前一段时间,宋轻笑疯狂寻找元宝的事情她也是知道的,还帮着一起找了很久,只是始终没有找到。

    现在听她这么语气,似乎是已经找回来了。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打消她的疑惑,一声低弱的猫叫声突然传进耳朵。

    顺着声音欧珊珊扭头一看,就看到了傅孟辰怀里的元宝,顿时一脸的惊喜。

    “哎呀,小家伙找回来了呀,这是从哪里找回来的?”说着,她走到近处去看了看,有些心疼,“元宝看起来瘦了很多啊,一定受了不少苦吧。”

    “可不是,昨天我抱他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他轻飘飘的,一抹都能摸到骨头。”宋轻笑也是满心满眼的心疼,“不过不是我们找回来的,是他自己回来的,昨天我们从医院回来之后,发现他躲在家里。”

    闻言,欧珊珊瞪大了眼睛,一脸的惊奇。

    真是一只聪明的小猫咪,还知道找到回家的路。

    轻轻地摸了摸元宝头顶的柔软的猫,欧珊珊笑着说道:“不管怎么样,只要它平安的回来了就好了,肉还是可以再长回来的,照你那个喂法,也就是几天的事,马上又是一只丰满的小猫咪。”

    宋轻笑想象了一下元宝变成原本的体型,或者比之前还要再圆一些的模样,突然身体抖了抖。

    算了算了,还是不要了,太胖了抱着就累了,以前那个样子就挺好的。

    这一刻,宋轻笑很是感谢楚恒当初送给她的不是一只橘猫,不然的话……十只橘猫九只胖,还有一只特别胖!

    几个人说说闹闹的,时间过得很快,很快便到了快要吃晚饭的时候。

    傅槿宴早早就已经穿着围裙进了厨房,着手准备今天的晚饭。

    当时看到他进厨房的时候,欧珊珊还小小的惊讶了一下,碰了碰宋轻笑的手臂,悄悄的和她耳语,“你家傅槿宴又开始贤妻良母了啊,不过话说回来,你们结婚这么多年,我和你们也认识了这么多年,却是一次他做的饭都没吃到过。”

    “那是我老公,做的饭都是给我吃的,你要想吃啊,找你家安德烈去,别惦记着我家这个。”宋轻笑很是护犊子。

    欧珊珊被她气得磨了磨牙,哭笑不得,伸手掐了掐她,没好气的说道:“你就嘚瑟吧,不过你现在这个胃口,能吃什么?一会儿还不是要干看着。”

    宋轻笑:“……”

    卧槽!好像是这么一回事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