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五章 叫什么名字呢?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合着到头来,她还是没有逃避要去医院一日游的结果啊。

    真悲伤!

    去到医院,经过了一番详细的检查之后,拿着检查结果,医生摘下眼镜,给出了答案,“病人这是犯了肠胃炎,所以才会上吐下泻的,一会儿我给你开几瓶药,你先挂着,输完之后,再吃几天药,就没有什么大事了。对了,最主要的是,一定要忌口,辛辣的,油腻的,肉,鸡蛋,海鲜这些暂时都不要吃了,以免刺激肠胃,等到病好了之后再吃。这几天,你就喝粥好了,大米粥小米粥都可以,越简单越好。”

    每听到医生说出一个食物,宋轻笑的心就揪一下,觉得心肝脾肺胃都疼。

    这些可都是自己最爱吃的食物啊!现在居然不让吃了,还有没有天理!

    傅槿宴了解她的重口味,也看出了她的纠结,安慰道:“这几天你就先忍忍,等肠胃炎好了再吃都行,那些东西又没长翅膀,不会飞走的。但是你千万不能偷吃,不然这个病一直好不了,忌口越严格,好得越快。”

    宋轻笑心里流着两条裤带面,不情不愿的答应了,然后又问道:“那医生,我这个需要住院吗?你说要输液来着。”

    “这个不是什么大问题,不用住院,你每天抽时间过来输液就行了,何况现在也没病床,一到这种时节呀,住院部都住满了病人。在家里养着就行,最要紧的就是忌口知道吗。一会我再给你开点药,你按照上面的说明每天按时吃。”医生好脾气的解释着,顺带又强调了一遍关于忌口的问题。

    因为从傅槿宴的话里,他好像听出来了,这个小姑娘好像对于吃的情有独钟,尤其是那些冷的辣的油腻的海鲜的,不然她老公也不会那样说了。

    宋轻笑点点头,医生很快就将单子开好,然后让他们去输液了。

    看着前面的小护士手里拿着一根针,宋轻笑的小心肝就是一颤,虽然从小到大她也输了不少液,打了不少针,各种滋味也体会得非常深刻,但每次输液打针或者抽血前,她还是会忍不住想躲。

    在这点上,她都不如她儿子傅孟辰勇敢。

    “你你你轻点……”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针头,宋轻笑的心高高提起,说话都有些打结了。

    见她这副如见鬼魅的样子,小护士没忍住,“噗嗤”一笑,轻声细语的安慰着,“没事的,这位女士,我肯定轻轻的给你扎。”

    她看起来都不是一副暴力的样子好吧?为嘛这位患者那么紧张呢。

    “姐姐,输液不疼的,你看我扎针都不怕。”此时,突然从旁边传来一道软糯的童声。

    宋轻笑转过头去,就看见一个扎着俩丸子头的脸圆嘟嘟的小女孩看着自己,一脸天真的神情,看上去可爱极了,让她忍不住想摸一摸。

    但看着抱着小女孩的那个男人,她终究没敢伸出她的“咸猪手”。

    不过,被一个小孩子这样安慰,她觉得有点囧。

    “呵呵,小妹妹,姐姐刚刚是开玩笑的……哎哟,轻点!”话还没说完,针头突然就扎了进去,惹得宋轻笑一阵惊呼。

    小女孩见状,顿时笑出了声。

    傅槿宴看着宋轻笑那副怂样,再看看周围人的样子,觉得有点丢脸。

    好像装作不认识这货啊怎么办!

    太丢脸了,一个大人,还不如小女孩勇敢。

    小护士动作利索的帮宋轻笑将针头固定住,然后对她说道:“抱歉,为了不让你更紧张,我就只好这样了。你的手尽量别乱动,别让针头跑了,不然还得重新扎针。”

    说完,她就收拾了东西离开了。

    傅槿宴坐在宋轻笑身边,好笑的看着她的样子,只觉得真拿她没办法。

    这丫的勇敢起来比谁都勇敢,但怂起来也不是盖的,相当怂,简直没法看。

    他小声的在宋轻笑耳边说道:“老婆,被一个小女孩安慰的滋味怎么样?”

    宋轻笑闻言,轻哼了一声,傲娇的说道:“那滋味可是相当的美妙啊,你不是我,体会不了那种感觉。女孩就是一个小棉袄,说得果然没错。”

    顿了顿,她突然兴致勃勃的望着傅槿宴,眼里都是期待的光芒,“哎哎,槿宴,你说我们的下一个孩子会不会是女儿?我怎么觉得很有可能是女儿呢?”

    傅槿宴看着她那兴奋的样,也忍不住眯起眼睛想了想,“那万一不是女儿的话,咱们是不是要生到女儿为止?笑笑,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有重女轻男症?”

    宋轻笑一听,立马噘着嘴不高兴的反驳,“哪有!我男孩女孩都喜欢的好吧,你看我那么爱辰辰不就能说明问题吗。你可不要乱造谣毁我清誉啊,不然我跟你没完。”

    “好好好,是我的错,我不该乱说。”傅槿宴立马举白旗投降,好男不跟老婆斗。

    看着液体慢慢的往下滴,感受着时间的流逝,宋轻笑只觉得无聊,时间怎么这么漫长呢。

    无聊至极时,她将脑袋靠在傅槿宴的肩膀上,随意找了个话题,“槿宴,我们的下一个孩子叫什么名字呢?要不要提前想一下?”

    “取名字这件事我不太擅长,想要取个好名字,最好得灵光乍现。”傅槿宴搂着宋轻笑的腰,轻轻的笑了笑。

    “我看名字的事还是交给我爸妈吧,他们在家里整天没事干,琢磨这些正好。不过,你如果有好名字,也可以给我说说。我们合计合计。”

    宋轻笑摇摇头,“我暂时也没想到,不过交给爸妈是个不错的选择,他们取出来的名字很文雅,又有寓意,朗朗上口。”

    傅槿宴见她眼神里都是期待之色,知道她对下一个孩子的到来十分期待,觉得心里甜滋滋的。

    谁不爱自己的孩子呢,他也很想要一个软萌贴心的小萝莉,乖巧得让人想要把全世界都捧到她面前。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时间过得很快,三瓶液体悉数进了宋轻笑的身体中。