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六章 元宝回来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回到家后,她的肚子仍有些不舒服,便按照说明书上写的,将药吃了。

    折腾了一天,宋轻笑觉得有些疲惫,正准备去休息下,却突然听到一阵微弱的猫叫。

    “喵……喵……”

    她转身的动作立即定在了原地,下意识的屏住呼吸,侧耳细听,眼中是浓浓的期待欣喜之色。

    她向着声音来源处看去,同时小声唤道:“元宝,是你吗,元宝,快再叫一声?”

    “喵……喵……”

    终于,宋轻笑猫着腰,在一张椅子下面找到了脏兮兮的一坨……

    元宝正趴在地下有气无力的叫着,身上毛都纠成了一团,看起来很久没洗过的样子,以前胖乎乎的身子缩水了一圈,像个刚从非洲回来的……难民!

    宋轻笑一见它这可怜的样子,眼泪唰的一下就涌出来了,小心翼翼的朝她伸出手,柔声唤着,生怕声音大了吓着它了。

    “元宝,快来妈妈这里,乖啊,过来,妈妈不会伤害你的。”

    元宝小心翼翼的看了她许久,似乎是在辨认人,然后终于挪动身体慢慢的爬了出去,像从前一样窝进了宋轻笑怀里,有气无力的叫着。

    宋轻笑感受着跟以往完全不同的分量,心里疼得厉害,不知道它在外面都遭受了些什么委屈,有没有人打它?没有人给它东西吃吗?

    她连忙将它抱到她的窝里,将之前的猫粮拿出来,又倒了一碗干净的水,放在元宝面前。

    嗅到了熟悉的食物的味道,元宝勉励支撑着坐了起来,然后趴在碗前吃了起来。

    宋轻笑就蹲在它面前,看着它狼吞虎噎的吃相,啪嗒啪嗒的掉眼泪。

    她边哭边控诉着元宝的行径。

    “我还以为再也找不到你了呢,没想到你这个小家伙竟然自己跑回来了。你这段时间跑哪里去了,不知道我们都快担心死了吗?你个小没良心的。”

    元宝从碗里抬起头,轻轻的叫了一声,似乎在回应宋轻笑的话,又像是在安慰她,然后又慢慢的吃了起来。

    “小家伙,这次回来了就不能再出去了哦,外面的世界你也见到过了,一点都不安全,尤其是像你这么乖巧的小猫咪,很容易就被人用绳子套住了。你就一辈子见不到爸爸妈妈了。”

    “喵喵……”

    “等会吃饱了给你洗个澡,然后带你去宠物医院看看,身上哪里有伤没有。”宋轻笑继续跟元宝顺利的对着话,一人一猫之间沟通起来毫无障碍,异常协调。

    傅槿宴发送了工作邮件下楼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面,好笑之余不由得有几分吃惊。

    “元宝?”

    他们不是找了好久都没找到吗?怎么突然从哪里钻出来了?

    而且,这脏兮兮的样子,看样子在外面吃了不少苦头。

    宋轻笑擦擦眼角的泪,站起身,高兴的对傅槿宴说:“对呀槿宴,元宝回来了。我刚刚听见猫叫,然后就在椅子下发现了它。不过它看起来精神状态有点不好,我准备等它吃饱后带它去洗澡看医生。”

    一只猫受到这么高规格的待遇,傅槿宴表示……有点吃醋。

    不过他也知道,最好带它去检查下好,不然那个傻丫头心里一直都难以放心。

    “好,等会我开车带你们去,你带元宝坐在后面。”他没忘记他对这家伙身上的毛过敏的事。

    “不过这脏兮兮的样子,哪里还有几分往日的威风。”

    傅槿宴很不厚道的嘲笑了一声。

    “元宝在外面一定吃了很多苦,也不知道它是怎么走丢的,又是怎么找到回家的路的。不过它现在能回来我就很开心了。”宋轻笑欣慰的看着仍在吃猫粮的元宝。

    要是它真的从此再也找不到了,一是难过,毕竟相处了这么久都有感情了,二是她也没办法跟楚恒交代,这只猫还是楚恒特意送给它的呢,她一直都特别喜欢。

    自从元宝丢了之后,她都没敢告诉楚恒这件事,因为她没脸说。

    “一会你可以吗?我看你的脸色还是不太好。”傅槿宴关心的问道。

    宋轻笑摆摆手,觉得精力恢复了好多,元宝的回家就像一剂强心剂,让她的心十分雀跃,那些小不适都甩到了脑后。

    “放心,我今天输了液,刚刚又吃了药,感觉好多了。只要这段时间控制下,不进食,应该不会再拉肚子了。”

    元宝吃了好一阵,最终还是宋轻笑怕它撑到了吃吐了,强行将碗给抢走了,这才制止了它无节制的饮食。

    “乖啊,一次不能吃太多的,不然肠胃受不了,等给你检查后医生说没问题我们再吃哈?”宋轻笑摸了摸它的小脑袋,看着它那不解的委屈的眼神,好笑的解释道。

    “走咯,咱们去洗澡。”宋轻笑不介意的将元宝抱起来,就往浴室走去。

    以往给元宝洗澡的任务都是她一个人在做,冯妈有时候也会做,但傅槿宴是一次都没参与过,毕竟过敏虽小,但还是很影响日常生活的。

    所以这次傅槿宴理所应当的又被自己老婆给忽视了。

    他在心里酸溜溜的想到:对一只猫都这么好,不行,作为她的老公,他也要这个待遇!

    元宝这次失踪了很久,小猫的生存能力本来就不强,能够让自己没饿死已经是极限了,所以打理身上什么的,它多半难以顾忌。

    宋轻笑仔细的给它洗了很久,换了两次水才算洗干净,然后又用吹风把毛给吹干,吹得蓬松松的。

    没过多久,元宝又恢复往日那漂亮的形象了。

    宋轻笑将它举起来,与自己的眼睛齐平,一人一猫四只眼睛“深情”的对视着,她毫不吝啬的夸赞道:“嗯,这样看起来顺眼多了,咱们要做一个干净的香喷喷的乖宝宝。走吧,去医院给你做检查。”

    宋轻笑先将元宝放到沙发上,自己上楼又换了一身衣服,才左手拉着傅槿宴,右手抱着元宝出门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